大陸經濟學家李迅雷日前撰文分析了今年大陸經濟將繼續下滑的原因。李迅雷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量價不配。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副理事長李迅雷1月12日在「華爾街見聞」上撰文表示,今年大陸經濟將繼續下滑,最主要的原因是大宗商品價格雖然上漲了,但是總體產量並沒有上來。

李迅雷認為,大陸經濟增速自2011年開始下落,至2015年末,不少大宗商品價格大致見底。2016年初開始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去槓桿、去產能、去庫存,使得生產者物價指數(PPI)持續走低近五年後出現了反彈。即是說,上中游企業利潤的增加主要是靠限產縮量來實現,即價增量縮,量沒有放出來。

鋼鐵行業是一個很好的例證。2017年粗鋼產量的增速估計只有3%,Myspic綜合鋼價2017年12月同比漲幅接近60%,即使12個月平滑後漲幅也有42%。所以,這一輪鋼材價格上漲主要還是因為限產的結果。有數據揭示,至2017年8月,大陸已去除粗鋼產能近5000萬噸,高達1.2億噸以上的非法地條鋼產能也已全部取締。由於限產及投資拉動,大陸鋼價大幅上漲,2017年鋼鐵出口同比下降了約30%,同時鋼鐵企業的毛利率水平卻達到了歷史高位。

其次,人口流動也開始下降。從2015年開始,中國流動人口數量增長就開始出現下滑,同時,中共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據表明,中國新增農民工數量從2011年開始下降,2016年,農民工進城數量減少了160萬,隨著人口流動性的下降,經濟增速下行一定會是大勢所趨。

再有,從居民的消費來看,很多人看好消費對GDP的貢獻,認為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回升必然會帶來消費升級。但2017年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增速並沒有出現顯著回升,年末的月度數據比年中回落一個百分點,即消費在升級,但消費規模並沒有同步上升。

以白酒為例,2016年以來茅台持續漲價,且銷量增速大幅上升,但白酒的總體銷量增速卻反而回落了,量價並不配合。因為白酒銷量中,高端和偏高端白酒只佔10%左右,剩下90%是中低端白酒,所以高端白酒的銷量和價格雙雙回升改變不了白酒銷量增速回落的總格局。這種「量價背離」現象不僅發生在白酒行業,其它很多行業比如汽車也有類似現象,即高端商品消費價量齊升,中低端商品銷量增速回落。

李迅雷表示,這背後的一個重要因素是高中低收入群體的收入增速出現差異。從2016年第一季度開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中位數增速開始低於人均數,2017年上半年,大陸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的中位數從2016年上半年的8.4%降至7.0%,中位數是平均數的86.9%,低於平均數,說明貧富差距延續2016年以來的趨勢,繼續擴大(2016年基尼系數上升至0.465,2015年為0.462)。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據,2016年農民工收入的名義增速只有6.6%,進一步證實了低收入群體的收入增幅不僅低於平均數,還低於中位數。

李迅雷認為,價格的變化不一定代表趨勢,而量的變化更值得關注。就中國經濟而言,由於傳統產業的體量明顯要大於新興產業,故中國經濟總量增速仍會下行。2018年,總體看傳統產業很難再維持「價格」上升趨勢,因為「量」不足以支撐。

和李迅雷有相似看法的還有瑞銀亞洲經濟研究主管、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

汪濤1月9日表示,大陸今年經濟增速會放緩,2017年經濟增速或為6.8%,今年(2018年)將放緩至6.4%水平,2019年進一步放緩至6.3%。

汪濤的這個觀點不同於大陸很多券商對今年GDP的預測,很多人預測今年經濟增長率跟去年差不多,甚至有的人說可能會加速。中共官方預測去年GDP可能為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