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很多孩子談到讀書學習,馬上就聯想到痛苦,猶如談虎色變,表現出極度恐懼和不情願,對讀書學習的態度也是避之唯恐不及。常言道:「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學習跟吃苦劃等號,這應該是我們大多數人都認可,而且是從親身經歷所總結出來的「真理」。

空洞乏味乏善的吃苦教育

教育孩子吃苦耐勞是家長、老師們的老生常談。特別是現在社交軟件普及、(教育)雞湯泛濫的時代,號召未成年人勇於吃苦的帖子比比皆是。其中一種是今昔對比型的,例如「當你抱怨學習辛苦的時候,請看看(美國)西部的那些窮孩子,他們吃不飽、穿不暖;請想一想幾十年如一日起早貪黑的老師們,還有你們的爸媽」。

另外一種是成功必須痛苦型的:「古代皇子6歲就進入上書房學習,每日清晨5點左右起讀,下午4點左右放學,雖嚴寒酷暑而不輟。即使像莫扎特這樣的天才,其成為音樂家的背後,也需要1萬小時的刻苦訓練」等等。

這些教育雞湯所闡述的道理或者事例,都是真實可信的,但是在管教孩子方面可以說是收效甚微,這樣的說詞即使用在成年人身上也是空洞乏味,反而加深了大家對讀書的恐懼,想當然的認為讀書很苦,而不是很酷。因此不讀書、不學習成為很多人追求的目標,不需苦讀混個文憑倒成了他們認為的「真正的」成功。

優劣 刻苦學習VS快樂學習

隨著東西方文化的交流,特別是近幾年,我們也聽到了很多「快樂教育」的理念。所謂快樂教育,源自於《斯賓塞的快樂教育》這本書,推崇的是幫助孩子樹立快樂的心態和養成良好的學習方式,以便讓他們在快樂的狀態下學習,而達到最佳的教育效果。

刻苦學習與快樂學習的兩派爭論可謂曠日持久,不相高下。一方面來說,讀書學習是無止境的,需要漫長的時間和許多的付出,其過程也常常是枯燥乏味,充滿困難和挫折。在學習的道路上,的確是沒有人可以隨隨便便成功的。

我們發現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孩子們的日子卻變得「不好過了」,所謂的學習,給他們帶來的痛苦與日俱增,厭學棄學的想法和現象非常普遍。就是那些平日吃苦耐勞的好孩子,也常常憋足了一口氣,期盼著高考的結束,一心想著到了大學就徹底「解放」了。

這也就造就了每年中國大陸高考結束後,到處都會出現高考生「撕書吼樓」的新聞。還有那些考上清華、北大的優秀學子,最終選擇做屠夫或農民的案例,都讓我們看到「寒窗苦讀」所帶來的很多弊端。

但是另一方面,「快樂教育」在實行過程中也常常被詬病。一些家長為了保證孩子的快樂,讓他們按照天性來選擇學甚麼、怎麼學和學多少、減少考試、降低難度、弱化考試成績的重要性。這些做法反而把基礎教育變得隨心所欲,讓孩子由著性子來,缺乏足夠嚴格的管教或者引導,打牢基礎往往成為空談。這也是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社會普遍存在的教育問題。

真正快樂教育:教育出快樂

把快樂教育解讀為不管教、不考試、或者考試成績不重要的教育,其實這並不準確。把學習痛苦的源頭,指向人為設定的教學大綱,和嚴格的考核標準,也有失偏頗。斯賓塞(Herbert Spencer,1820~1903)所倡導的快樂教育並不是沒有標準、隨心所欲的教育,反而是有著非常明確的評判標準和獎罰體系的,它並不是讓孩子每時每刻都快樂,而是通過更全面、更多元的訓練機制讓他們獲得長遠、可持續性的發自內心的快樂。

因此,我們需要做的不是糾結於學習到底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也不應該用洗腦式的言論,來讓孩子把學習與痛苦劃上等號。我們應該幫助孩子認識到讀書學習的艱巨性與必要性,這不是通過列舉一些事例,加上威逼利誘的言辭就能夠達到的。

我們應該用更加切實可行的教育原則和方法來幫助學生找到學習的樂趣,在教會學生知識的同時,也要教會他們發現和感受快樂。學習可以開拓我們的思路和眼界,把我們帶入到一個更加美妙的上層認知的風景,可以讓我們的生活和周遭變得更加賞心悅目。

快樂教育不是怎麼快樂就怎麼教育,而是通過教育讓學生發現和獲得快樂。作為家長和教育工作者,我們應該更多的去著手改進教的過程,而不是過於強調考試成績這一結果,用痛苦的應試遮蔽了獲取知識的原始樂趣。

我們要建立一種良好的教育環境,通過父母、老師適當的指導、鼓勵和感染,讓孩子在快樂的狀態下學習與提高,隨之而來的是幸福感、成就感的膨脹,而不是樂趣的漸行漸遠,最後卻把受教育視為受折磨。

衡量學生的能力水平和教師教學的質量,也不能只看重知識和技能獲取程度。應試教育有著極大的功利性和短視性,從長遠的角度來說對一個人的發展極為不利。學生在應試教育中雖然得到了基礎知識的強化,但是卻失去了個性化的思想,失去了獨立思考與創新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失去了學習的樂趣。好的教育需要確保每個學生,都能發現自己的所長和發展方向,找到自身的價值和自信,培養出終身學習的習慣。◇

(編按:本文作者為美國灣區易通教育教育工作者。本文小標題及內文有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