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如果整個社會都不能氣定神閒,不能處於一種靜思的狀態,普遍不能入定、不能沉思,就難於有卓越的思想和智慧成果,因為人類思想和智慧的源頭,一定不會是在渾渾噩噩、神不守舍的狀態下產生的。

當代中國人群體,顯然都有很強烈的焦慮心和憂慮感。幾個月前,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知識界人士跟筆者說,中國人好像隱隱約約的,都在等待著、擔心著、期望著有甚麼大事的發生。當然,絕大多數人也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情,就是感覺到那麼一種氛圍。而在這種焦慮的等待、擔心和期望之中,就很難有閒情逸致,而大多是神不守舍、憂心忡忡。憂心忡忡的狀態下,有的人就會今朝有酒今朝醉、及時行樂、花天酒地,把人生最後的一點陰德都消耗殆盡;還有的人,在迷茫中隨著世風、每況愈下,離恬靜的狀態漸行漸遠。

如果整個社會都不能氣定神閒,不能處於一種靜思的狀態,普遍不能入定、不能沉思,就難於有卓越的思想和智慧成果,因為人類思想和智慧的源頭,一定不會是在渾渾噩噩、神不守舍的狀態下產生的。孫中山先生在《建國方略・知行總論》中說,「三代以前,人類渾渾噩噩,不識不知,行之而不知其道。」

很多有識之士都指出,當代中國人太過於浮躁,個人是這樣,族群、團體、乃至政府、國家也都是這樣,整個社會充滿了一種強烈的、濃郁的焦躁、急於求成、急功近利的心理。不能氣定神閒,這種情況在中國的學術界、企業界、藝術界屢見不鮮。
一次,從來自大陸的一個研究員、一位頗有成就的高級知識份子那裏,得知中國有個很滑稽的稱謂,叫甚麼「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它似

乎被廣泛使用。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時,覺得很奇怪,以為聽錯了,高級工程師的名字不就是很好聽的嗎?為甚麼非要冠以「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呢?難道還有「講師級高級工程師」或「講師級中級工程師」、「助教級初級技術員」嗎?真是奇怪和滑稽得很。這個國家是不是也還有甚麼「工程師級的教授」、「技術員級的講師」呢?教授和工程師,這兩個稱謂,一個是教育界的職位,一個是工程界的頭銜,有甚麼必要聯繫起來呢?真有些牛頭不對馬嘴。

當然,這個現象之所以出現,跟中國社會的體制看來有密切的關係。究其根源,是中共在「共產、均富、大同」的欺騙和幌子下實施的、森嚴的等級制度,它把學術團體、教育界、事業單位的級別全都跟政府級別聯繫起來,甚麼「省部級」、「軍區級」、「縣團級」的,害得知識份子對官員和官銜心馳神往、唯唯諾諾。在這種極端的急功近利、趨炎附勢的心態下,怎麼可能會讓知識界氣定神閒、專心致志的在象牙塔內鑽研呢?

不能氣定神閒、實事求是,已經不是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民族、整個國家的問題,是一個國家和民族整體陷入嚴重的浮誇、張揚和躁動的狀態的問題了。中國的工業界做出一點點甚麼東西,就大吹特吹「趕超世界先進水平」,「填補甚麼甚麼空白了」等等。

直到中國總理一句「圓珠筆芯都做不出來」,才一時間大家都目瞪口呆、啞口無言。仔細看看,中國所謂的在某一個領域趕上了美國,其實只是做出了歐美20年前、30年前就有的東西,中國現在才有,就急不可耐的說「趕上發達國家的水平了」云云,其實根本不是這麼回事。中國「圓珠筆芯都做不出來」其實不是最嚴重的問題,中國連抽水馬桶都不能普及,如廁問題不能解決,學校校車不能普及,互聯網形同虛設,自來水不能飲用,空氣不能呼吸……這才是最需要優先解決的問題!

中國造的汽車,核心的發動和電子控制設備,沒有一樣是中國人自己可以製造的;中國以高鐵沾沾自喜,但那是日本人50年前的東西,中國只學了一點皮毛,開始在國際市場以廉價推銷,就自以為了不起。日本高鐵安全運行50多年,載運旅客100億人次,沒有一個人因為高鐵事故死亡。沒有一個人!不怪得中國屢屢推銷高鐵,高鐵合同屢屢出問題。誰能放心讓自家事故頻頻的人,給別人建高鐵呢?當中共還在用航天成果來為自己塗脂抹粉的時候,動輒以「除了美俄之外的第一個……」自詡的時候,美國的航天業已經進入私人領域,兩個私人公司發射的火箭,其重複使用性等先進技術,已經超過許多國家級的航天機構了。

美國社會的科技的確是夠發達的了,其發達的程度,中國恐怕再有幾十年也趕不上,因為美國科技發達的背後,除了研發的巨大投入之外,還有整個社會的環境因素、人民的質素、教育的支持和競爭的機制等等許多方面的保障。中國社會沒有鼓勵和保護創新的環境,在道德淪喪的社會裏人們不尊重別人的智慧成果,中國的高等教育僵化而滯後,公平競爭的意識因為壟斷集團、利益集團的操控而被扼殺,又怎麼能真正趕上西方社會呢?

但即使美國社會科技如此的發達,人們對科技發展的態度,也確實是非常的客觀、平和,沒有把甚麼「科技成果」當成甚麼了不得的事情。除了科技方面的極客(Geeks),大部份美國人根本不在意甚麼尖端科技如何如何,而意識清醒的人們,更在時刻提醒科技對人類的危害、如何防範科學、科技對人類的誤導,和在無神論的危害下科技陷入的歧途。

許多中國人到了美國,發現美國「很不發達」,高樓大廈不多,到處都是綠地和花園,但空氣新鮮,環境優美。關注科技的人可以從矽谷、高科技園區發現最新的科技;關心社會的人可以從小鎮的排屋(Town Hall)看到人們平等的與總統候選人對話;這就對了,這才是真正的美國!在這樣的國家和社會裏,人們才能真正安靜、平淡的生活,才能悠然自得和氣定神閒。(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