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和大家談的,是一對歷史上有名的君臣──唐太宗和魏徵之間的一些趣事。

太宗即位時才二十九歲,改年號為「貞觀」,這就是貞觀治世的開始。太宗在政治上,建立了良好的決策和諫諍制度;在人事方面,以選拔賢能之士為本。太宗要求自己是個聖君,同時也要求臣下做個賢臣。而最難得的是,君臣雙方對於這個偉大的抱負,都能貫徹始終,而且互相激勵,惟恐無法達成。

太宗經常和群臣一起討論各種問題,形成共識。所以貫徹的力量非常強大,貞觀四年,國家就已經進入了貞觀之治的盛世了。貞觀一朝,人才濟濟,名臣如雲,而其中以諫爭聞名最為凸出的就屬魏徵了。魏徵輔佐太宗十七年,史書稱他「有志膽,每犯顏進諫,雖逢帝甚怒,神色不徙,而天子亦為之霽威。」就是形容他對太宗進諫時的模樣。雖然太宗天威震怒,他還是神色堅定,毫無懼色。而太宗也能漸漸息怒,聆聽他的忠告。他們兩人一個從善如流,一個直言敢諫,君臣之間,在歷史上留下了千古的佳話。有許多事蹟,一直到今天仍令後人傳誦不已。

魏徵對太宗,不管公事私事,只要他認為不恰當的,都會馬上提出糾正。太宗喜歡打獵,也喜歡玩一種叫鷂鷹的鳥,還特地成立了一個鷂坊,派專人飼養著大批的鷂鷹。有一次,太宗帶著鷂鷹出去玩時,就嘆息著說:「唉,玩鷂鷹的時間怎麼過得那麼快,總沒個夠。」可見他沉迷之深。一天,太宗得到了一隻小鷂鷹,非常喜歡,正放在手上逗著玩兒呢,忽然間看見魏徵走過來了,便急忙把小鷂鷹藏入懷中坐好,可是魏徵早就遠遠的看見了,於是就故意把話題拉長,講個沒完,好不容易,等魏徵走後,太宗急忙的把懷中的小鷹取出,一看,唉呀,小鷹早已經悶死了。經過了這件事情,從此太宗終生都不再玩鷂鷹了。

唐太宗見長孫皇后如此莊重的打扮十分驚訝,長孫皇后莊重地回答道:「妾曾經聽說,如果皇上英明,那麼大臣就會十分忠心。如今陛下聖明,所以魏徵才敢於如此直言。妾忝為帝后,見到帝明臣忠,這麼好的事情,怎麼敢不朝服慶賀?」(繪圖:曹醉夢)
唐太宗見長孫皇后如此莊重的打扮十分驚訝,長孫皇后莊重地回答道:「妾曾經聽說,如果皇上英明,那麼大臣就會十分忠心。如今陛下聖明,所以魏徵才敢於如此直言。妾忝為帝后,見到帝明臣忠,這麼好的事情,怎麼敢不朝服慶賀?」(繪圖:曹醉夢)

有一次,太宗要去終南山打獵,魏徵知道後,就跑到宮門口去等候,想要勸阻太宗,可是等了半天,都沒見太宗出來,不得已只好到宮裏看看。只見太宗全副獵裝端坐在那裏,可是又不像是要出門的樣子。魏徵硬著頭皮上前問道:「聽說陛下要去終南山打獵,怎麼還沒去呢?」太宗笑著說:「我本來是要去打獵的,我想你一定會來勸阻我,所以我決定不去了,你放心回家吧。」於是魏徵就笑瞇瞇的叩拜離開了。

太宗即位以後勵精圖治,曾多次請魏徵到寢宮,商量政事請教得失。魏徵有識見才略,個性忠直,又碰到明君,所以更加知無不言。而太宗也十分信任魏徵,對於他的意見無不欣然採納,但是這種治國雅量也是需要反覆磨鍊才能成熟的。

有一次,太宗退朝回宮後,盛怒未息,對長孫皇后說:「遲早我要殺了這個鄉巴佬!」皇后急忙問道:「陛下要殺誰呀?」太宗說:「魏徵總是當面侮辱我,不給我留情面。」皇后聽完後,立刻換了禮服出來,向太宗道賀,說:「君明則臣直,魏徵忠直,敢於犯顏直諫,正說明您的聖明大度啊,真是可喜可賀呢!」太宗聽完後,怒氣漸消。想起了魏徵的為人處世,內心油然升起了無限的敬意。所以太宗曾說:「人言魏徵舉動疏慢,我但見嫵媚耳。」就是說,人家都說魏徵舉止粗魯,我看這正是他嫵媚可愛的地方啊!

魏徵端正嚴肅,不茍言笑,太宗其實也很喜歡去開開他的玩笑,逗一逗他。有一次太宗聽說他喜歡吃「醋芹」,就是一種用醋浸泡的芹菜。於是就賜宴魏徵,席中也準備了醋芹。果然魏徵一看到醋芹就喜形於色,兩三下就吃光了。太宗看了就笑嘻嘻對他說:「你說你沒有嗜好,可我今天看見了矣!」魏徵面對著太宗的調侃,拜謝道:「如果君主沒有甚麼作為,只想探索這些無聊小事,那我們做為臣子的,也只好就喜歡『吃醋芹』這種平凡的事了。」魏徵的態度恭謹而語鋒敏銳,既是回答也是進諫,他希望天子要有大作為,這樣臣下也才能上行下效啊!太宗聽後沉默了許久,望著天再三嘆息著。因為他在話裏聽到了更多的期望與鼓勵,而感動不已啊!

魏徵看見該說的就說,從不畏懼,他的膽識和卓見,為貞觀之治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魏徵病逝時,太宗親臨痛哭,並罷朝舉哀五日,後來對群臣說:「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朕當常保此三鏡,以防己過。今魏徵殂世,朕遂亡一鏡矣。」

貞觀一朝,人才輩出,大放光彩,尤其是宰相團的陣容堅強,幾乎個個都是歷史上的名相,而大唐良相魏徵,更被後人譽為「千秋金鑑」,上天的安排風雲際會,好像把人才都集中到這二、三十年間了,太宗與群臣們聚集在一起,共同譜就了這波瀾壯闊、泱泱大風的「貞觀盛世」。

~轉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