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疫情報告顯示,2017年3月,廣東省共新增愛滋病病例407宗,其中80人死亡。該數據給持續蔓延擴散的大陸愛滋病疫情又重重抹上了一筆。

據中共官媒報道,廣東省衛計委4月14日發佈報告,在3月份的傳染病疫情中,死亡數居前3位的傳染病分別是愛滋病、肺結核和乙肝,死亡人數分別是80人、12人和4人,這三大病種佔3月份廣東乙類傳染病報告死亡總數的93.20%。

2017年1月,中共疾控中心發佈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9月,中國報告現存活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65.4萬例,累計死亡20.1萬例。愛滋病疫情在青年學生和老年人等重點人群中上升較快。

更令人擔憂的是,愛滋病感染者中,有三成的人不知道自己被傳染了。

早在2014年10月,中共疾控中心官員吳尊友曾指,從全球一百多個國家的愛滋病疫情流行程度看,中國處於十個等級中的第八級,按照感染者數量計算,中國是疫情嚴重國家。

高耀潔:血漿經濟傳愛滋

2014年,世界愛滋病日前夕,有「中國防愛滋第一人」之稱的高耀潔醫生,就曾通過影片揭露,「中國愛滋病受害人應在1,000萬以上」。

對於官方宣稱,性傳播是中國最主要的愛滋病傳播管道。高耀潔醫生一直強調,在中國,愛滋病的傳播有比性接觸更值得重視的途徑,即通過賣血和輸血。

上世紀九十年代,江派前常委李長春主政河南省期間,推出農民「血漿經濟」。在短短幾年間,為致富而加入賣血行列的農民人數,由幾萬人迅速發展到幾十萬乃至百萬人。感染愛滋病的人無計其數。

中國愛滋病活動人士胡佳曾在走訪華中地區後表示,僅河南省的愛滋病感染者可能就不少於百萬人。

高耀潔認為,由於愛滋病的潛伏期很長,甚至可以達到10至15年,這給中共當局掩蓋「血漿經濟」的惡果提供了方便;中國現在的採血站管理混亂,而這些採血站所在地在10或15年後一定是愛滋病的高發區;而「血漿經濟」也絕不僅僅在河南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