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氏聞見記》是唐代官員封演編撰的一部筆記。今本十卷,前六卷記述掌故、考證名物;七八兩卷多記古蹟,附以雜論;後兩卷則專述唐代士大夫的遺事軼聞。在〈第宅〉一篇中,作者記述了唐朝不同時期官員宅第變化的故事,頗令人玩味。

太子太師魏徵(西元580─643)雖是朝廷重臣,但是他的住宅並不氣派,反而還很低矮簡陋。唐太宗想為魏徵修建新的宅院,魏徵謙讓,數次辭謝。

有一次,唐太宗打算修建一座小殿,看到魏徵臥病在床,於是取消了計劃,並下令將準備建造小殿的木材,全都送到魏徵家,為他建造一座正堂。只五天的時間,就全部建好了。一直到開元年間,這座正堂還在。不幸的是,後來魏家不小心失火,燒掉了這座正堂。

 魏徵雖是朝廷重臣,但是他的住宅並不氣派,反而還很低矮簡陋。圖為清 沈源《墨妙珠林(酉‧魏徵》。(公有領域)
魏徵雖是朝廷重臣,但是他的住宅並不氣派,反而還很低矮簡陋。圖為清 沈源《墨妙珠林(酉‧魏徵》。(公有領域)

唐高宗李治時期,中書侍郎李義琰(?─688年)身為宰相,為官清廉,住宅也很小。李義琰家中沒有正屋,他的弟弟李義璡得知後,就買了木材送給他。後來李義璡進京,發現哥哥還沒動工,問他為什麼。李義琰說:「我自認為做宰相還不夠資格,如果再營建華美的正屋,只會加速帶來災禍,這怎麼能是對我好呢?」

李義璡說:「縣丞、廷尉一級的小官,都想營建新房,更何況哥哥位高祿重,握有權柄,為何還要住在簡陋的小屋裏,讓下屬蒙羞?」

李義琰說:「人們很難事事稱心如意,好運也不是常常會有的。我現在雖位居高官,但如果我沒有可相匹配的德行,卻要擴建府邸,必會招致災殃。不是我不想要一間新的房子,只是怕招致災禍啊。」李義琰一直沒有修建新宅,直到過世都住在一丈見方的小房子裏。高宗聽說後感歎不已,遂即敕命將作監(負責修建宮廷內外建築的官員)修建一座堂,安放義琰的靈座,以供祭祀、弔唁、祭奠之用。

武則天篡政以後,京師王公貴族、公主駙馬等住宅修建得越來越高大華麗。此圖為明代繪畫,描繪西王母居住在一個用美玉雕琢而成的晶瑩剔透的九重宮殿裡。(公有領域)
武則天篡政以後,京師王公貴族、公主駙馬等住宅修建得越來越高大華麗。此圖為明代繪畫,描繪西王母居住在一個用美玉雕琢而成的晶瑩剔透的九重宮殿裡。(公有領域)

武則天篡政以後,京師王公貴族、公主駙馬的宅第修建得越來越高大華麗。至唐玄宗天寶年間,負責監管百官的御史大夫王鉷因犯罪被賜死。官府登記王鉷的家產,竟然一連數日都未能登記完。王家宅院有自雨亭,但見水流從屋簷上飛流而下,四面飛散起水霧。即使夏天在裏面,也會感到像身處秋天一樣。更奢華的是,連井欄都是用珠寶鑲嵌而成的,沒有人能估算出它的價值,其它很多東西也都與此類似。

唐玄宗寵信胡將安祿山,曾下令為他修建一座上好的宅院,用的都是最好的建築材料,這座宅院高大華麗,在京城都堪稱第一。楊貴妃姐妹也競相攀比,修建高大華麗的住宅。誰也沒有料到,不到十年,這些繁華富貴就成為過眼煙雲,令人唏噓不已。

至唐肅宗時,經過長年的安史之亂,京城許多建築已遭破壞。

唐代宗即位,才平定安史之亂,那時天下剛獲太平,可宰相、朝臣等當權者,就爭著修建雕梁畫棟的住宅,極為奢華。

圖為清 孫家鼐《欽定書經圖說》插圖。(公有領域)
圖為清 孫家鼐《欽定書經圖說》插圖。(公有領域)

大唐名將郭子儀平定安史之亂,為大唐立下赫赫戰功,被封為汾陽王。汾陽王府很大,來往於各個院落,都需要乘車騎馬。王府裏的賓客、僕役等人進進出出,也都互相不認識。詞人梁鍠曾經作詩「堂高憑上望,宅廣乘車行」,說的就是此事。

有一次,郭子儀對一個為他修建住宅的工匠說:「好好地砌這道牆,讓它更牢固一些。」築牆的工匠放下手裏的錘子,對汾陽王感嘆說:「唉,幾十年來,京城裏的達官顯貴之家的牆都是我砌的。但是,這麼多年來,我只看見主人一個接一個地換,而我砌的牆都還在。」郭子儀聽後,心下悵然。不久便上表朝廷,請求退休養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