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許多中國人而言,劉文彩是一個惡霸地主,一個剝削租客,把欠租者扔進水牢,逼迫新媽媽給他餵奶以便長生的惡霸。

但是他的孫子,70歲的劉小飛,在過去二十年試圖證明,他的爺爺不僅是一個好人,而且實際上曾經幫助過共產黨部隊。

劉小飛告訴《紐約時報》:「執政黨沒有誠信,所以我必須講述真相。」

劉小飛試圖告訴世人,中共政府編造故事以便達到它的政治目的。

「通過用宣傳煽動仇恨,他們將人變成野獸。」劉小飛說。「我想要講述真相,以便我們的國家不再重複這些錯誤。」

共產黨地下黨總部就在劉文彩莊園

劉小飛,一名退休油井建設工人,許多天來在四川隆昌的家裏敲鍵盤,根據1000多份採訪撰寫一本書。

他爺爺在安仁的莊園在1959年被中共變成了一個博物館,以顯示地主的惡行。劉小飛去莊園向遊客做慷慨激昂的演說,指出這些展品全都是假的。

劉小飛說,他母親的一句話就足以戳穿共產黨的謊言。他母親告訴他:「共產黨地下黨總部就在我們莊園。」

劉文彩1942年在安仁建立了一所學校,對貧窮而又有天賦的學生免除學費。許多安仁的居民們還記得劉文彩的好。

89歲的戴榮耀告訴《紐約時報》:「如果你問我,這裏的人是否認為劉文彩是好人,那是沒得說。」

劉文彩弟弟跟周恩來秘密合作

劉文彩出生於1887年,在軍閥弟弟劉文輝的蔭蔽下,他於20年代在長江港口宜賓積累起巨大財富,主導了當地的鴉片和軍火等生意。

在1933年,劉文輝輸給了另一名軍閥,從而退守康巴藏區。劉文彩回到家鄉安仁,資助修路、修水電項目和建學校。

在1942年,跟國民黨領袖蔣介石長期有齟齬的劉文輝遇到周恩來,開始秘密跟共產黨合作。

劉小飛告訴《紐約時報》,在1946年,也就是中國內戰開始的時候,劉文彩資助一支共產黨游擊隊,並允許它的指揮部設在自己莊園裏。

劉文彩死於1949年10月,也就是毛澤東宣告成立「人民共和國」的那一年。在12月份,他的弟弟劉文輝公開加入共產黨軍隊,國民黨軍隊從四川退往台灣。

「劉家會被當作共產黨朋友一樣對待」

劉小飛告訴《紐約時報》,劉家就像許多中國富人一樣,害怕共產黨統治,曾經考慮逃往香港,但是劉文輝敦促他們留下來,說劉家會被當作共產黨的朋友一樣對待。

然而隨後的事實是,劉家的房產被沒收,劉家人在一系列政治運動當中被攻擊。

在1958年,地方官員急於表明他們對毛澤東階級鬥爭的擁護,將劉文彩作為剝削農民的地主典型。他的棺木被挖出來,他的遺體被砸碎。

在1959年,劉文彩的故居被變成一個博物館,並展出「水牢」。一名婦女宣稱自己是水牢的唯一倖存者,說裏面填滿了人骨頭。

到了60年代初,劉文彩作為「三千年地主階級的首要代表」而全國聞名。他的弟弟劉文輝1959年成為一名林業部長,在周恩來的掌控下得以逃過一劫,但是也沒有能力扭轉宣傳運動,儘管他私下裏感到不安。

劉文輝的孫子劉世釗說,劉文輝曾經對著報紙上一篇有關劉文彩的文章憤憤地說:「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共產黨政權的「合法性」基礎

在1965年,四川當局造了100多個真人大小的陶瓷雕像,建成一個「收租院」博物館,以展示劉文彩是如何盤剝農民的。

當年這些雕塑的複製品又被拿到北京展出,吸引了數十萬的參觀者。在1966年,就在文化大革命開始之前,劉文彩的「罪行」被放到教科書裏。

在文革中,劉家人受到攻擊。劉文彩的表弟一家人逃往新疆,結果全家被殺。

這股瘋狂直到八十年代才退潮。

在1988年,四川省當局承認水牢是捏造的。但是重新評價劉文彩的趨勢在1989年天安門鎮壓之後嘎然而止,共產黨在那之後收緊了控制。

作家笑蜀在1999年出版過一本書《劉文彩真相》,這本書很快被禁止,它被指控「否定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合法性」。笑蜀說:「這是(共產黨)政權的合法性基礎,因此他們不敢面對真相。」

劉小飛在安仁訪問了86歲的陳發紅,一名過去在劉文彩莊園幹活的工人。

「我們有米飯和肉吃。他很和藹。」陳發紅告訴《紐約時報》。「解放之後,我們只有糠和草吃。」

劉小飛說,回首往事,他的家人後悔當初相信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