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從《伊索寓言》裏《農夫和蛇》的故事中認識到,毒蛇的本性是不會改變的,即使在危在旦夕時也如此。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後,中共一直在掩蓋、欺騙、造假,邪惡的本性昭然若揭。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吞噬者千千萬萬人們的生命,橫掃中國大江南北,繼而肆虐全世界,已蔓延至百餘國。

如今,無論哪個膚色的人談「毒」色變。人們無奈、緊張、恐懼、怨怒。中共病毒來自中國,毒根在中共。

在死亡線上掙扎的人們

2020年1月23日,在武漢封城的前夕,人們不戴口罩、走街串巷、上館子、逛超市,因為中共的官媒報道:疫情「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

1月18日,在百步亭的「萬家宴」上應有盡有,一派歌舞昇平,人們盡情享樂。

數日後,突然間武漢人聽說要封城。驚恐中,在封城前8個小時內,幾十萬人衝出疫災區,四處逃亡。沒出去的人們至今仍被囚在家中,封小區、封街道。中共病毒至今仍沒有「可防可控」,冤魂籠罩著上千萬人的城市——這裏已儼然成了一座「鬼城」。

網上不斷流出一幕幕悲慘的影片:小區裏一對老夫妻雙雙跳樓身亡,據說他們沒有吃的;一對母子跳樓,親人淒厲的哭聲在小區內迴盪;一位男子患中共肺炎後已治癒,回到家中見親人全死亡,便在高樓自家的平台外上吊自盡。

武漢某小區一老人不願意被帶往醫院隔離。因為隔離的醫院早上9點多沒有早餐,晚上5點多也沒有晚餐,吃飯時間保證不了。不久他又被五六個警察從家中強行抓走。

近日,大陸媒體報道稱,武漢的情況越來越好,上萬人已在方艙醫院治癒出院,出現「床等人」的現象,宣稱要關閉方艙醫院,還說可望3月底「清零」。但沒過多久,被治癒者中不斷有人出現返陽的現象,媒體報道一位叫李亮的已治癒回家後又猝死。

40多天過去了,武漢人仍在封閉中度日,痛苦仍在延續。

3月3日,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主席陳忠和在網上發出影片,稱他在武漢的弟弟陳和建因悶在家裏難受,於2月22日夜裏12時翻院出去喝酒,回來後被四五個保安人員打了一頓,次日因顱內大量出血死亡。

3月5日,兼任中共中央赴湖北指導組組長的孫春蘭等一行人,到武漢青山區翠園社區開元公館小區考察。小區內人們打開窗子,大聲高喊:「假的、假的」、「全都是假的,吃的全是高價菜。」而之前央視電台卻連番播出武漢「供應充足、物價穩定」。

武漢何時解封?無人知曉。感染人數?死亡人數?仍是個迷。

說真話的代價

武漢市的普通公民方斌在封城後到醫院想看個究竟,用手機拍到5分鐘內8具屍體從醫院抬出來的實情,傳到網上後,被警察抓走。在外界壓力下,他被釋放,警察警告他要閉嘴,只能傳出和官媒一致的聲音。

回家後他繼續發佈影片,抨擊中共暴政,呼籲人們「全民抗暴 還政於民」,最終被警察破門而入劫走。有網民傳出,他被關進武漢的一所監獄裏。

公民記者陳秋實、李澤華因在武漢實地報道真相均被警察帶走,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吹哨人」李文亮醫生,是最早披露疫情信息的8位醫生之一,他們都被抓,被官方指稱「造謠」,遭到警告、訓誡。後來疫情的發展正如他們所言。

而李文亮卻於2月6日被中共肺炎奪走了生命。如果人們在他去年揭示疫情的12月底就防疫,他和更多的生命想必會倖免。

李文亮的死訊在大陸社交媒體上激起人們的憤怒和大量湧現「我要言論自由」、「我要真相」的帖文。

在武漢第一線的醫生、護士向社會發出急需防護品物質的呼籲後,他們同樣被上級警告,被迫發表闢謠聲明;幾名援助武漢的外地醫務人員向英國著名雜誌《刺針》寫呼籲信,急需解決武漢救護物質短缺的問題,被上司逼迫寫更正說明。

人們被謊言層層包圍著、窒息著。

看看中共的歷史就知道謊言是其本性所致,它極其害怕真相,對講真話的人慘無人道地打壓迫害。今年3月5日的18年前,在長春發生了一件讓中共聞風喪膽的事,隨後中共大動干戈,殘酷報復傳播真相的人們。

