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殿藏本尉遲敬德像(公有領域)
清殿藏本尉遲敬德像(公有領域)

▲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颯露紫」,丘行恭(左)正為其拔箭,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 金代趙霖《昭陵六駿圖卷》中描繪的「颯露紫」,丘行恭(左)正為其拔箭,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太宗打敗宋金剛後,劉武周見大勢已去,逃奔突厥,終被突厥所殺。宋金剛想要集合殘部再戰,卻已難有回天之力,帶身邊百餘騎北走突厥,也被突厥所殺。太原失而復得。河東諸郡所有劉武周控制地域,都歸大唐管轄。太宗又一次力挽狂瀾,拯救李唐王朝免遭覆滅。

青城大捷

自前朝隋煬帝取得政權後,東都洛陽便為全國中心,其地處中原,位於大運河中心。但此時,洛陽已為王世充所佔。大唐王朝若欲一統天下,必取洛陽。

李淵攻取長安時,王世充正與瓦崗軍交戰。瓦崗軍聲威赫赫,但武德元年(618年)九月,幾十萬大軍最後都敗在王世充手下。王世充打敗瓦崗軍李密,又得到李密一部份將士和州縣。十月,李密投奔唐朝,西入長安,不久因叛唐被殺。而王世充據守洛陽,並奪取唐在河南一部份地盤。武德二年(619年)四月,王世充稱帝,國號為鄭,氣勢十分囂張。

武德三年(620年)五月,太宗消滅劉武周後從山西前線回到長安。經過一個多月休整,七月,奉高祖命,率軍出發,東進洛陽,討伐王世充。軍隊駐紮在谷州。唐軍大將羅士信率先頭部隊包圍慈澗,王世充率精兵三萬前往救援。太宗率輕騎察看軍情,突然遇到王世充,雙方激戰。由於人數相差懸殊,且道路艱險,被王世充所圍。太宗令身邊之人突圍,自己留下殿後。王世充大將單雄信率騎兵上前夾擊,攻勢猛烈,太宗左右開弓,莫不應弦而倒,並俘獲王世充大將燕頎。戰後回營,滿面灰塵,部將認不出,將他拒之門外,太宗摘下頭盔發話,這才進了軍門。次日,太宗率步騎兵五萬人開赴慈澗,王世充將慈澗守軍撤回洛陽。

太宗派行軍總管史萬寶自宜陽往南佔據龍門,劉德威自太行向東包圍河內,王君廓自洛口截斷王世充運糧通道;又派黃君漢率水軍夜晚從孝水河順流而下襲回洛城,克之。黃河以南,無不響應,城堡一個接一個前來投降。大軍進駐洛陽北面邙山,連營進逼洛陽。接下幾個月裏,王世充各地守將紛紛來降。七月,洧州長史張公謹與洧州刺史崔樞以洧州城降唐;八月,鄧州降;九月,顯州總管田瓚以所部二十五州來降;王世充所屬筠州總管楊慶請降;尉州刺史時德睿以所部七州來降;十月,大將張鎮周降,緊接著,榮、汴、洧、豫等九州相繼來降。至此,洛陽周圍郡縣都落入太宗手中,洛陽已成一座孤城。

九月,太宗率五百騎兵到北魏宣武帝陵巡視戰地,王世充率一萬步騎兵突然出現,將太宗團團包圍。王世充大將單雄信舉槊直奔太宗,唐軍主力不及救援,眼見太宗即將橫屍馬下。此時,尉遲敬德躍馬大呼,橫裏將單雄信刺於馬下。隨後,尉遲敬德護著太宗衝出重圍。

武德四年二月,唐軍進駐青城宮。營壘尚未築起,王世充兵馬二萬人從方諸門而出,面對谷水列陣。太宗、尉遲敬德隨即率騎兵衝入王世充陣中,如入無人之境,唐軍士氣大振,緊隨其後,大敗王世充,擒其大將陳智略,斬首千餘級,俘獲六千人。此戰過後,王世充亦不敢輕易出戰。王世充於是向竇建德求救。

《資治通鑒》記載:「秦王世民選精銳千餘騎,皆皂衣玄甲,分為左右隊,使秦叔寶、程知節、尉遲敬德、翟長孫分將之。每戰,世民親被玄甲帥之為前鋒,乘機進擊,所向無不摧破,敵人畏之。」太宗為發揮唐軍騎兵野戰特長,特別遴選最驍勇騎兵,組成一支精銳中之精銳——玄甲軍。軍中將士全部身穿黑衣黑甲,分成左右兩隊,命秦叔寶、程知節、尉遲敬德、翟長孫分任左右統領。每次出戰,太宗本人也披掛黑甲,親自指揮。武德四年(621年)正月底,屈突通和竇軌率部巡視各軍營壘陣地,途中忽然遭遇王世充。唐軍猝不及防,險些被鄭軍殲滅。太宗聞訊,親率玄甲軍前往救援,大破王世充,生擒其騎兵將領葛彥璋,斬殺並俘虜六千餘人。

