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1999年11月的一天,一個消息震動整個俄羅斯,那就是普列漢諾夫的政治遺囑被從巴黎銀行的保險箱中拿了出來。

這份遺囑寫於1918年5月,也就是俄國「十月革命」後不到半年的時間,而這份遺囑的作者格奧爾基•瓦連廷諾維奇•普列漢諾夫是俄國馬克思主義之父,是列寧的導師。

他曾與馬克思還有恩格斯一起作序出版過《共產黨宣言》。 

可是讓當時的人意想不到的是,當普列漢諾夫寫完自己的遺囑之後,卻把它放到了巴黎銀行的保險箱之中,禁止任何人看,並留下遺言:我的遺囑在俄布(俄國布爾甚維克)執政的時候不許發布,當俄布和俄布的國家不在了的時候才可以公布我的遺囑。

說完之後不久,普列漢諾夫便與世長辭了。

1991年12月25日,當柏林牆轟然倒塌蘇聯煙消雲散之時,人們卻忘記了普列漢諾夫在1918年時留下的遺言。直至1999年巴黎銀行在清理二戰中遭納粹洗劫的猶太人財產檔案之時,才意外地發現了普列漢諾夫的那份已經在保險箱中藏了81年的遺囑。

巴黎銀行方面按照信封上的約定把信交給了俄羅斯方面,因為信上要求蘇俄方面開啟。

當俄方有關人員打開已發黃的信封,取出信紙看完普列漢諾夫的遺囑之後,每一個在場的人臉色都白得嚇人,他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這份「恐怖」的遺囑上所寫的一切。於是俄方緊急動員了一切的可能手段驗證這份遺囑的真實性,他們化驗了信紙和墨水,然後又用計算機掃瞄了檔案中普列漢諾夫筆記中的字跡。可是所有的一切都沒有問題,這份遺囑確實出自普列漢諾夫之手,而且書寫日期確實是在1918年。

普列漢諾夫的遺言:

一、隨著生產力的發展,知識份子的隊伍比無產階級增加得更快,在生產力中的作用躍居首位,在電氣時代,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專政理論將會過時。

二、布爾甚維克的無產階級專政將迅速演變成一黨專政,再變為領袖專政。而建立在欺騙和暴力基礎上的社會,本身就包含著自我毀滅的炸藥,一旦真相大白,便會立刻土崩瓦解。

三、「布」黨將依次遇到四大危機:饑荒危機、意識形態危機、社會經濟危機和崩潰危機,最後政權土崩瓦解,這一過程可能持續數十年,但這個結局誰也無法改變。

四、國家的偉大並不在於它的領土甚至它的歷史,而是民主傳統和公民的生活水平。只要公民還在受窮,只要沒有民主,國家就難保不發生動盪,直至崩潰。

摘錄自: 辛子陵:十月革命的兩副面孔

普列漢諾夫說:「我從馬克思逝世時起,尤其是本世紀初起對歐洲資本主義發展所作的觀察表明,資本主義是一個靈活的社會結構,它對社會鬥爭作出反應,不斷變化、人道化,朝著接受和適應社會主義個別思想的方向運動。既然如此,資本主義就不需要掘墓人。在任何情況下,資本主義的未來令人欣羨。野蠻的民族資本主義,野蠻的國際資本主義,有民主因素的自由主義資本主義,自由民主主義資本主義,有發達的社會保障體系的人道民主主義資本主義——這是資本主義演進可能出現的幾個階段。

我認為設有必要嘗試預言資本主義最後階段的具體特點,在這一階段中資本主義因素和社會主義因素可能長期並存,相互競爭,互為補充,在此後資本主義可能自己會緩慢地、毫無痛苦地死亡,但為此至少需要一百年,也許幾百年。

——格•瓦•普列漢諾夫最後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