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傳媒人程翔出席悼念晚會。(文瀚林/大紀元)
資深傳媒人程翔出席悼念晚會。(文瀚林/大紀元)
有參加悼念市民默哀時眼泛淚光。(孫青天/大紀元)
有參加悼念市民默哀時眼泛淚光。(孫青天/大紀元)
六四事件至今27年,雖然有團體另辦悼念活動,但仍有大批市民參與支聯會舉辦的燭光晚會。(孫青天/大紀元)
六四事件至今27年,雖然有團體另辦悼念活動,但仍有大批市民參與支聯會舉辦的燭光晚會。(孫青天/大紀元)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亦有出席晚會悼念六四死難者。(孫青天/大紀元)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毛孟靜亦有出席晚會悼念六四死難者。(孫青天/大紀元)
今年為六四事件27周年,有市民27年間從未缺席悼念活動。(文瀚林/大紀元)
今年為六四事件27周年,有市民27年間從未缺席悼念活動。(文瀚林/大紀元)
最近有大學學生會拒絕出席支聯會悼念活動,但晚會現場仍有不少年輕人的身影。(文瀚林/大紀元)
最近有大學學生會拒絕出席支聯會悼念活動,但晚會現場仍有不少年輕人的身影。(文瀚林/大紀元)
自89年六四屠殺以後,每年有大批市民到維園參與悼念晚會。(潘在殊/大紀元)
自89年六四屠殺以後,每年有大批市民到維園參與悼念晚會。(潘在殊/大紀元)
雖然參加悼念人數有所回落,但支聯會稱收到的捐款較去年增加40萬。(蔡雯文/大紀元)
雖然參加悼念人數有所回落,但支聯會稱收到的捐款較去年增加40萬。(蔡雯文/大紀元)
支聯會公佈是次六四悼念活動出席人數為12.5萬人,為09年以來最少。(蔡雯文/大紀元)
支聯會公佈是次六四悼念活動出席人數為12.5萬人,為09年以來最少。(蔡雯文/大紀元)
昨日在城市論壇,有中共政協稱未見天安門出現屠殺,同場的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斥其「厚顏無恥」。(蔡雯文/大紀元)
昨日在城市論壇,有中共政協稱未見天安門出現屠殺,同場的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斥其「厚顏無恥」。(蔡雯文/大紀元)
相關文章

1989年6月4日,中共軍隊向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平民開槍,被稱為「六四屠城」。自此,維多利亞公園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每年風雨不改,要求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中共專政。走過27年,萬點燭光前晚再次點亮維園。今年各大專院校另辦六四紀念活動,悼念晚會仍有12.5萬人參與,雖然是09年以來最少,但支聯會形容港人的堅持已創造歷史。

今年六四主題是「哀悼民運死難同胞,繼承烈士民主遺志」,由於學聯退出支聯會,11間院校在中大校園舉行六四論壇,港大學生會也另行在校園舉行六四集會和論壇。今年由支聯會常委及一批年青人向民主烈士紀念碑致敬和燃點火炬,象徵薪火相傳。

大專政改關注組成員、應屆港大畢業生唐曉昕在台上發言時激動落淚,強調港大學生會稱六四悼念劃上句號的言論不代表自己,也不完全代表這一代的年青人。「學術自由的討論何時都可以做,但對於六四中共屠城,中共鎮壓自己的人民,這個控訴一定要在今晚。」她表示,她這一代有不少人表示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所以便停止悼念。但她強調,六四關乎正義及人道的問題,所以她和很多青年人更加堅持來到維園,「代表了一種聲音,就是我們不會忘記這個歷史的事實。」

劉銳紹:新聞自由受脅源自江澤民一句話

八九民運期間《文匯報》駐北京記者、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提到,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在六四鎮壓後接見一批左派新聞界領導時,講過一句話:「他當時提出,誰出錢,誰就是老闆,就要聽誰的話……在他這句說話後,大家可以看到,它們(中共)這麼多年來不斷落實這句話,核心是鞏固自己的陣地,同時佔領別人的陣地。所以接下來大家看到,傳統傳媒出現了它們的陣地戰,通過廣告、股權收購、對高層人士的籠絡統戰。」

他最後唱出由自己改寫歌詞的歌曲《一點燭光》最後一句:「盼望你,上路去,哪管風雨狂,凌霄志壯」,勉勵大家不要死心,繼續燃點六四燭光。

支聯會:港人信念堅定

支聯會常委張文光昨晨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出席晚會人數雖然減少,但支聯會收到的捐款有174萬元,比去年增加40萬元,反映出席者對支聯會的支持更加堅定,並堅持平反六四的信念。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則在電台節目中表示,對於應否再悼念六四,是每個人的「良心決定」,無人可以逼別人參加。秘書長李卓人則表示,雖然有人認為晚會「無用」或「不關我事」,但六四悼念讓港人承傳八九民運的反抗意識,「27年來一個很大的意義就是,香港人反抗意識來自哪裡?其實這一晚是有作用。」

政協稱未見屠殺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嚴詞批評

另外,昨日港台節目《城市論壇》上,中共全國政協張家敏引用書籍聲稱沒看到當年天安門發生屠殺事件,遭到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嚴詞批評。

全國政協張家敏在論壇展示多本六四有關的書籍,聲稱當年八九民運學生皆稱當年沒有看到屠殺的事實。此番言論遭支聯會主席何俊仁的嚴厲指責,「你有沒有看過許多香港人的口述歷史,親眼看到中槍的市民跌倒在他身邊,看到木樨地長安大街死了多少人,多少人是透過很多國際傳媒的報道,這個東西我想共產黨到現在都不敢說的,是你今天還可以如此厚顏無恥說這些話!」何又說,如果中共真的無懼,就應該展開公開調查,「現在連那些天安門母親去悼念拜祭自己的子女都怕得要死,你還在這裏說這些話,我真的覺得你很『厲害』和很『佩服』你的。」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鍾樹根稱自己當年曾加入支聯會,但發現支聯會的目的只是推翻中共,於是退出。何批評民建聯多年來都是同樣的立場,「中國結束一黨專政有甚麼了不起和奇怪的?就是多黨一起競爭而已,國家難道會亡嗎?沒了共產黨,我說共產黨統治中國死了七、八千(萬)人呀!你知不知道大躍進、文革死了多少千萬人呀?」

鍾樹根反駁支聯會是否想將中國「變成伊拉克、阿富汗」。同場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質問鍾,應先問中國為何變成伊拉克和阿富汗。

黃台仰表示,11間大專院校聯校舉行的六四論壇是標誌性象徵,他指支聯會一直以中國人的身份爭取民主,不少年輕人抗拒中國人的身份,所以選擇到論壇。何俊仁回應說,前晚有12萬5千人到維園參與燭光晚會,坐滿6個足球場,可以見到不少市民對大是大非的問題有堅持。他說參與晚會的人是經過思考才出席,說黃台仰反對支聯會不緊要,但不要傷害參與的人。

另外,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承認今年出席人數少於去年,但籌得款項卻比去年增加40萬元至174萬元,他相信除了反映參加集會的市民對支聯會的支持力度加大之外,與六四紀念館擴館籌募經費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