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Wind資料顯示,今年以來,截至6月14日,中國發生違約的債券已達到29隻,涉及金額約為213.2億元。高盛認為,應該破產的「殭屍企業」沒有破產,令中國企業債務違約率遠遠低於全球平均水準。中國應允許更多此類企業違約,以改善資本分配。

高盛在近期一份報告中稱,今年中國至少有10家企業出現債務違約,累計名義金額為300億元,佔15萬億元未償付公司債務總額的0.2%。

海通證券債券分析師薑超團隊近期表示,風險較高的債券仍有近500隻,總額近7000億元,主要集中在煤炭、有色、化工、鋼鐵等產能過剩行業。

彭博上個月稱,中國企業今年將有超過3.7萬億元的在岸債券到期,規模創下歷史紀錄。信達澳銀基金的債券基金經理邱新紅表示,在岸債券市場面臨的最大風險就是再融資風險。在如此大量債券到期的背景下,如果發行人不能通過發行新債來償還舊債,那就將會有更多公司違約。

銀行業潛在損失或為GDP的7%

中國企業債務的一個典型特徵是其中的國有企業。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計算,國有企業債務約佔中國企業債務總規模的55%,但國有企業的經濟產出僅佔中國經濟總產出的22%。中共政府的資料顯示,去年國有企業利潤同比下降6.7%,總收入下降5.4%。

IMF第一副總裁David Lipton稱,在經濟增速放緩的大環境下,利潤下滑和債務上升會削弱企業向供應商付款和償債的能力,銀行持有的不良貸款規模越來越多。中國經濟第一季度增長6.7%,為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低增速。IMF稱,按保守估計,中國銀行業的企業貸款的潛在損失可能相當於GDP的7%左右。

David Lipton稱,去年的信貸熱潮又進一步加重了這個問題。他還表示,很多國有企業基本上已經是奄奄一息。

違約潮或導致流動性危機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金融系副主任呂隨啟表示,企業無法還本付息,可以向銀行申請信用貸款。如果連銀行的貸款也無法償還,按現行辦法,會通過債轉股把銀行的債權轉化為股權,這相當於給投資者打了張白條。而銀行資產的減少則會通過印鈔票來解決,最終會轉嫁到通貨膨脹上。

高盛稱,中國應該允許更多低效企業違約,「這對於提高信貸分配過程是必要的」。法興銀行也表示,經濟刺激讓「殭屍企業」得以存活,阻礙了改革進程。但是如果企業違約事件接連出現,從而導致流動性危機,則有可能引發更大的問題。

法國第二大銀行Natixis SA大中華區高級經濟學家Iris Pang認為,地方和中央政府都在努力幫助企業儘可能推遲違約,這種情況還將持續,否則將會有一系列違約事件出現,從而引發信貸緊縮,進而導致流動性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