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8日開始,大陸山東菏澤等四座城市相繼部份放鬆了對樓市的調控,有業界人士認為,在經濟下滑重壓之下,中共真的扛不住了,會逐步放鬆對樓市的調控。

18日,山東菏澤放鬆限售,之後,廣州取消公寓限購,深圳下調首套按揭利率,珠海限購放鬆,社保繳納年限縮短。

而大陸界面新聞的消息顯示,蘭州取消了部份城區的限購,合肥取消了限價,成都藉人才落戶政策放鬆了調控。再加上一些地方傳出首付貸、一成首付等違規促銷樓盤活動,給人以大陸樓市調控開始鬆動的感覺。

而中共在12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舉行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公報中對房地產政策作出的陳述較之前也發生了改變。這次專門談到房地產的部份稱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因城施策、分類指導。」

之前的「分類調控」變成了現在的「分類指導」。

對此,易居研究院智囊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認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還首度提出樓市「分類指導」概念,市場嗅出樓市政策或有微調的跡象,即從過去提出的「分類調控」,到現在提出「分類指導」,實際上也說明後續中央對於地方的樓市管控或更強調「指導」的概念,這是個較大的風向標。

所以,2019年樓市要全面或者大規模調控鬆綁並不可能,但房地產調控再收緊的市場基礎也不存在。

華泰證券研究所首席宏觀分析師李超團隊認為,基建、減稅、消費刺激無法有效對沖經濟下行壓力,而地產對經濟增長有重要支撐作用。該團隊預計,2019年年中,房地產政策或在「房住不炒」基調下,出現局部鬆動。

野村證券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陸挺日前表示,大陸房地產市場的繁榮即將結束,相信在2019年春季前後,中共中央將放鬆對一二線城市的房地產調控。

部份業界人士認為,菏澤率先給樓市調控鬆綁,會引發其它城市仿傚。

華創證券分析師袁豪認為,本次菏澤市打響「地方房地產放鬆第一槍」,意義大於其本身對於需求的提振。

上一輪房地產調控放鬆的過程也是從地方率先開始,進而迅速蔓延至全國範圍內:2014年4月25日,南寧市率先限購鬆綁,接著,2014年6月份,呼和浩特完全取消限購;隨即,濟南、海口等41個城市陸續取消限購;到2014年9月底,全國超過80%的限購城市鬆綁。

對於中共當局可能會放鬆調控,中國財經專欄作家齊俊傑則在《金融界》專欄中表示,此舉無疑是殺雞取卵。如果中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建部)不插手,其它二、三線城市開放限購限售之後,房價又會再大漲一波。因為當前房市冷淡是出於政策打壓,並非市場情緒扭轉,因此當限制一鬆,必會出現報復性反彈。

之所以中共會放鬆對樓市的調控,業界基本認為是大陸目前的經濟下滑使然。以菏澤為例,大陸全景財經透露,菏澤目前的財政收入缺口達300億元人民幣,而菏澤又是一個對土地財政收入嚴重依賴的城市。

除去大陸目前經濟增長下滑,再加上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打擊,很多國際金融機構已經在下調明年中國GDP增長數值,摩根大通認為是6.2%;世界銀行也認為是6.2%;美銀美林認為是6.1%。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副所長蔣豪認為,中國經濟面臨諸多困難,明年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未必可以「保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