二月初,由於洛陽被圍日久,糧食短缺,駐軍武牢之王世充長子王玄應率數千人押運糧草救濟洛陽。太宗探知情報,命將領李君羨出兵狙擊。王玄應倉促應戰,被李君羨擊潰,糧草全部落入唐軍手中,王玄應隻身逃回洛陽。

太宗覺得對洛陽發動總攻時機已然成熟,遂遣宇文士及回朝請命。李淵批准了請求。太宗得命,遂於二月十三日率大軍進駐青城宮。唐軍未及修築營寨,王世充便親率二萬人馬出城攻擊。諸將皆懼,太宗命精銳騎兵在北邙山下列陣,隨後帶著各位將領登上北魏宣武陵察看敵情,對左右說:「敵兵已經到了窮途末路,這次王世充把全部兵力都投入戰場,僥倖一戰。今日破之,其後便不敢再出城了!」於是命屈突通率五千人渡過榖水,進攻王世充。隨後,太宗親率玄甲軍騎兵衝入敵陣。

太宗騎著他那匹通體純紫、奔跑如飛之駿馬「颯露紫」,帶領數十精騎,像離弦之箭直搗敵陣,最後竟然橫穿而出,一下打亂鄭軍陣腳。鄭軍士兵大為驚恐,被擊殺者甚眾。

與此同時,王世充也迅速集結潰散部眾,重新擺出陣型,繼續與唐軍鏖戰。這一仗打得異常慘烈。從辰時一直激戰到午時,鄭軍多次被唐軍騎兵衝散,可王世充卻屢屢整兵再戰,表現出前所未有之頑強。最後敵眾開始退卻,太宗指揮兵士追擊,一舉俘獲、斬首鄭軍共八千人。

王世充不敢出戰,只是據城自守,等待竇建德援軍。唐軍在洛陽城下挖掘壕溝,並在四周布下長圍以防王世充突圍。洛陽城固若金湯,防守十分嚴密,大炮弩箭給唐軍帶來很大傷亡,王世充守城戰獲得成功。太宗率軍四面攻城,晝夜不停,十幾天也未能攻克。唐軍將士皆疲憊思歸,行軍總管劉弘基等請班師,太宗說:「今大舉而來,當一勞永逸。東方諸州已望風款服,唯洛陽孤城,勢不能久,功在垂成,奈何棄之而去!」下令軍中:「洛陽未破,師必不還,敢言班師者斬!」眾人不敢再言班師。唐高祖聽說後,下密敕讓太宗還軍。太宗上表稱洛陽必定可破,又派封德彝入朝面陳形勢。封德彝對唐高祖說:「王世充得地雖多,率皆羈屬,號令所行,唯洛陽一城而已,智盡力窮,克在朝夕。今若旋師,賊勢復振,更相連結,後必難圖!」唐高祖聽從太宗建議,不再要求班師。

武牢神威

竇建德在隋煬帝大業末年,最初參加清河郡高士達的起義軍,曾先後打敗隋涿郡通守郭絢,大敗隋涿郡留守薛世雄,消滅從江都北上以宇文化及為首之隋朝殘餘勢力,於唐武德元年(618年)建立政權,國號夏,是一支強大的軍事力量。

太宗攻打洛陽,王世充向竇建德求救。武德四年(621年)三月,竇建德剛打敗孟海公,不可一世,即率軍十餘萬,號稱三十萬,一路陷管州,佔滎陽,水、陸並進,泛舟運糧,增援王世充。「軍於成皋之東原,築宮板渚,遣使與王世充相聞。」唐軍面臨腹背受敵的巨大威脅。

太宗曾寫信與竇建德,對其出兵欲救王世充,曉以大義,闡明利害,責其言而無信,出師無名,勸其三思而後行。

但竇建德一意孤行,終以兵十餘萬來援世充。蕭瑀、屈突通、封德彝皆以腹背受敵,恐非萬全,請退師谷州以觀之。太宗說:「世充糧食已盡,內外離心,我軍不需攻擊,可以坐收敵軍破敗之功。建德新近打敗孟海公,將官驕傲士兵怠惰,我當進佔武牢關,扼守要衝。賊假若冒險與我軍爭勝負,攻破賊軍是必然之事。如果賊不戰,十日之間世充當會自我崩潰。若不急速進攻,賊軍進入武牢,諸城剛剛歸附,必定不能堅守。二賊合併,將能把他們怎麼辦呢?」屈突通又請解圍就險以候其變,太宗不許。於是留屈突通輔齊王元吉以圍世充,自己親率玄甲軍及步騎三千五百人奔赴武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