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4日,是美國總統拜登要求情報部門90天內向他提供病毒溯源報告的最後期限。

8月23日,白宮新聞發言人普薩基表示,有關病毒溯源的非機密報告,可能會在「明天之後的幾天」發布。

在上述最後期限到來前,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等喉舌媒體,連篇累牘發表文章,對美國展開大批判。這些文章一致認定:病毒100%不是從中共實驗室洩漏的;美國進行病毒溯源是「政治操弄」;「該查的是美國」等。

這些文章充滿火藥味,篇篇顯得理直氣壯,義正辭嚴,真理在手,所向無敵。但實際上,千篇一律,全都是一個腔調,沒有不同意見,更沒有反對意見。

當一個政黨,一個政府,一個國家,所有媒體,都只有一種聲音的時候,人們不得不懷疑:這個聲音是錯的。

我來自中國大陸,親歷過從文革到「六四」到迫害法輪功、到鎮壓香港反送中運動等中共搞的各式各樣大批判。但是,回過頭來看,這類大批判有多少經得起歷史檢驗呢?

1955年,中共批判過「胡風反革命集團」。1957年,批判過「沙文漢反黨集團」。1958年,批判過「蕭克、李達反黨集團」。1959年,批判過「彭德懷反黨集團」。1962年,批判過「習仲勳反黨集團」。1966年,批判過「彭、羅、陸、楊反黨集團」。1968年,批判過「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十年文革結束後,上述大批判的對象全部被平反。

1962年9月24日,在打倒習仲勳的中共八屆十中全全上,毛澤東說:「他們的罪惡實在太大了。」當時,習仲勳是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務院祕書長。從此,習仲勳挨整長達16年。中共大批判扣在習仲勳頭上的大帽子一大堆,諸如「野心家」、「陰謀家」、「青紅幫」、「哥老會」、「流氓」、「反黨分子」、「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等等等等。

1980年2月25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為所謂「習仲勳反黨集團」平反的通知》,認為所謂的「習仲勳反黨集團」純屬不實之詞,強加給他們的反黨罪名應予推倒,徹底平反,恢復名譽。

文革期間,中央專案組審查劉少奇的問題,有420多卷檔案,加上劉的夫人王光美等一些相關人員的案卷,總共570卷檔案。

文革爆發時,劉少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家主席,是僅次於毛澤東的中共第二號人物。十年文革中,中共《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紅旗》雜誌等黨媒批判劉少奇的文章,可能數以千萬計,還有不計其數的大字報、小字報、小冊子、書籍等,扣在劉少奇頭上的大帽子更多、更大、更嚇人。

1968年10月31日,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通過關於劉少奇問題的審查報告。全會公報稱,「這個報告以充分的證據查明: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劉少奇,是一個埋藏在黨內的叛徒、內奸、工賊,是罪惡纍纍的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走狗。」

1979年,由中紀委、中組部等聯合組成的「劉少奇案複查組」開始工作。經過半年的複查,結果發現:證明劉少奇犯下「滔天大罪」的所謂「充分的證據」,全都是子虛烏有。

2021年的今天,中共就病毒溯源問題,發動對美國的大批判,與上述大批判如出一轍。其中,最邪乎的是在中央電視台屏幕上列出了美國的「八個第一」:

全球第一抗疫失敗國,全球第一政治甩鍋國,全球第一疫情擴散國,全球第一政治撕裂國,全球第一貨幣濫發國,全球第一疫期動盪國,全球第一虛假信息國,全球第一溯源恐怖主義國。

作為一個有常識的人,對自己的身體,都有這樣一種感覺,當你的某個器官正常的時候,你很少會想到它。

比如胃,一個人的胃口很好,什麼都能吃,吃什麼都香,沒有任何毛病,這個人肯定很少想到它的胃如何如何。當一個人的胃發炎,吃不下東西,他會時常想到它,想辦法打針、吃藥,把這個問題解決了。之後,又很少想到它了。

