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帷幕剛一拉開,中共國即遭遇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肆虐,致使武漢市、湖北省乃至整個中國陷入前所未聞的巨大恐慌,整個世界也因此驚恐萬狀。

武漢首先陷入哀鴻遍野、慘絕人寰的悲慘境地,CCP(中共)還無時不在製造謊言,封鎖、掩蓋真實消息。與此同時,在危機緊迫的當下竟又亂象叢生,各地捐贈物資遭地方政府搶劫,方艙醫院內卻導演出唱紅歌、廣場舞之類的醜劇;CCP一邊竭力阻止美國科學家來華幫助控制疫情,一邊又動用戰機進人台海,如同街頭醉生夢死的惡棍一樣,對民主自由的中華民國發出威脅。由此CCP顯示出退據失守的無奈,也顯示出當局在應對危機方面的昏庸無能。隨著CCP的謊言漏洞百出,疫情也隨之大面積地蔓延。

民眾早已明白,2019年12月1日,武漢已發現被病毒感染的第一宗,當月8日李文亮等八名醫生各自在自己的手機群裏「吹哨」。繼而在8日至10日又發現兩例新感染者。為甚麼CCP將病毒感染的緊急情況置於不顧,卻在1月3日、4日,由中共武漢市健委與中國疾控中心出面,公開表示武漢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可控可防」,「未發現人傳人的證據」?

一直拖到1月20日,才由鍾南山站台,給了民眾關於中共病毒可以「人傳人」的重要信息,接著在1月23日宣佈武漢封城,直接導致500萬人的大逃亡,全國由此陷入恐慌。從12月8日至1月23日這40餘天的時間內,CCP究竟在幹甚麼?

這段時間內,CCP犯下的一件傷天害理的罪行,就是將李文亮等八位「吹哨人」,強加上「造謠」的罪行,並送公安局加以訓誡,所付出的代價是中共病毒在武漢的快速傳播。真正的謠言,是謊稱病毒「可控可防」,否認病毒可以「人傳人」。然而這個罪大惡極的真正造謠者卻無人敢問罪,因為CCP就是造謠者。

要知道,這40餘天的時間對於堵截疫情而言,正是無限寶貴的黃金時間。退一步講,就算病毒不是CCP製造的生化武器,任何人放棄這堵截疫情的最佳時間,也都是犯罪。誰都明白,喪失了這寶貴的40餘天,無數人的生命與財產也就被葬送了,而且還有更多的人等待著繼續被葬送生命。即使六四屠城與鎮壓法輪功等罪行暫且按下不表,CCP在處理武漢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問題上,也已犯下滔天大罪。

CCP在疫情可能蔓延的初始狀態下,何以表現出如此無能、無作為,以致完全喪失了控制疫情的極重要時間?答曰:這是CCP極權體制本身所決定的!CCP不是不想控制疫情,而是面對洶湧的疫情,更令CCP害怕的是失去手中的政治權力。

當維護政權穩定與控制疫情之間,出現兩難選擇的情況下,CCP會毫不猶豫地放棄對疫情的控制,將全部力量投入維護政權穩定的努力中。這是一種「我死你也別想活」的邪噁心態——就算我CCP滅亡在即,也絕不會讓中華民族享有光明的未來。何況芸芸蒼生在CCP的眼裏本來就賤如螻蟻。1960年代初CCP一手製造的大饑荒,民眾餓死人數達3,700萬,CCP至今也沒有絲毫負罪感。

這裏還牽涉到另一問題,即CCP為維護政權穩固,還必須儘可能地維持經濟運行的穩定。維持經濟穩定於不塌,成了維護政權穩定的重要部份。一旦經濟運行倒塌,CCP的政權也將崩潰。這正是中共當局不顧一切後果強令各地企業復工,不顧工人復工可能進一步引發中共病毒爆炸式傳播的原因。這是已輸到兩眼血紅的困獸,隨時可能撞牆的瘋狂狀態。

在疫情朝北上廣及重慶等一線城市已深度蔓延,朝全國各地廣泛蔓延的當下,CCP治下的企業生產所受重創,遠遠超出中美貿易戰帶來的影響。最明顯暴露的是房市已全面癱瘓,房地產企業的倒閉相繼開始。同時民營中小企業原本就在惡劣的環境下苟且生存,在疫情蔓延的時下則已進入大批倒閉的前期。絕大多數民營中小企業很難熬過上半年,大批民工也將進入失業大軍的隊伍。

中小銀行的壞帳不斷浮出水面,地方政府早已陷入債務危機。至於央企與國有制大企業,除了背靠銀行坐吃山空外,實際對市場的貢獻是負值。當局強令企業復工,以求達到維持經濟免於塌陷的危機,估計只能是一場「中國夢」。其結果只能是除疫情無可避免地陷入不可收拾的僵局外,維穩也終將趨於失敗。

除了維穩與疫情控制的兩難選擇外,CCP面臨的另一大威脅是內鬥。CCP的內鬥,如同它的說謊造謠一樣,是與生俱來的天性。只要CCP存在一天,造謠吹牛就決不會停止,內鬥也決不會停止。半個世記前的「文化革命」,實際整個過程就是從毛劉之間的內鬥開始,走向毛林之間的內鬥,直至鄧小平與江青等四人的內鬥而落幕。當國民經濟已鬥到崩潰邊緣的時候,CCP的喉舌《人民日報》仍高唱「形勢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武漢封城的危機,在很大程度上改變多數中國人長期唯唯諾諾的狀態,使得對CCP廣泛、強烈的不滿情緒公開蔓延。

日前CCP副總理孫春蘭視察中共病毒疫情,在高樓宅內隔離的居民們,忽然不約而同地打開高樓幾乎所有窗口,又不約而同地發出驚天怒吼:「假的!假的!全是假的!……」陪同視察的隨行人員面面相覷、手足無措。這一歷史性場景,成為火山爆發的前奏。

民眾的公開不滿又與CCP的內鬥糾集在一起。CCP將為百姓說真話的方斌與陳秋實抓起來,不僅於事無補,反激起民眾更大程度的反感。CCP在歷經中美貿戰、香港民眾的抗暴示威後,一場中共病毒的傳播,不僅令CCP的醜惡嘴臉在世界範圍內完全彰顯,也使CCP陷入空前孤立。

2020年極有可能成為CCP滅亡的一年,這絕非誇大其辭。當初蘇共滅亡前夕,還未走到現今CCP如此狼狽不堪的這一步,大廈轉瞬已塌陷。以歷史的眼光看,極權主義無法逃避覆滅的下場。如果2020年CCP居然沒滅亡,那麼高層在內鬥中也很可能會出現劇烈變動,剩下的人馬繼續高舉共產主義的破旗,同樣註定是短壽的。

為減輕社會激烈震動,但願CCP內能出現如蔣經國那樣的真正的政治體制的改革家,這是民族的大幸、民眾的大幸,也是自由世界的大幸。倘使出不了蔣經國,能出現一位如同戈爾加喬夫那樣的極權體制的掘墓人,也是大好事。不管怎樣看,2020年必將成為中國劇變的一年。

無論2020年中國發生劇變或政變,都需要國際自由民主的力量對這個災難深重的國家加以高度關注。在此一點上,尤其美國與中華民國更加義不容辭。中國更需要一位像麥克阿瑟將軍那樣的鐵腕人物,不僅幫助中國人民建立起權力制衡的憲政民主制度,還要將劇變引起的社會震盪降低到最小,同時還必須幫助中國徹底消除CCP殘留的紅色瘟疫。未來中國的希望,或許正在於這苦難的2020年。

2020,讓我們試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