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作為資源型大省的山西一度佔中國70%的煤炭產能。(網絡圖片)
一直以來,作為資源型大省的山西一度佔中國70%的煤炭產能。(網絡圖片)
相關文章

在中國有不少因資源而興起的城市,由於過度依賴資源優勢而造成經濟構成單一,當資源價格出現下行時,危機也由此而生。包括呂梁市在內,中國不少資源型城市面臨轉型困難的問題。

山西呂梁市因煤炭及其相關產業聞名,在其2.1萬平方公里的市域總面積中,含煤面積高達1.1萬平方公里。在2001~2011年的煤炭黃金10年裏,呂梁依靠優質煤炭出現井噴式發展,GDP維持著兩位數增速,多年成為省內第一。

不過在近兩年,呂梁經濟卻經歷了過山車式的反轉。從山西地級市經濟增量的正數第一成為倒數第一,從接近兩位數的增速到下降,呂梁經濟在2015年經歷過山車式的反轉已成定局。

一直以來,作為資源型大省的山西一度佔中國70%的煤炭產能。隨著煤炭業不景氣,2015年上半年,山西9個市、86個縣級財政出現下降,50個縣收入降幅達到20%。

86%地方政府發不出薪水

呂梁某縣委書記近日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借錢發工資數年前就是常態了,工資開不出來肯定會出現不穩定因素,只能去借錢。以前個別企業手裏還有錢可借,但現在企業也自身難保,只能是想辦法從其他資金裏挪些過來發工資,一旦連這樣的資金也沒有,那只好欠著了。」

有陸媒近日報道稱,在山西省的119個縣中,有103個縣(佔86%)因地方財政困難發不了工資。據上述官員透露,山西某地政府多年來一直向其管轄的某企業借貸度日,在還不上錢的情況下,便大開綠燈讓其拿地,導致當地大部份拍賣土地,全在該企業主名下。

當地有知情人士透露,為了緩解財政壓力,地方政府甚至逼迫資金鏈本來就緊張的煤企提前繳納資源價款,「地方政府找來銀行,讓煤企以煤礦手續等作保貸款,用於繳納資源價款。」

嘗試轉型 效果甚微

有分析人士認為,山西一直受困於一煤獨大的資源型經濟結構,隨著煤炭市場持續蕭條,該省經濟增速已經由10%左右的高速增長下行至7%,煤炭需求下降是山西經濟結構調整中最大的難題。

此前山西多地也曾嘗試轉型,可效果甚微。呂梁曾經標竿為經濟轉型的一號工程差點爛尾。2010年開工建設的汾酒園區,曾被譽為山西轉型標竿工程,按照該規劃,汾酒園區的面積5平方公里,投資50億元,計劃3年後建成。

2013年底,建設中的汾酒園區多生變數:資金鏈斷裂,工程停工;多名投資者被抓入獄;專案主要負責人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2015年4月,停工一年多的汾酒園區在新的注資下勉強再開工。

山西一位官員表示,「面對轉型,地方官員的壓力極大,讓企業家上馬從未涉足過的行業。這樣象徵性的投資在行情好時,老闆們被迫跟做慈善一樣象徵性的投資,也不上心去管理經營;行情稍有下滑,投資就跟不上了,不少所謂轉型項目就這樣打了水漂。類似的半拉子轉型工程在山西不在少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