當一個人得了胃癌,化療不行,放療不行,偏方也不行,吃什麼都吐,很難受,他會天天想到他的胃,甚至時時想到它。

目前,中共對病毒溯源問題的反應,可謂「極端過度」。到了什麼程度呢?可謂念念不忘,不停地嘮叨,翻來覆去地說:病毒不是從中共實驗室洩漏的,極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怎麼可能呢?再就是不斷向美國「甩鍋」,稱病毒是從美國實驗室洩漏的,是從美國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洩漏的,美國不好,美國太壞,美國最壞,錯的都是美國,對的都是「老子」。

這種「極端過度」的反應,是一種典型的病態反應,嚴重的病態反應,與當年中共罵習仲勳、罵劉少奇等沒什麼分別。

毛澤東批判習仲勳、劉少奇,是擔心他們奪他的權。中共在病毒溯源問題上批判美國,是擔心什麼呢?說白了,是擔心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奪中共的命。

從2020年1月1日起,中共就開始隱瞞疫情,打壓講真話的醫生,散布「未發現人傳人、可防可控」等謊言,聽任病毒攜帶者從武漢飛往世界各國等,導致大瘟疫從武漢傳遍美國、傳遍全世界。

至2021年8月24日,全球192個國家,已有2.13億人感染,445萬人死亡。這是中共給全人類帶來的一場浩劫大難。

如果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找中共算帳,中共肯定完蛋。這是中共懼怕病毒溯源的真正原因。

當我看到中共在病毒溯源問題上不擇手段、不計後果、不遺餘力地批判美國、向美國「甩鍋」時,我的直覺是:病毒很可能就是從中共的實驗室洩漏的。

但這不只是直覺。

據英國廣播公司2月14日報導,世衛組織病毒溯源專家Dominic Dwyer告訴路透社,他們曾要求中共提供2019年12月來自武漢的174例新冠確診病例的原始數據,但遭到拒絕。為什麼?

2月18日,德國漢堡大學納米科學家Roland Wiesendanger教授發布的研究報告認為,「目前的(瘟疫)大流行源於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事故」。「許多直接跡象表明,新冠病毒(SARS-CoV-2)病原體來自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一位年輕研究員是第一位被感染的人」。

「她的名字叫黃燕玲,生於1988年10月20日。自2012年以來,她一直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工作人員,並在該研究所的網站上發表了至少六篇科學論文。自2019年底以來,她消失了,她的照片和個人資料,已從研究所的網站(以及她的個人網站)中刪除。」

有關黃燕玲的情況,是去年2月15日從網上傳出的。確實夠離奇的,其他人的照片和個人資料都有,唯獨黃燕玲的被刪除了。為什麼?

武漢病毒研究所曾經「闢謠」說:黃燕玲是該所研究生,已經畢業,人不在武漢,未感染,身體健康。自稱黃燕玲所在公司——四川邁克生物公司的研發總監龍騰鑲也在網上「闢謠」。自稱「黃燕玲本人」的人也在微信與QQ群中以文字形式「闢謠」。

但是,「身體健康」的黃燕玲,一直沒有公開露面,用她的聲音,用她的影像,用她了解的令人信服的科學方法,解除全世界民衆對她是否是武漢「零號病人」的疑慮。

黃燕玲是不是「零號病人」?只要讓她接受中央電視台採訪,由她本人親自出面澄清,所有謠言不攻自破。

這對於中共宣傳機器的總管、指揮手下的人花大量時間、寫大量批判美國文章的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來說,是一件很容易做到的事。

2020年3月15日,我在大紀元發表《王滬寧敢讓黃燕玲上央視露面嗎?》。至今一年零五個月、527天過去了,王滬寧沒有讓黃燕玲在央視上露面。

一年零五個月的時間裡,中共用科學的方法,向全世界民衆證明:黃燕玲不是武漢的「零號病人」,比登天還難嗎?

值此美國情報機構的病毒溯源報告既將公布之際,作為一個中國公民,中國民衆中間的一員,我向14億中國民衆呼籲:請你們同我一起,強烈要求中共:

用令全世界民衆心服口服的方式澄清:黃燕玲到底是不是武漢「零號病人」?

大紀元首發#

------------------

【 堅守真相重傳統 】

📍收睇全新直播節目《紀元新聞7點鐘》:
https://bit.ly/2GoCw6Y

📍報紙銷售點: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