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唐時期有個男子,祖父是終生清廉勤謹的宰相,父親是安史之亂中以死抗敵、名垂唐史「忠義傳」的慷慨義士。他雖然陋貌藍膚,卻憑藉祖上福蔭拜得一官半職,又能粗衣礪食淡然處之,時人讚譽他頗承先祖遺風。

而他的本心,唯有大唐名將、「尚父」郭子儀看透。郭子儀平日不拘小節,見客時都有姬妾在旁侍奉。唯獨此人拜訪,他擯退所有人,獨自恭敬接待。家人問其故,郭子儀回答,此人「形陋而心險,左右見之必笑」,如果他日後掌權,郭氏將會被滅族。

郭子儀有識人之明,他形容盧杞:「形陋而心險,左右見之必笑」。圖為郭子儀畫像,摘自《晚笑堂竹莊畫傳》。(維基百科)
郭子儀有識人之明,他形容盧杞:「形陋而心險,左右見之必笑」。圖為郭子儀畫像,摘自《晚笑堂竹莊畫傳》。(維基百科)

郭子儀果然有識人之明,此人不僅在幾年內位極人臣,而且內心奸詐險惡,陷害諸多賢臣名將,成為百官疾之若仇,六軍思食其肉的大奸臣。他就是唐德宗時期的著名奸相——盧杞。

平步青雲 恃寵弄權

早年的盧杞,歷任清道率府兵曹參軍、朔方府掌書記、吏部郎中等職,至虢州刺史。在任期間,虢州官府有三千頭豬成為當地百姓的負擔。盧杞將此事上奏,德宗準備將它們遷往同州的沙苑,他卻說:「同州亦陛下百姓,臣以為不如直接宰殺,分發給百姓。」

德宗立刻嘉獎道:「身為虢州刺史卻能考慮其它州,宰相材也。」便下詔將豬分送給貧民。盧杞的一句話,令德宗以為他是治世濟民的的輔國良才,因此被召為御史中丞。由於他頗有口才,善度上意,每次「論奏無不合」,深受德宗賞識。一年後盧杞遷為大夫,十天之內,又被擢拔為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即大唐宰相。

在德宗的眷顧下,盧杞的官運青雲直上。然而他並非德宗所想像的那樣,是一名如祖父般清廉、如父親般忠貞的賢臣。安史之亂後,唐王朝的國力遠不如盛唐,德宗以前有兩名皇帝棄都而逃,令皇家威嚴掃地;地方藩鎮割據,覬覦中原,天子難以節制。盧杞在亂世中做得一朝宰相,不思社稷中興大計,卻為了一己之私,逐漸顯露出陰險狠毒的真面目。

兩唐書皆有記載,盧杞在建中二年(公元781年)得志掌權後,為了鞏固權勢、樹立官威,即使對稍稍冒犯他的人,不將其置之死地決不罷休。

第一個被打壓的便是同僚楊炎。按照慣例,唐朝諸宰相每天一同議事、進餐,是為「會食制度」。楊炎儀表堂堂,憑文才身居要職,對貌陋無識的盧杞十分鄙夷,常常假託疾病不與他共事、會餐。盧杞銜恨在心,表面上若無其事,暗地裏伺機報復。

《資治通鑑》載,同年7月,淮西節度使李希烈奉旨討伐擁兵造反的梁崇義,因淫雨不止,一時無法出兵。德宗不明就裏,盧杞想起楊炎曾反對任用李希烈之事,便趁機誣奏:「希烈遷延,以楊炎故也。陛下何必為了楊炎,耽誤征討叛賊的大事?不如暫免楊炎相位,李希烈一定欣然出征。」德宗未查實情,便深信不疑,立即罷免楊炎相位。

盧杞仍不罷休,聽說楊炎在曲江附近置家廟,再進讒言:「曲江王氣甚重,前朝宰相蕭嵩在那裏建家廟,玄宗立即下令遷址;楊炎卻重蹈覆轍,恐怕想篡奪皇位。」德宗聽後,便將楊炎外貶為崖州司馬,旋即賜死。

忌賢妒能 巧言進讒

大凡奸佞之輩皆有巧言進讒、剷除異己之惡行,而巧舌如簧的盧杞,往往害人於無形。他利用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迷惑德宗做出看似英明的決策,實則不露聲色地將朝中的忠信大臣一一排擠和陷害。

