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重點城市今年房價越來越高,而一些二線城市的房價漲幅甚至超過一線城市,昂貴的房價令年輕人叫苦不迭,一些年輕人迫不得已回到自己家鄉、沒有高房價壓力的小城市裏。

據大陸經濟參考網11月12日轉述外媒報道,在過去一年裏,全國房價漲幅最快的城市不是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四個一線城市,也不是杭州、南京這些沿海發達地區省會城市。

據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根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測算出,2015年9月至2016年9月,房價累計漲幅最高的城市是合肥,漲幅達到47%。

作為皖江城市帶核心城市,合肥是重要的科研教育基地,首座國家科技創新型試點城市,去年又升級為長三角城市群副中心城市。在一些「中國城市分級」名單中,合肥被認為在338個地級以上城市中已躋身二線城市行列。

雖然合肥看起來有不錯的發展前景,但目前這種高企的房價令在合肥這座城市打拼的年輕人叫苦不迭。今年9月,根據中國房價行情平台發佈的省會城市和四大直轄市住宅房價統計數據,有12個城市每平米均價超過萬元(人民幣,下同)大關,而合肥均價已上漲至13,298元/平方米。

但就在兩年前,合肥還一度被冠以「房價能夠接受、生活成本不高」的標籤,很多年輕人從「北上廣」逃離至此,希望過上低成本的「慢生活」。可現在情況似乎變了,尤其對於很多談婚論嫁的人來說,他們不得不直面高房價的嚴峻現實,重新審視自己的規劃。

報道說,張永鵬大學畢業之後因女朋友以及認為合肥有發展前景留在了合肥,並希望以後能夠定居在合肥。張永鵬迄今工作了兩年半。他在銀行工作,每個月都能拿到8000元至10,000元的工資,在外人眼裏是衣食無憂的「高薪人士」。但是面臨結婚,雖然女方父母沒有對張永鵬提甚麼「硬性」的要求,但他認為自己總得買套房吧。

但是現在「辛辛苦苦累了一個月的工資還不夠買一平方米的房子,實在是有點累了,想撤了。」張永鵬說。在合肥打拼了兩年多,張永鵬開始萌生了回家鄉銅陵市發展的念頭。他認為自己永遠追不上合肥房價的腳步,更不要談結婚了。張永鵬在合肥奮鬥買房的「初心」動搖了。

2014年畢業的姜波至今還是單身,作為一個在大城市飄蕩的高職畢業生,他幾乎沒有勇氣去嘗試找女朋友。一個月4000多元的工資養活自己都困難,更不要提找女朋友了。「就算找到了,也面臨結婚買房,我這經濟條件跟不上啊。」姜波說。

今年8月,姜波的工作進入了低潮期,與此同時,父母也一直張羅著幫他介紹對象,希望他回老家重新找個工作。看到自己以前的同學在家鄉都混得不錯,有的已經結婚生子。他終於下定決心,離開合肥。在他看來,在一座沒有高房價壓力的小城市裏,自己才有底氣和信心去尋找愛情和新生活。

對此,有網民表示:「正常國家年輕人是國家的未來,某朝快把年輕人逼瘋了。」

海外評論人士石久天表示,年輕人是一個城市的未來和希望,如果高房價把年輕都逼走了,這個城市的發展肯定會受到影響,東北就是個很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