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局勢稍緩,俄烏談判可能出現曙光,俄方代表稱雙方在核心議題上立場已經無限接近,石油價格迅速回落,VIX上周連跌五天,為美股帶來了2020年11月以來的最佳單周表現,港股更在大跌之後出現了一輪報復性反彈。上周另一重大事件就是聯儲正式開啟了加息周期,美國兩年期國債利率逼近2%心理關口,十年期利率則在FOMC點陣圖發布後一度飆升到2.24%的超高水準,然後輾轉回落至2.14%。

長短債利差繼續處在歷史低位,分析員預計2,300億美元資金會從債市流向股市。美元指數跟隨美債利率,先升後回落。布倫特石油價格在上周前兩天大跌, 但是星期三暴漲突破100美元,並將強勢維持住了。黃金價格在星期三曾經有一個升勢,但是維持乏力。國際能源組織呼籲減少汽車和飛機旅行,以減輕俄羅斯石油禁運所帶來的能源緊張局勢。中美兩國首腦于星期五進行了視訊會議。

美聯儲在FOMC會議後宣佈加息2,揭開了貨幣環境正常化的大幕。加息25點,完全反映在市場預期裏的政策舉動。在利率點陣圖上,聯儲則作出略微鷹派的姿態,FOMC成員預期今年剩下的九個月裏再加息六碼,明年加息三碼。這個預期和去年十二月時候相比確有巨大的差異。

由於聯儲去年對通脹形勢有誤判,選民對控制物價的呼聲也很高,聯儲暗示在未來不久會有一次50點的大加息,我相信這個會在五月份的FOMC上發生。鮑威爾還強烈暗示,縮減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已經不遠了,筆者相信這也會在五月份發生。

汽油價格和一年前相比已經大幅攀升,這使得CPI通脹在二三月見頂之後還會在高位橫行,遠遠超出2%左右的政策目標。更要命的是聯儲以too tight來描述就業市場,這與半年前的表述不同,與今年初的表述也不同,聯儲在暗示比較迅速、猛烈的加息活動。

但是美國經濟的復甦並不牢靠,看看聯儲自己的預測變更便明白。聯儲大幅下調今年的GDP增長,從4.0%改為2.8%,核心PCE從2.7%上調到4.1%。看得出聯儲對經濟前景也不是很有自信,所以他先將重心放到通脹上,過了中期選舉後也需要根據屆時的經濟形勢再作微調,據此筆者預言的美國加息前快後慢,兩年內結束。

股市並不怕加息。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美國共有12個加息周期,其中11個加息周期S&P500都是上升的,其中一半甚至年化回報是雙位數的。政策加息的原因,往往是經濟太好,就業形勢太好,帶出通脹,帶出好的企業盈利。不過希望鮑威爾的聯儲可以較好地與市場溝通,令資金更好地預期、量化和對沖加息風險。

烏克蘭和俄羅斯談判取得了重大進展,雙方同意就十五個議題進行詳細談判,包括在烏克蘭宣佈中立化和大幅削減武裝的情況下,俄羅斯撤出在烏克蘭的軍隊,雙方停火。俄方代表稱雙方在核心議題上立場已經無限接近了。

原本舉步維艱的俄烏談判,為什麼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重大突破的可能呢?首先,俄羅斯軍隊將閃電戰打成了消耗戰,俄軍的燃料、彈藥、供應都面臨巨大的挑戰,西方經濟制裁令俄羅斯經濟遭受重創,普京萌生退意。

至於西方雖然在經濟制裁上贏得先手,但是能源和食品價格急升。美國和歐洲的食品通脹都是四十年來未見的,汽油通脹也是四十年來未見的。美國今年11月有中期選舉,法國4-5月份有總統選舉,遏制物價連環上漲已經成為政治任務了。

而且俄烏衝突正在製造新一輪供應鏈危機,衡量能源和工業商品的標普高盛商品指數創下金融危機後的新高。俄羅斯在石油、天然氣、貴金屬、工業金屬、農產品領域在初級產品市場都佔有舉足輕重的市場份額。西方制裁製造出的供應缺口根本不是短期可以填補的,勢必通過數量和價格兩條管道向中下游傳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