德宗朝另一位宰相張鎰,為人忠正有才望,為德宗其重。有他當職,盧杞難售其奸,遂想方設法將他調離朝廷。侍御史鄭詹與其相善,每次都會趁盧杞午睡時找他敘談。盧杞得知後,便假裝熟睡,待鄭詹來到後,闖進張鎰房間,讓鄭詹慌忙迴避。盧杞則佯作不知,故意和張鎰談論朝廷機要,嚇得他連忙阻止:「鄭御史在這裏,不要說這些。」盧杞則一本正經地說:「剛才說的事情千萬不能讓別人知道啊。」

因偷聽國家機密屬重罪,盧杞便藉此事彈劾二人。然而德宗僅僅杖斃鄭詹,他只好另尋時機。建中三年,幽州節度使朱滔謀反,德宗廢其兄長朱泚的兵權,鳳翔節度使一職空缺。盧杞假意上奏,朱泚位高,鳳翔將士的官階也很高,除了選派宰相這樣的重臣,再無合適的人選,因而自動請纓。

見德宗沉吟不言,他繼續說:「陛下定認為臣貌醜,不能懾服三軍,固唯陛下神算。」盧杞表面上自告奮勇為君分憂,繼而自謙相貌醜陋,願意讓賢,其實是在暗示德宗,唯有儀表堂堂的宰相才是節度使的最佳人選,而符合條件的人非張鎰莫屬。果然,德宗順著他的思路委任張鎰。

盧杞知道,張鎰離開後,德宗還會任命其他人為相。他深恐大權被奪,多方物色聽命於己的「傀儡」宰相。他發現禮部侍郎關播敦厚老實,不善言辭,便大力舉薦,以實現他把持朝政的奸計。他非但不讓關播參與決策,連話也不讓他說。有一次,德宗與眾宰相議事,盧杞侃侃而談,關播欲起身進言,卻遭到他的「目禁」。事後,盧杞訓誡他:「你之所以榮登相位,是看中你沉默少言,剛才你怎麼能開口說話呢!」從此,關播在朝中噤若寒蟬,「政事皆決於杞,播等斂衽無所可否」。

「賢者冒(妒忌),能者忌。」是唐書對盧杞的評價。對相權有威脅之人,盧杞毫不留情地打壓,而那些功高德劭的老臣,他同樣心存妒恨,視如大患。其陰險毒辣,天下人無不痛恨,只因他深受德宗倚重,無人得以進言。

顏真卿明知被盧杞構陷,卻也知君命難為。顏真卿在叛軍營中堅守氣節,不為利誘威逼所動,最後殞命於叛軍之手。圖為顏真卿版刻像取自明天然撰贊,弘治十一年重刻本《歷代古人像贊》。(公有領域)
顏真卿明知被盧杞構陷,卻也知君命難為。顏真卿在叛軍營中堅守氣節,不為利誘威逼所動,最後殞命於叛軍之手。圖為顏真卿版刻像取自明天然撰贊,弘治十一年重刻本《歷代古人像贊》。(公有領域)

著名書法家、太子太師顏真卿為人剛正不阿,時常批評盧杞的言行,讓他心懷怨憤。一次,顏真卿告訴他,安史之亂時,叛賊殺死他的父親,取其首級遊行示眾。顏真卿慕盧父高義,親自搶回首級,舔乾血跡,用棺材埋葬。他說:「今相公忍不相容乎!」盧杞假裝矍然拜謝,心中卻恨之入骨。

當時,李希烈不滿平叛封賞,怒而造反。建中四年,朝廷派兵出擊,盧杞趁勢進言,此人「年少驍將,恃功驕慢」,身邊將領都不敢勸諫,不如派一名「儒雅重臣」,向他宣讀聖旨,陳述順逆禍福的道理,不必興師動眾就可制服。他又說:「顏真卿三朝舊臣,忠直剛決,名重海內,人所信服,真其人也!」

佞言似忠,奸言似信。德宗對盧杞的話深以為然,隨即命顏真卿出使李希烈。詔書下達後,百官失色,李希烈生性殘暴,顏真卿此去無異於易水壯士,一去不復還。然而顏真卿明知被盧杞構陷,卻說:「君命也,將焉避之!」他隻身犯險,在叛軍營中堅守氣節,不為利誘威逼所動,最後殞命於叛軍之手。(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