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確診病例持續攀升,引起大陸民眾的恐慌情緒。同時,外界質疑中共隱瞞疫情的聲浪四宗。這期間,中共專家鍾南山多次出來為武漢疫情發聲,替中共背書,但相關說法很快被證偽。

鍾南山「武漢病人數量無隱瞞」謊言被戳破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自去年12月發現首例以來,當局一直聲稱疫情可控,否認人傳人。

直至今年1月20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在央視首次披露中共肺炎「會人傳人」,同一天,習近平、李克強公開對肺炎發話。1月23日早上10點,武漢封城。隨後中共官方公佈的確診數據直線上升。

1月23日,有陸媒問鍾南山:「武漢政府對疫情瞞報才導致了病毒大規模擴散的後果,對此你有甚麼看法。」

鍾南山回應道:「我確認武漢和廣東省的病人數量沒有任何隱瞞,整個過程非常公開透明。同時國家衛健委和特邀前往一線調查的香港大學微生物專家袁國勇院士也可以證實這一點。」

但海內外媒體報道,很快戳破了鍾南山「武漢病人數量無隱瞞」的謊言。

《華爾街日報》報道,一名53歲的健身教練的侄女稱,該教練十多天前入住武漢一家醫院後,於1月22日死亡。該教練的家人原本預計他死亡證明上的死因會是致命性的冠狀病毒,因為在他病情惡化時,他的醫生告訴其家人,他的肺部感染了一種無法治療的病毒。

但他侄女說,死亡證明上寫的死因卻是「嚴重肺炎」。在武漢不同醫院死亡的另兩人的親屬也講述了類似的情況,稱這兩名死者被出具的死因是「病毒性肺炎」。

這三人的親屬表示,這些死者沒有被包括在當時中共官方統計的41例死於中共病毒的病例中。

武漢一名63歲退休女士於1月21日去世,死亡證明上顯示死因是:社區感染的肺炎。她侄子說,在死者生前對其進行治療的醫院的醫生們告知家屬,該女士感染了中共病毒,但沒有被計入該病毒的病例。《新京報》也報道了此事。

海外媒體更是普遍質疑中共隱瞞疫情。

多個武漢醫護人員在告訴家人的影片中爆料:醫生估計大概有九萬、十萬人感染,千萬不要相信政府,得靠自己。

1月27日,有網民在推特發了兩張圖,內容是「武漢民政局宣佈對死於疫情患者遺體免收火化費」的權威發佈。其中一張圖說,自26日起,對中共肺炎死亡者免收火化費。

另一張圖稱,為加強對死於疫情遺體的運力,已經爭取市指揮部省民政廳的支援,調配一批殯儀車輛、人員及防護裝具,以提高遺體接運能力。

發圖的網民感嘆:到底死了多少人?一個大城市,正常情況下每天都會有上千人死於各種疾病事故吧?弄的現在殯儀車都不夠用了。發佈多了,自然露餡兒。

鍾南山「有信心不重演SARS疫情」說法遭證偽

1月23日,鍾南山還信誓旦旦地對陸媒表示,「我們有信心不會重演SARS疫情」。但此說法6天後遭證偽。

1月29日,就算以中共自己公佈的、遭大量隱瞞的數字來看,中共肺炎疫情都已導致了確診病例突破7000宗,並有萬宗疑似病例,兩項數字已超越2003年的SARS疫情。

大陸《財新網》1月28日報道,中國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接受官媒採訪時承認,中共肺炎病例數量倍增時間比SARS短,SARS是大約9天時間就會倍增,而中共病毒則是大約6、7天病例數量就會翻倍。

馮子健承認,有研究團隊研究結果顯示,中共肺炎人傳人的能力與SARS有相應的地方,就是平均一個病人能夠傳染2到3個人,這是它的傳播能力。而這種中共病毒不僅比SARS傳播快、感染能力相似,還有一個可怕之處,就是「潛伏期傳染」。

據公開數據,2003年SARS重災區廣東省,每天火車乘客為平均21萬人次,如今湖北的同類數據為45萬多人次;2003年前後乘飛機出國的中國人,日均人數在三四萬左右,2018年已增至20萬以上。有海外媒體評論,SARS和「中共肺炎」相比,後者遠勝前者,從上面那些簡單數字見端倪。

鍾南山替中共站台的內幕

1月20日,鍾南山首次出現在媒體上,為中國人「解說」中共病毒。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研究員孟昕發的帖文中透露了鍾南山當時露面的原因。帖文中說,他們是1月2日拿到的標本,7日晚上分離病毒成功,8日凌晨拍的電鏡,他當天看到電鏡照片,整個科室歡欣鼓舞,這是前所未有的速度。

「本來他們(上級)是拿得一手好牌的。」「結果還是被他們(上級)搞得一塌糊塗,一敗塗地。」「因為有政治第一的明確指示,有保密協議的嚴格要求,不可說不可說,要維穩。於是檢驗報告進了保險櫃,只看到武漢方面連續一周發佈的無新增病例的消息。」

帖文指,最後恐怕是實在壓不住了,只好把鍾南山請出來揭破部份事實,但「仍是猶抱琵琶半遮面,不肯承認有瞞報遲報漏報,不承認超級傳播者,不承認英國的疾病模型是對的,不承認武漢醫院床位不夠」,直到23日武漢封城。

回顧近期鍾南山的講話,基本都是配合中共的意圖,以院士、SARS「功臣」的身份,試圖對中國人「維穩」。

1月22日,中共隱瞞數字,公佈肺炎只導致17人死亡。

海外《自由亞洲電台》的評論文章認為,當時,中共除了刻意強調這些死者都是老年人,還特別詳細地例數這些人染疫之前的各類病史;對其中唯一一個不足50歲的女性死者更是刻意說明,她這次染疫之前即已經有「心梗」病史,再配之以「證據確實顯示兒童、年輕人對病毒不易感染」的誤導性大力宣傳,目的還是和此前一直都是強調疫情不但「可防可控」而且「可治」的出發點一樣,那就是基於「穩定壓倒一切」的「核心意志」,誘導百姓們不要因此而「大驚小怪」。

反觀鍾南山近期言論,充斥「一周或者10天左右達到高峰,不會大規模地增加了」、「我不太同意這是一個全國多點大爆發」、「我不覺得返程春運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當年SARS持續了差不多五六個月,但我相信這個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不會持續那麼長」云云。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鍾南山替當局維穩的意圖顯而易見。他這些話,連官媒都替他捏一把汗。官方自媒體「牛彈琴」在1月29日的文章中也承認,鍾南山的話,「這可能是當下最樂觀的意見了」。

中共的一些知名「五毛」們也開始吹捧鍾南山。曾與習近平握手的「五毛」周小平在1月24日的文章中,吹捧鍾南山「不會在輿情面前說假話」,不會「見風使舵地賺粉絲和口碑」。同時,周小平攻擊香港醫學專家管軼是「玲瓏人」,因管軼接受財新網採訪時預測,這次肺炎疫情可能是SARS十倍起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