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大陸樓市泡沫高漲,儘管中共政府連續推出「重磅」調控政策,但樓價還是在調控中繼續高漲,民眾譏諷調控政策為「冷氣機」。然而有業內人士直指,中國樓市已經成為全世界有史以來最大的賭場。

據世聯行統計,截至8月13日,大陸住宅用地樓面價前10城市均保持上漲,其中深圳仍居首位。甚至離北京市中心幾十公里遠地區的房價將高達10萬元/平方米(人民幣,下同)。瘋狂的房地產成為繼股市後的又一個「賭場」。事實上,大陸民眾根本負擔不起如此高企的房價,樓市風險讓人擔憂不已。

資料顯示,上海7月14日成交的虹口區地塊樓面價高達7.6萬元/平方米;深圳6月2日成交的龍華民治地塊樓面價5.6萬元/平方米;而北京6月2日成交的延慶區地塊樓面價達3.1萬元/平方米,是該區域在售均價的2倍多;緊接著,到市中心直線距離25公里的順義後沙峪地塊出讓樓面價4.46萬元/平方米,未來售價很可能將超過10萬元/平方米。

世聯行稱,8月8日,香港公佈新界屯門地塊成交樓面價約3萬元(按大陸口徑調整)、新界沙田樓面價約4萬元,這意味著北上深三地的樓面價均已超過香港。

房地產成新「賭場」

經查詢今年以來一線城市的「地王」發現,國資和央企成為搶地的主力。中原地產資料顯示,今年截至5月31日,中國土地市場合計有105宗高總價地塊,其中有52宗地被國企獲得。最典型的例子是信達地產,其是財政部直屬信達資產的子公司。

業內人士表示,不具備實際操盤和開發能力的金融資本,其實助長了地價泡沫。而地價不一定和房價正向變動,未來如果房價不能趕上地價的上漲,將會產生巨大的風險。

去年11月底,經濟學家吳敬璉在一次財經峰會上罕見地再談他的股市賭場論,他稱中國股市不僅很像一個賭場,而且還是一個沒有規矩的賭場 —— 一個有人可以看別人底牌的賭場。並對當時火熱的股市行情提出了警告,擔心在所謂「牛市」的感染下,可能會形成一種羊群效應,造成更多的悲劇。

房地產領域繼股市後成為一個新的「賭場」,地方政府和國企已經聯手對賭中央,認為中共當局不會主動去刺破房地產泡沫,相反還會進行托底。於是國企背景的房企才有恃無恐的拿地,地方政府也樂享其成,土地財政又得到了充實。

野村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趙揚近期公開表示,由於大部份儲蓄轉化投資在房地產及相關產能上,所以在去槓桿的過程中,不想讓資產價格出現崩潰的話,則房地產市場不能夠下降,宏觀政策必須要有相關的配套支撐房地產價格,沒有任何政府能夠承擔房地產價格出現崩潰。

當前房地產市場有相當程度的泡沫,但決策層不會主動刺破泡沫,否則會非常危險。房地產去泡沫要以「時間換空間」,通過經濟的增長,消化比較高的房價。

民眾負擔不起高房價

事實上,大陸大部份民眾根本負擔不起如此高企的房價。以深圳為例,中共國家統計局深圳調查組發佈資料顯示,2014年深圳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0,948元。如果扣除人均消費支出28,853元,僅剩12,095元。按去年深圳樓市均價31,865元/平方米來計算,一個人只能買到不足半個平方米,夫妻兩人積攢一年的錢買一個平方米還有相當的差距。

根據2015年「人口統計國際住房負擔能力調查」報告,房價最讓居民負擔不起的全球城市中,排行第一的是香港,而香港的房價收入比是17。

與香港相比,深圳的房價收入比還要高出一截。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發佈的「全國35個大中城市房價收入比排行榜」顯示,深圳的房價收入比高達21.7,遠遠超過香港。而按國際標準,在發達國家房價收入比超過6就可視為泡沫區。

分析認為,深圳如此之高的房價和漲幅很難持續,原因在於目前的房價已經超過了大部份購房需求者的承受能力,很多購房者都在大幅透支著未來,在經濟持續下行下,購房者需警惕未來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