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在大陸,銀行卡被盜刷的新聞屢見不鮮,受害者少則被盜刷數千元(人民幣,下同),多則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媒體最近曝光有銀行內部人士向犯罪團夥提供銀行卡號、手機號、身份證號碼等信息。這是一個龐大的利益鏈遍佈全國多個省市。有評論指大陸銀行黑幕重重,已危及大陸民眾基本的財產安全。

海口市的一名普通職工李女士,前後將10萬、15萬元分別定期存入銀行,然而一年多以後卻發現這兩筆定存的錢和3萬多元利息都消失了,辛辛苦苦賺的血汗錢存在銀行裏卻沒了。

哈爾濱一位林女士的手機突然接到兩條信息,顯示她銀行賬戶裏的4萬元,被兩次「消費」了,卡裏只剩下1.8元。她說,她的銀行卡和身份證都在身邊,可是錢卻被盜刷了。

大陸媒體記者經暗查發現,盜刷卡團夥掌握了大量的銀行卡信息,幾乎涵蓋中國所有省份,其中上海38,000條,山東150,000條,浙江40,400條,總量足足有上百萬條,並涉及到身邊的各大銀行。經驗證,發現這些信息都是正確的,包括銀行卡的密碼。

這些個人最機密的信息怎麼會流出去呢?近日媒體曝光,一夥被抓的盜刷銀行卡犯罪人員供述,有銀行內部人士向其提供銀行卡號、手機號、身份證號等信息。

該報道稱,以前各種關於盜刷卡的報道,如改裝POS機、改裝ATM、偽基站電信詐騙、高端木馬等,都不如銀行內鬼提供的完整數據源來得快,這是造成現在大規模的信息洩露的根源。

銀行身為「國家金融機構」,近年來卻頻繁出事,內外勾結,致使民眾血本無歸,賬戶存款不翼而飛。甚至通過銀行櫃檯去辦理的業務也會出事。

櫃檯存款不翼而飛

《錢江晚報》2015年12月6日報道,儲戶一年前在銀行櫃檯辦理的存款單,一年後被告知這些存款單都是假的。受害者為5位浙江紹興的儲戶,他們共損失2,323萬元。

浙江儲戶袁園2014年11月3日,在山東濱州市濱城區農村信用合作社渤海五路分社存入350萬元,為一年定期。到期後該銀行工作人員稱存款單是假的,賬戶中也沒錢。袁園出示的銀行卡交易明細顯示,2014年11月3日,轉賬存入350萬。據悉,當天巨額存款就被人以現金提取,網點顯示是濱城區渤海五路分社,並標註有操作員號。

除袁園外,從2014年10月開始,有大約11名儲戶都在該銀行辦理存款手續,每人存款金額從百萬元到千萬元不等,總金額高達約6,200萬元。這些儲戶都是通過中介人在該銀行辦理了「貼息存款」業務。

浙江杭州聯合銀行有42名儲戶銀行存款9,505萬元,被銀行櫃員在20多天內轉入他人賬戶,這些儲戶賬戶上的存款一分錢都沒有剩下。浙江義烏劉先生,存入某國有大行250萬元,最近發現存款也沒了,賬戶上只剩4元錢。

除個人外,企業也不例外。在武漢,包括東風汽車公司社會保險中心在內的多家大企業6.3億元銀行存款被盜取,涉及中國建設銀行、中信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廣發銀行、華夏銀行等6家銀行。

這次武漢多家大企業銀行存款被盜案件,是在「操盤人」(即主犯)、中間人、銀行內鬼和存款企業相關負責人等各角色密切配合下完成的。操盤人先與銀行內鬼勾結,在銀行內設計好作案流程,由中間人介紹存款企業,將企業存款存到指定的銀行,再由銀行內鬼採取偽造金融票證、私刻存款單位銀行預留印鑑等手段挪走資金。

在武漢的案件中,有1億元銀行存款中,存款單位財務總監獲得650萬元的好處費,中介方獲得使用一部份資金以及高昂中介費,而銀行內鬼獲得45萬元的好處費,當然,大頭都被「操盤人」拿走。

盜賊猖獗「內鬼」起到關鍵作用

在上述銀行存款被盜案件中,銀行內鬼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可是,為甚麼銀行內鬼敢冒著被判刑坐牢的危險呢?其實,銀行內鬼並不認為自己會坐牢,因為私自挪用銀行儲戶存款的行為,在銀行已不是甚麼秘密了。大家都在做,就不以為是犯罪了,而且出事被抓的往往是少數不走運的人而已。

時事評論員任重認為,「內鬼」之所以猖獗,是因為犯罪成本低。首先銀行監管不力,「內鬼」作案都不是第一時間被發覺,結果膽子越來越大,犯罪金額越來越高。其次警方的不作為,甚至同流合污更給「內鬼」壯膽。受害儲戶很多報案都不了了之。

大陸就是這樣無法無天。雖然《儲蓄管理條例》中明確表示,「國家憲法保護個人合法儲蓄存款的所有權不受侵犯」,而且工商銀行、農業銀行等銀行也有對存款的保管責任規定。但對存款冒領、丟失應如何處理均沒有具體規定。所以,儲戶賬戶存款丟失後,索賠追回幾乎不可能。

任重表示,財產安全是人權的基本內容之一。但大陸民眾存在銀行的錢,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足以見得大陸社會已經混亂到何種程度。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除了法律不健全、有法不依,最關鍵的是人們沒有信仰,不相信善惡有報,才甚麼壞事都敢做。而讓大陸人失去幾千年來優秀中華傳統文化的正是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