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六四」29周年,香港支聯會依照傳統在六四前夕舉行遊行,在中共官員及建制派威脅不能高叫「結束一黨專政」口號下,昨日叫得最多的正是此口號,同時不少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參與遊行,無懼不能參選的威脅。在酷熱的天氣下,仍有過千人參加,當中有中港青年表明不喜歡共產黨,應該「結束」它。

今年紀念六四主題是「悼六四、抗威權」,香港連續第11天酷熱,再刷新歷年來5月最長酷熱紀錄。民間氣象組織「地下天文台」指,中午近12時,部份市區體感溫度超過攝氏40度,而坪洲的體感溫度更一度高達44.5度,提醒市民戶外活動可能會熱衰竭。

不畏強權爭取平反六四

支聯會昨日在酷熱天氣下舉行愛國民主大遊行。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強調會堅持高叫「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包括支聯會一直堅持的五大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他重申為了實踐民主中國必須「結束一黨專政」,中國人民才能有長久的和平,才能享受自由。對於一些建制派人士稱不能再叫「結束一黨專政」,他批評有人想威脅香港人:「有人想威脅香港人,胡言亂語、假傳聖旨,我們覺得這些人是非常無恥,我不相信他們講的話有甚麼法律根據。但就算有甚麼後果,我們都願意面對。所以我們會繼續高聲叫出我們的信念、我們的口號,包括結束一黨專政。」

何俊仁表示,參加遊行的人數多寡不是問題,重要的是仍有市民繼續堅持,只要六四一日未平反都會繼續爭取。對於有青年學生不參與六四活動,他認為香港是多元社會,有不同的想法沒問題,但仍有不少青年會出來參加。

何俊仁其後在台上發言時指,29年來走過漫長艱辛的路,中間遇到不少打壓和威脅,但今日他們仍然堅持,因為信念和勇氣,也因為正義是站在他們一邊。雖然有人威脅不可再叫「結束一黨專政」口號,但他們不畏強權、不怕打壓,直到八九平反,直到共產黨還政於民。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強調會堅持叫「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會不畏強權、不怕打壓,直到平反八九學運,直到共產黨還政於民。(李逸/大紀元)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強調會堅持叫「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會不畏強權、不怕打壓,直到平反八九學運,直到共產黨還政於民。(李逸/大紀元)

副主席蔡耀昌宣讀遊行宣言指,大陸人權、自由、民主、公義,不斷倒退、惡化。許多維權律師及人士仍然被拘捕、被失蹤:「當中包括胡石根、秦永敏、黃琦等民運鬥士,亦包括被失蹤超過一千日的王全璋等維權律師,亦有年輕一代的人權捍衛者,例如珠海的甄江華等;他們前仆後繼地『奮起叫嚷』,就是繼承八九民運精神的活生生寫照,值得我們致以崇高敬意!」他又說,現時叫口號的代價越來越大,並帶領參與市民高叫「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

遊行隊伍下午3時從灣仔修頓球場出發途經金鐘道、皇后大道和西邊街等,以中聯辦為終點,向中共政府表明平反六四的決心。多個民主派政團,包括職工盟、民主黨、公民黨和社民連等都有參加遊行。有市民手持寫有「抗威權」的海報及紙製坦克車,要求平反「六四」。梁國雄和古思堯則照舊抬棺材道具抗議中共屠夫政權。

多個民主派政團參加遊行,圖為民主黨。(李逸/大紀元)
多個民主派政團參加遊行,圖為民主黨。(李逸/大紀元)

有市民手持寫有「抗威權」的海報及紙製坦克車,要求平反「六四」。(李逸/大紀元)
有市民手持寫有「抗威權」的海報及紙製坦克車,要求平反「六四」。(李逸/大紀元)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指港人堅持29年平反六四的意義是:「香港是中國的地方中,唯一可以悼念六四、追究屠城責任的地方,這個是很有象徵意義的,因為香港人這種堅持,令到我們的民族不至於會失去了良知,忘掉歷史。所以我認為香港人,尤其是在六四當晚一定要堅持出來,在維園點起燭光,將這個良心的燭光繼續、持續地延續下去。」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指香港是中國的地方中,唯一可以悼念六四、追究屠城責任的地方,具有象徵意義的。(李逸/大紀元)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指香港是中國的地方中,唯一可以悼念六四、追究屠城責任的地方,具有象徵意義的。(李逸/大紀元)

中港青年冀結束中共政權

來自廣州的26歲蔣先生表示特地來港參加遊行,因為六四晚會當天沒有假期:「想出來支持一下香港的民主運動,以及支持中國人反抗中共專政。」他批評當年中共出動軍隊鎮壓和平請願的學生:「我覺得共產黨已經不敢再提這件事,他們覺得很害怕,我不理它殺了多少人,各有各的說法。反正屠殺就是不對,對自己的人開槍…」,他強調不僅是要平反六四,還要結束中共政權:「最好直接將中共結束,直接將這個政權結束,來一個新開始,真正的新中國。」

