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有人力挺基因技術,如製造轉基因食物產品、推廣遺傳病基因療法,但是一項最新的相關研究指出,越是進行基因方面的研究,如測定人基因組序列,越是顯露出該技術的嚴重弊端。

因為人類的技術無法全面掌握基因分子機制,所以基因技術所帶來的是危險,而不是真正的治療疾病。

據科技網站gizmodo近日報道,雖然目前的基因技術已經費用低、效率高,越來越多的研究者趨之若鶩,寄期望於基因技術治療種種疾病。但是,這些人都忽略一個基本前提:人類不可能真正全面掌握與疾病有關的基因分子機制。

基因技術的倡導者提出,如果測定一個人的全部基因情況(學術名稱為「所有DNA序列」,簡稱基因組),則可以利用基因技術治療相關疾病,比如尋找2型糖尿病、帕金森病、克隆氏病、前列腺癌等等的致病基因,那麼可以修改、編輯這些疾病基因而治療甚至預防這些疾病。

但是,人類技術可能掌握一個人的基因組全部內容嗎?報道說,史丹福大學科學家根據大量基因試驗論文分析,在《細胞》(Cell)上指出,倡導者關於基因技術的應用基礎只是一種期望,而永遠無法達到。

研究者說,和疾病相關的基因是非常複雜的,有很多人們不了解的相關疾病基因。而在不了解這些基因的情況下進行基因技術,只能是對疾病的治療起負面作用,而且會帶來更廣泛的不良影響。

研究者解釋,大規模的基因技術論文結果顯示,與一個疾病有關的基因是非常複雜的,不局限在已知的某種主要基因序列,而是一個立體交叉型的基因相互作用網絡。換句話說,人們不可能完全掌握基因之間存在的極為複雜的相互關係網。有很多看似與疾病無關的基因,實際上是有關的,但具體有哪些有關基因以及它們之間具體有甚麼關係,這是人不可能完全知道的。

史丹福大學科學家舉例說,2014年的一項25萬受試者的試驗結果顯示,與身高有關的相關基因序列多達700種,其中只有16%是人們明確了解和身高有關的,其餘84%是根本不知道的。但是,每一個未知基因都對身高有影響。

報道說:「該項新研究雖然不是解決問題,而僅僅是從另一個角度提出問題,但再次提醒人們:可能高估了自己的所知。」

事實上,近期的其它研究也指出,基因技術的操作者無法預測該技術所能帶來的人類基因變異,其結果很可能影響人類的繁衍這種根本問題。

研究者在《自然(方法分刊)》(Nature Methods)中闡述,推崇目前流行的CRISPR基因技術者誇耀其有治療基因疾病的好處。但是,CRISPR的小鼠試驗顯示,小鼠基因組出現意想不到的1700個小改變及100多個大變化。而這些改變是必然的,並且是操作者無法預料和控制的。

研究者之一、哥倫比亞大學醫療中心的Dr. Stephen Tsang表示,基因分子中出現一個小小的變化都會產生嚴重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