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走進辦公室。劉所長從抽屜裏拿出一個小瓶說:「我給她吃這東西。

指導員:「這可是你經常吃的安定片呀?」

劉所長:「是。我膽結石疼起來就吃它。」

指導員:「這東西能過毒癮?」

劉所長把瓶裏的安定片倒了2片在一張白紙上用瓶底邊研磨邊說:「吸毒上癮的人,對毒品產生強烈依賴,既有生理上的,也有心理上的。給她吃我這種白粉,首先在心理上就解除了對毒品的極度渴望,加上藥裏有鎮靜劑,想來會起作用。」

指導員:「這辦法太簡單了吧?」

劉所長:「試試看。有許多複雜的事情,是可以用簡單的辦法處理的,但要看辦法是否恰當。當然,我們絕不讓她知道這是安定片,說穿了也許一點作用也不起。」

指導員半信半疑地:「嗯,那就試試。」

劉所長:「就請你去把她帶上來。」

指導員走出門去,劉所長加快研磨迅速,把安定片擂成粉末,用紙包好。

女毒販隨著指導員走了進來,張著嘴巴,瞪大眼眼盯著劉所長。

劉所長舉起紙包:「只給你吃這一包。」

女毒販迫不及待地伸手過去:「謝謝!謝謝!」

劉所長倒了半杯水,連同「白粉」遞給女毒販,她忙不迭打開紙包把它抖到嘴巴裏。

女毒販逐漸安靜了下來,坐直身子。

劉所長:「好些了嗎?」

女毒販:「好多啦。」

劉所長看了看手錶:「你大概肚子餓了?」

女毒販:「是餓啦。」

劉所長:「想吃甚麼東西?」

女毒販:「吃碗麵條。」

劉所長:「行,派出所門口就有賣的,我去給你買。」

指導員;「我去買。」走出辦公室。

女毒販:「所長。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警察!」

劉所長:「別這麼誇獎。」

女毒販:「真的,你跟別的警察不一樣,很不一樣!別的警察太不把我們當人看待……我也跟別的人不一樣,越是不把我當人看待,我越是不老實交代,打死我也不說。所長,你把我當人看待,我太感激啦!」

劉所長:「你本來就是人嘛。中國有句老話,人之初,性本善。意思是說,人,包括你和我,父母生下來都是好的……」

女毒販:「合拉!合拉!哪有生下來就是壞的!」

劉所長:「有的人後來變壞了,原因各種各樣,主觀的、客觀的、偶然的、必然的、家庭的、社會的……總之,各人有各人的具體情況,不能一概而論,不能簡單地用好人和壞人來概括。但有一點是共同的——誰都希望自己好,誰都不希望自己變壞……」

女毒販高興得兩手一拍:「合啦! 合啦! 所長,你說到我心裏去啦!我就是這樣的人,從來也不希望自己變壞。」

劉所長:「我相信,完全相信。」

女毒販:「我向您老實坦白,我的確在販毒,販毒賺的錢拿來吸毒,不販毒我哪有錢吸。我是被一個廣州人坑害了變壞的,你既然相信我,我給你詳細說說我跟他販毒的事……」 (節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