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日,海南省文昌航天發射場實施的中共長征五號遙二火箭飛行任務中,火箭飛行出現異常,發射任務失利。距上次長征系列運載火箭發射失利不到半個月。網上熱議中共火箭發射頻頻失敗的深層背景。有航空人士稱:到了該還帳的時候了,前輩那種嚴謹工作態度留下來的紅利吃不了多久了⋯⋯

6月19日,西昌衛星發射中心曾用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發射中星9A廣播電視直播衛星,發射過程中火箭三級工作異常,衛星未能進入預定軌道。

在這次最新發射前的媒體見面會上,中共國防科工局系統工程司副司長趙堅談及此事,稱已經查明中星9A廣播電視直播衛星發射故障原因,並稱「長征五號遙二火箭已完成上述故障的剝離,各項工作進展順利」。

未想時隔半月再度失利,故障原因仍在調查。原定發射任務後舉行的中外記者會也臨時取消。

對於這次失利,有稱是來自內部人士的消息說,「一級發動機YF-77一共兩台其中一台壞了,推力少一半,高度嚴重不足,一級延時燃燒後還是不斷掉高度,一二級分離後二級推不動,很快就再掉到太平洋裏了,還沒到星箭分離時刻衛星就和二級火箭一起墜毀了。」

這款研製10年的重型運載火箭去年11月首次發射雖然成功,但也一度因技術問題多次延後升空。中共航空部門原本計劃,長征五號系列火箭2次試驗發射成功後,這款中共新型重型運載火箭研製工作便可告一段落,之後轉為應用發射。

隨著第2次發射的失敗,預定的11月將嫦娥五號月球探測器能否送上太空,面臨變數。如果嫦娥五號因長征五號遙二任務失敗而無法在今年下半年升空,中國大陸原本排定建造太空站、載人登月、探測火星等一系列太空探索計劃時程,可能也都會被打亂。

長征五號遙二任務失敗後,長征五號火箭的發展前景亦蒙上陰影。

長征五號是低溫液體捆綁式重型運載火箭,中共航空機構花了10年研製,號稱綜合性能與美國三角洲四型、俄羅斯安加拉火箭相近。但最新發射任務失敗後,中共航太計劃遭受重大打擊。

近年來中共火箭發射頻頻失敗

2011年8月18日下午5時28分,長征二號丙遙26火箭於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發射失敗。二級遊動發動機三分機與伺服器連接部位失效,導致火箭二級失穩。

2013年12月9日上午11時26分,長征四號乙遙10火箭於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發射失敗。三級火箭發動機管道堵塞,提前11秒關機。關機時飛行速度低於第一宇宙速度,導致衛星近地點高度仍為負值。

2016年9月1日上午2時55分,長征四號丙運載火箭於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發射失敗。三級火箭發動機故障,衛星未能入軌道。

2016年9月1日,在山西太原發射的高分10號偵察衛星因長征四號乙故障發射失敗,火箭殘骸於當天中午找到並被軍方回收。

2017年6月19日0時11分,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於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發射。火箭三級工作異常,衛星未能進入預定軌道。

航空部門員工析中共航空現狀

大陸航空火箭發射頻頻失敗在大陸網絡上也引起熱議,尤其航空部門的工作員工,用個人的經歷分析當下大陸航空事故頻發的幕後原因。

有網友質疑:從去年9月到現在中國航天發射異常或失敗已經4次了:高分十號發射失敗、神州十一號返回嚴重偏移、中星9A發射異常、長征五號發射失敗。這麼看起來,嫦娥5和長五B估計要推遲了。該冷靜下刨根問底兒了。

有網民分析認為,中國航天不僅是驕傲自滿,而且太喜歡玩政治,不知道為了搶著慶祝香港回歸、搶著為黨慶生,有沒有不科學地推進進度?!

更多的提到航天單位的社會風氣和離職大潮。在北京航天某所工作四年的一名員工正準備離職,他在網上詳述自己想溜的原因。除了眾人所說的待遇問題,最主要的是厭倦了航天工作作風。

「尤其年輕人⋯⋯互相坑殺⋯⋯工作沒有一點責任感,科研作風一點都不嚴謹,寫個報告錯誤百出,不願意幹活,特別喜歡指使人,還喜歡自以為是眼高手低,看不到甚麼上進心,上進心!這無關薪酬的問題,真是素質問題,不得不說現在的孩子都是怎麼了。」

「從業人員水平江河日下,同樣的試驗,八幾年時候老一輩的試驗報告,手寫的,那真心是好,內容描述清楚,理論分析到位,結論下得合理。反觀現在我們這幫人出的報告,測試數據自己都不敢信,分析靠瞎編,結論一定要下得模棱兩可。」

作者也承認這是「社會大風氣的問題」,「人才得不到激勵,混子得不到鞭策」。

在航天院所,「閒人很多,子弟很多,攪和事的也很多」。沒有背景基本就等於沒有升職空間,尤其85後為甚,與能力相關度不大。 」

但對於「混子」來說則確實一個「非常好」的單位。「不用幹啥,不用學啥,大家一起扯扯淡混混事日子就過去了,福利一樣不少,美滋滋。」

在他們單位,想走的並不少,很多是由於戶口、福利房、專業甚麼的原因在猶豫,猶豫猶豫著就體制化了。

吃老本?「逆淘汰終於來報應了!」

還有網民稱:「到了該還帳的時候了,老一輩那種嚴謹工作態度留下來的紅利吃不了多久了⋯⋯逆淘汰終於來報應了!不光航天口其它從院所轉制後的企業很多都存在這個問題,好多關鍵部件其實就像帖子中說的外協單位是買美國貨頂過去的,不少類似國企很多已經沒有科研了。」

「也不能全怪年輕人,單位風氣也不允許你踏踏實實搞科研啊,你踏踏實實搞科研短時間沒有收益,領導早把你工資降到最低了,無語哎⋯⋯」

「我們廠過去也就是十多年前,技術部曾有400多人。現在的技術部搞機械這塊只有不到20人。十多年沒開發過新產品了,就今年才搞出來個不成熟的新產品(主要拿來參展)。圖紙設計至今還沒應用上三維CAD軟件,而我們廠還是國內行業龍頭⋯⋯」

「現在就是這樣一種很不好的風氣,體制內眼紅體制外的發財了,不能安心工作,體制外追求短平快,沒有核心競爭力,風口上吹一吹豬會上天,風口一變就掉下來變成死豬。現在整個的社會風氣有問題,太浮躁,都不能安下心來做點實事。能安下心做事的企業是越來越少了⋯⋯」

「我們今天對成功的理解就是權或者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