目前是研究生的他,小時候父母曾帶他來港參加六四燭光晚會,但印象模糊。他很羨慕香港能自由地悼念六四,「我們大陸人都非常感謝,有香港的存在令到更多大陸人知道此事,下一代也知道這件事,非常感謝香港人這樣做。」他透露自已經常翻牆看大紀元和新唐人,及上大紀元網站聲明三退。

來自廣州的26歲蔣先生表示特地來港參加遊行,他強調不僅是要平反六四,還要結束中共政權。(蔡雯文/大紀元)
來自廣州的26歲蔣先生表示特地來港參加遊行,他強調不僅是要平反六四,還要結束中共政權。(蔡雯文/大紀元)

13歲的許同學手持「平反六四」標語,他表示跟父親一起來遊行:「想學一下六四的歷史和知道遊行是怎麼回事。」他認為中共不應屠殺學生,因為學生們只是出來講政府不好的地方希望改正,他並表示不喜歡共產黨:「不喜歡,因為我平時看很多的youtube,看到共產黨很不好,屠殺學生市民。」

13歲的許同學認為中共不應屠殺學生,並表示不喜歡共產黨。(蔡雯文/大紀元)
13歲的許同學認為中共不應屠殺學生,並表示不喜歡共產黨。(蔡雯文/大紀元)

21歲的潘小姐就讀教育大學,她表示從長輩及老師知道六四事件的經過,認為有責任將六四真相繼續傳承,爭取平反六四:「我覺得這個暴力行為,這樣的武力鎮壓是不能接受的。無論基於甚麼理由都應該站出來講。」她不滿中共近年來不斷地干預香港事務:「我們是兩個制度,不能說一國大於兩制,中共應遵守承諾,我們應該有自己的制度及司法。」她強調會參加六四燭光悼念晚會:「以後都是。」

教育大學學生潘小姐表示,自己有責任將六四真相繼續傳承,爭取平反六四。(蔡雯文/大紀元)
教育大學學生潘小姐表示,自己有責任將六四真相繼續傳承,爭取平反六四。(蔡雯文/大紀元)

家長:為下一代不可放棄

70歲的退休教師駱先生指,自己只有一次在國外沒參加六四紀念活動,其餘年年都參加。他強調自己要作為榜樣給學生看,他說做中國人民不是中國人民共和國人民,要以史為鑑,不能隨便刪改歷史,對於有青年學生認為平反六四與自己無關,他認為需要再教育。他認同要結束一黨專政,應該容許有不同的聲音,不要獨裁。

有部份父母帶同子女遊行,鍾女士在酷熱天氣下帶同2個女兒上街,她認為中共必須承擔罪責:「我認為一個屠夫政權它殺害人民的罪行的時候,其實都應該面對自己的罪責,六四一天未平反,我都會出來,希望它都要眼睜睜面對自己的情況,不要逃避責任,所以我們真的要走出來。」面對香港一國兩制逐漸被侵蝕,她強調上街正是為了下一代:「我不可以放棄,否則的話,他的生活會更加慘。如果我們遺忘的話,如果我們指證罪行的勇氣都沒有的話,他們怎樣生活?所以我們更加要走出來。」她強調必須結束一黨專政,才能建設民主中國。

鍾女士帶同兩個女兒上街,她指中共必須承擔罪責,又強調上街是為了下一代。(蔡雯文/大紀元)
鍾女士帶同兩個女兒上街,她指中共必須承擔罪責,又強調上街是為了下一代。(蔡雯文/大紀元)

遊行隊伍下午5時許抵達終點中聯辦,遊行人士將「結束一黨專政」的貼紙及宣言貼在中聯辦外。梁國雄等人則將棺材道具放在中聯辦門前,並為死難者默哀。雷玉蓮等人則在門前拜祭,燒冥紙及燒黨旗。

大會表示有1,100人參加,警方說,遊行最高峰有610人參與。何俊仁對遊行人數表示難得及欣慰,他說在炎熱天氣下,仍然有很多人參與,不受恐嚇及威脅,表達堅定平反六四的心願,希望六四集會一如以往有大批市民出席。◇

遊行隊伍下午5時許抵達終點中聯辦,遊行人士將「結束一黨專政」的貼紙及宣言貼在中聯辦外。(蔡雯文/大紀元)
遊行隊伍下午5時許抵達終點中聯辦,遊行人士將「結束一黨專政」的貼紙及宣言貼在中聯辦外。(蔡雯文/大紀元)

梁國雄等人將棺材道具放在中聯辦門前。(蔡雯文/大紀元)
梁國雄等人將棺材道具放在中聯辦門前。(蔡雯文/大紀元)

雷玉蓮等人則在門前拜祭,燒冥紙及燒黨旗。(蔡雯文/大紀元)
雷玉蓮等人則在門前拜祭,燒冥紙及燒黨旗。(蔡雯文/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