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人行最新數據顯示,1月新增人民幣貸款和M2增速超過預期。有機構分析師認為,1月外貿大幅萎縮與貨幣超發形成鮮明對比,或累積人民幣長期貶值風險。

人行2月16日(周二)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1月份中國新增人民幣貸款及社融增量1月雙雙創出單月新高。

數據顯示,1月份當月新增人民幣貸款2.51萬億元,1月末廣義貨幣供應量(M2)同比增長14.0%。

上述M2增速及新增貸款均高於市場預期,也高於去年12月份。

1月末M2的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高0.7個和3.2個百分點。

此外,1月末狹義貨幣(M1)同比增長18.6%,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高3.4個和8.1個百分點。

1月末流通中貨幣(M0)同比增長15.1%。

數據顯示,1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3.42萬億元人民幣,比上月同期多1.61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37萬億元。

降準減息可能性降低

路透社2月16日報道,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稱,貸款增加很多是預料中事,主要是表外轉回表內和境外轉回境內。以前大量信貸留在海外,現在因匯率壓力很大,一部份海外的融資需求轉回境內了。

三菱東京日聯銀行(中國)首席金融市場分析師李劉陽表示,政策方面,短期內出台降准和減息等寬鬆政策的可能性不大。下一個政策窗口可能要出現在4月份,待一季度形勢明朗後再做定奪。近一段時間人民幣匯率貶值壓力略減,預計人行會通過公開市場逆回購和MLF滾動操作等,來維持市場的基本穩定。

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王洋認為,1月M2和M1增速都太高,會限制今年貨幣政策空間。現在看,人行1月堅持不降准也有道理。短期內降准、減息的概率在下降。未來不排除對沖外匯佔款減少而降准的可能,也可以用MLF等其他手段補充。

貨幣超發 累計長期貶值風險

海通證券宏觀姜超、顧瀟嘯表示,與貨幣超增形成鮮明反差的是,1月外貿大幅萎縮表明經濟依舊低迷,反映貨幣繼續超發,積累長期貶值風險。人行四季度貨幣政策報告明確表示降准或導致資本外流、加大匯率貶值壓力,降准等寬鬆貨幣政策或繼續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