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中共領導層來說,維穩比遏制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更為重要。對西方國家來說,一味地取悅中共將帶來致命後果,意大利是前車之鑑。

雖然中共近期製造了「讚揚政府抗疫」的大好形勢,但是幾個不爭的事實,顯示中共依然無法擺脫疫情,另一方面,外國媒體並不相信中共控制下的報道。

中共為自身利益引導輿論

《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3月9日報道,中共對在線輿論的控制,經常配合其政治形勢的變化而改變,因此,中國網民在互聯網上被允許的帖文,通常與北京當局的重要事件「與時俱進」。

例如,2019年春季開始,對日本的評論由「仇恨」轉為「示好」,因為中共當局要改善公眾對日本的印象,以創造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4月到日本進行國事訪問的好形象。

五毛黨散佈謠言 中共無法掩蓋事實

文章說,最近的評論可能是由中國大陸的「五毛黨」所寫,這是為中共政府編造及散佈謠言和操控輿論的群體,每則評論獲取報酬人民幣五毛。

近幾個星期,中共宣傳機器極力製造「形勢好轉」輿論,使中國網民改變不滿北京抗疫失策的想法;但是另一方面,北京很難掩蓋其無力抵擋中共病毒疫情的事實,例如其被迫推遲原定12日開幕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年度會議、無限期推遲習近平到日本的國事訪問、幾億中國居民仍受到旅行限制、工廠無法全面復工等。《日經亞洲評論》在北京的記者3月9日說,北京近83萬居民的家變成了「監獄」。

中共不分享信息 各國受害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於2月25日表示:「審查制度可能會造成致命後果,如果中國(中共)允許該國和外國記者及醫務人員自由地發言及調查,那麼中方官員和其它國家早就做好充份準備,應對挑戰。」

針對中共官媒宣傳的中共病毒可能起源於中國大陸以外的說法,蓬佩奧予以反駁說:「我們很確信我們知道病毒起源在哪兒。」

蓬佩奧還表示,美國也很確信,有一些信息本來可以更迅速地得到,中共原本可以提供並與全球衛生專家分享一些數據,但不幸的是,「它並沒有這樣做」。

中共謊言 外媒:不能採信

1月29日,《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丹尼爾·亨寧格(Daniel Henninger)寫道:「就目前而言,中國(中共)會出於偶然或故意,採取對世界其它地區造成重大損害的行動。」

著名歷史學家維克多·戴德偉·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在2月20日寫道:「中共政府不僅對自己的14億公民,而且對整個世界都構成生存威脅。」

《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報道說,中國的實驗室去年12月底就發現具有高度傳染性的不明病毒,但是中共當局勒令他們停止測試及銷毀樣本,同時壓制這個消息。此外,中共一直到幾個星期後才承認中共病毒已出現人際傳播。

在各國對抗武肺疫情的同時,中共仍然在打壓真相。《南華早報》報道,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張永貞教授帶領的團隊,1月11日在virologic.org網站上發佈了世上第一個中共病毒基因序列,但是中共當局隔天以「整改」為由關閉該實驗室。消息人士告訴該報,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曾經四次申報要求重開,但「一直沒有得到回覆」。

在北京的自由撰稿人菲利普·伍(Phillip Wu)說:「這場流行病完全暴露了這個國家(中共)的腐敗、官僚主義、信息控制和審查制度。」

意大利前車之鑑

不幸的是,世界衛生組織(WHO)採取了相反的做法,「稱讚」中共對抗該病毒作為,歐洲部份國家也一直在忙於取悅中共。

中共掩蓋疫情禍害他國,特別是與其親近的國家,加入中共「一帶一路」的意大利是受害最重的國家之一。截至周一(3月9日),意大利確診人數超過9172,463人死亡,總理 Giuseppe Conte宣佈全國封鎖,以保護國人生命及健康。

米蘭的薩科醫院(Sacco Hospital)傳染病專家馬西莫·加里(Massimo Galli)說:「我們處於緊急狀態,我很擔心,……這猶如海嘯,而且只是冰山一角,即使像我們這樣世界上最好的衛生機構,也無法承擔這樣的風險。」

意大利的致命錯誤是信任中共政權。自今年1月以來,該國沒有關閉邊界,也沒有篩查從中國入境該國的所有人(包括中國人及意大利人)。意大利北部經濟癱瘓、人民恐懼和歇斯底里、米蘭市的超市空蕩蕩。

相信謊言的代價:不再辨別真相

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家楊大利(Dali Yang)教授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說,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影響相當於1986年烏克蘭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災難,人們將不得不在未來數年內對抗該病毒。

不幸的是,部份西方國家在應對中共時,犯了此前對待蘇聯時相同且不可原諒的錯誤:相信偏執和無情的獨裁統治。

中國異見人士馬建(Ma Jian)指出:「很明顯,習近平的極權統治病毒不僅威脅著中國人民的健康,也威脅著我們所有人的健康與自由。」

一個針對武漢早期「吹哨人」之一武漢醫生李文亮的微信帖子,引述了蘇聯化學家瓦列裏·萊加索夫(Valery Legasov)的名言:「謊言的代價是甚麼?不是我們信以為真,真正的危險是,如果我們聽了太多的謊言後,將不再辨別真相……」

萊加索夫調查切爾諾貝利核災,雖然他想講出真相,但被蘇維埃政權壓制、迫害以及被迫撒謊,最終選擇自殺。

西方國家可能會因為沒有敦促中國共產黨政權為其冷血罪行負責而感到悔恨,像對待蘇聯一樣,取悅北京不僅是失敗的政策,同時也是一個致命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