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世紀發生在河南的因「血禍」引發的愛滋病疫情之嚴重,迄今仍讓人心有餘悸。2001年中共官媒提到,河南省上蔡縣文樓村的愛滋病疫情——確切的說,包括6個自然村、3170人口的文樓大隊,1995年之前有1310人常年賣血,按照1999年11月和2001年4月衛生部門的調查,43%左右的賣血者感染了愛滋病毒。

另據現居住在美國,有「中國民間預防愛滋病第一人」 之稱的河南醫生高耀潔說,河南有53個縣曾經賣過血,如以每個縣平均2萬感染者計算,就是106萬。法國《解放報》2002年的報道稱,據國際醫學界估計,河南愛滋病病毒呈陽性者人數至少達到150萬。河南自1995年發現首例病例以來,死亡人數應以數萬計。

誰是這罪惡的肇始者?5月12日,中共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刊登了又一官員的落馬消息:政協第十一屆河南省委員會常委、教科文衛體委員會主任劉學周(正廳級)因「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調查。這個劉學周,正是這罪惡的肇始者之一。

公開資料顯示,劉學周早年任漯河市衛生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局長,2000年至2006年任河南省衛生廳副廳長,其後還兼任河南省人民醫院院長,2008年升任廳長,直至2014年3月,之後任河南省政協常委、教科文衛委員會副主任、主任。

在劉學周任職漯河市時,1992年任河南省衛生廳廳長的劉全喜開始推行「血漿經濟」。他先是更換了河南省生物製品所的負責人,並和新任所長邢某赴美國考察,商洽出口血漿給美國的生物製品公司。隨後,河南省衛生廳下屬的「開發辦」、「發展中心」、「中心血站」、「萬達公司」等機構成立,負責全省各血站的審批、血漿統銷。

此後,「救死扶傷,賣血光榮」的口號隨處可見,連「不賣血就是不愛國」的口號也在河南睢縣電視台作為廣告播出。劉全喜曾在衛生廳內部說,他估計全省七千多萬農民中,有百分之一到三的人願意每年賣血漿一到二次,一年就是上億元的效益。在政府政策的引導下,河南上百萬農民加入了這場「以血致富」的運動中,連50歲以上的人都把白髮染黑冒充年輕人賣血。

在這場運動中,全省各地掛靠在各機構的合法與不合法的數百家血站成立,政協、人大、軍隊、黨委等也都紛紛開辦血站斂財。劉的多位親屬也直接經營血站,在漯河、西平、上蔡等縣市採集血漿⋯⋯一時間河南成立了二百多家「合法血站」和數不清的非法血站。

據統計,這段時間河南全省共有140萬人賣過血,其中大多數是農民。他們每賣一次血就可以獲得50元人民幣。血站只要血漿,不要血球,通過離心機分離血漿後,血球處理成為難題。據北京佑安醫院張可醫生的《河南愛滋病五年調查報告》的調查說:血站「想了一個一舉兩得的好辦法,即把同種血型的血球混合,清洗,再回輸給獻血人員,回輸的同時還可以少給獻血員五元錢」。血站欺騙賣血者說,回輸血球可控制貧血,加快恢復造血,因此農民為增加賣血次數,幾乎都同意回輸。於是同血型賣血者只要有一人帶有病毒,其它人幾乎很難避免不感染。就是在這種回輸下,愛滋病毒快速的傳播著。

而與劉全喜同為漯河人的劉學周,通過幫助前者的家人在漯河建立血戰與其建立了關係,並被其提拔為省衛生廳副廳長。成為副廳長後的劉學周,與劉全喜沆瀣一氣,賺取昧心錢,並在愛滋病患者增加、大量人員死亡後,竭盡全力打壓披露愛滋病真相的高耀潔等醫生,掩蓋真相。比如劉全喜的靠山之一是原河南省省委副書記兼組織部部長陳全國,劉學周抓住了陳母去世辦喪事的機會,給其送去了7萬元。從此,陳全國處處替他們說好話。

儘管1995年一份有關河南愛滋病疫情的報告曾被輾轉送交中共高層領導,但疫情並沒有迅速公開,而是2001年才正式承認,此時無數的人已經痛苦的死去。令人詫異的是,被稱為「愛滋廳長」的劉全喜在2002年還當選為中共十六大代表,退休後又繼續擔任省人大代表,主管教科文衛工作,沒有受到絲毫懲罰。

毫無疑問的是,僅靠劉全喜、劉學周等欺上瞞下,是無法掩蓋日趨嚴重的河南愛滋病疫情的。是誰將報告悄悄的壓了下去?彼時主政河南的省委書記、後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長春,以及曾任河南省委副書記後任全國婦聯主席的黃晴宜、陳全國和富有不可推卸的包庇縱容責任。而李長春是靠攀附上江澤民被提拔任中宣部部長的。

李長春對河南血禍負有不可推卸的包庇縱容責任。(網絡圖片)
李長春對河南血禍負有不可推卸的包庇縱容責任。(網絡圖片)

據海外媒體披露,在衛生部調查組前往河南調查時,黃在關鍵時刻電令河南當局,力保劉全喜,責令媒體不得報道。據悉,這是為了掩蓋已調職中央的李長春後院不起火。據透露,劉全喜在2003年上面查得緊時,曾求情至李長春夫人處。

此後,河南一些高官曾想解決愛滋病問題,追究劉全喜的罪責,但有著高官們庇護的劉全喜、劉學周一直安然無恙。

而讓李長春等給予劉全喜、劉學周庇護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作為殘酷鎮壓法輪功大省的河南,同樣追隨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成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省份,如鄭州市人民醫院就做了很多器官移植手術,代表醫生是鄭州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國勇,此外還有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河南省人民醫院等。作為主管醫療系統的衛生廳主官劉全喜、劉學周不會不知情的。

如今,劉學周被祭出,其背後的劉全喜、黃晴宜、陳全國、李長春該承擔甚麼責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