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將在下月就中國的人權狀況,進行第三輪普遍定期審議工作,並於下周在瑞士日內瓦舉行前期會議,與非政府組織會面。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支聯會和職工盟等組織將派代表出席前期會議,冀聯合國施壓中共儘快批准實施《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立即釋放所有被捕維權律師及勞工團體成員等異見人士。團體亦關注中共對宗教的鎮壓,包括新疆百萬人被勞改等。
 
身兼支聯會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的何俊仁指,現在中國政治越來越倒退,很多人民的基本權利被剝奪,「整個中國現在的政治越來越倒退,越來越專制,對人權帶來越來越全面而強硬的鎮壓,使很多人民的基本權利不止受到威脅,很多被剝奪。」

他特別提到中共當局至今未批准實施《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違反其多番對國際社會作出的承諾,「中國政府縱使是在1998年簽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到現在仍無經過人大確認。所以其後果或意義是,似乎好似認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原則,但它不願意履行其作為簽署國的責任。因為當你確認之後,需要遞交報告書及接受監管,即它不會接受聯合國這方面的調查。」

批中共依法治國只是幌子

何俊仁又批評近年中共打壓律師不遺餘力,等同向法律開戰,所謂「依法治國」只是幌子。何舉例,當局打壓手段包括以長時間審前羈押扣留律師,如王全璋被羈押超過1,100日仍未受審或釋放。所謂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多是基於國家安全的理由,由執法人員指定羈押地點,家屬無從得知被指定監居地點,形同失蹤,亦剝奪了當事人與律師會見權利。其它手段包括使用酷刑、不公平審訊、強逼失蹤、以行政處罰及年檢威脅律師執業權和生計等。

何痛斥中共極權制度反文明,「大家看到這個政權對人民極度的鎮壓,其實是回到極權時代,不止是一個專制政府,是一個走向極權的政府,它對人民的自由打壓是無底線,完全是不文明,是一個反文明的制度。我們今次去聯合國會用這些個別個案去顯示人權狀況的嚴峻。」關注組促中共釋放所有被羈押維權律師,停止因律師代理敏感案件吊銷其執業證。

促修改工會法保障工人

有份在前期會議上發言的職工盟代表林祖明表示,大陸勞工團體長期受到官方打壓,如於2015年廣東約25名勞權人士因協助組織工人維權被公安帶走問話,當中7個勞工維權人士被刑事拘捕或被判刑。最近的深圳佳士工人案中,亦有多名工人領袖和學生在抗爭過程中被捕。他促中共當局必須修改《工會法》,保障工人能合法行使組織工會的結社自由,捍衛工人罷工權和集體談判權,並取消《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釋放被捕的行動者和勞工團體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