那天,法輪功學員為了衝破封鎖,揭露真相,同時在長春八個頻道裏插播出《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的真相影片50分鐘,10萬餘長春市民看到了與官媒完全不一樣的內容,以為法輪功被平反了,人們歡呼、祝賀。

時任中共黨魁、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驚恐萬狀,下密令「殺無赦」。瞬間5,000多名法輪功學員落入魔掌,直接參與插播的18位勇士被抓,遭到極其慘烈的迫害,其中梁振興、劉成軍、雷明等至少7人被活活打死,另有15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

由今天李文亮醫生、公民記者方斌、陳秋實、李澤華等人的遭遇,人們可以看到中共永遠不會改變其毒性。在其手下,說真話的人們都得付出慘重的代價。

悲劇在重演

17年前,2002年末在廣東爆發的沙士病,即「非典性肺炎」,最早從網絡上流出消息,中共當局卻一直隱瞞真相,禁止媒體報道,封殺網絡言論。

2003年4月,曾任中國解放軍301醫院外科主任的退休醫生蔣彥永不滿時任衛生部負責人張文康隱瞞疫情,而向媒體投書揭露他所掌握的真實信息。

直到國際媒體披露了蔣醫生所提供的實情後,中國當局已無法再掩蓋,才於2003年4月公開疫情,並稱「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

事實上,當年的沙士病造成全球8000多個確診病例,800名包括醫護人員死亡,其中300多人來自中國。

而蔣彥永的名字從此在中共官媒上消失了。外媒報道,中共當局自去年4月開始切斷了近九旬的蔣彥永與外界的聯繫,並限制他出行。其妻華仲尉向英國《衛報》確認了丈夫遭到軟禁的消息。

17年後的今天,中共肺炎爆發後,中共又重蹈覆轍,以「維穩」為重,嚴控網絡言論,封號、封群,抓人、拘留。與此同時,疫情越演越烈,不可收拾。

此次的疫情較之非典有過之而無不及,毒性大、傳染快,可通過空氣傳染、無病症傳染,而且至今仍然沒有疫苗,中共一直不對外公佈病例的數據,隱瞞病源。

欺騙國際社會

在中共肺炎爆發後,國際社會的病毒研究專家們早把注意力集中在武漢P4病毒實驗室,懷疑中共病毒是在那裏被人工合成並洩露出來的。

中共為掩蓋真相,一直撒著彌天大謊,極力掩蓋中共病毒的來源,近日,甚至把病源指向美國,企圖找替罪羊、轉移外界視線,欺騙中國老百姓,以此激發民眾的所謂愛國熱情,仇恨「忘我之心不死」的美帝國主義。

「台灣冠狀病毒之父」、中研院士賴明詔認為,中共病毒的發源地就是在中國,因為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和雲南山洞蝙蝠的冠狀病毒很像,應該是從蝙蝠的冠狀病毒來的。

3月6日,蓬佩奧在接受美國媒體CNBC採訪時反駁中共聲稱病毒可能源於中國以外其它地區的說法,他說,「我們很確信我們知道病毒起源在哪兒。」還說,「請記住,是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導致了這一切。」

掩蓋、造假、欺騙是中共的一貫伎倆,至今它運用這些手段更加「嫻熟」。

2020年2月,世衛新冠肺炎聯合專家考察組終於被中共允許到中國考察中共肺炎疫情。中共卻安排他們到北京、四川、廣州考察,不安排到重災區的武漢和湖北地區。在外界的質疑聲中專家組於2月20日去了武漢,但據該專家組的一名專家說,並沒進入武漢的醫院去考察,僅停留一天,就離開了武漢。

中共究竟編造了甚麼謊言,不得而知,但世衛聯合專家考察組在考察中國疫情後竟肯定了中共的所謂抗疫舉措和成效。那時中共肺炎只傳播到日本、南韓、伊朗、意大利等20幾個國家,如今截止3月9日,感染至101個國家,感染人數28,765,死亡人數704。

國際專家調查疫情後為中共站台一事,讓人聯想起中共十幾年前掩蓋蘇家屯醫院駭人聽聞的活摘器官的罪行而欺騙世人的行經。

2006年,海外媒體曝光瀋陽蘇家屯醫院地下秘密集中營關押了6,000多名法輪功學員並活摘他們的器官。驚天內幕被曝光後,中共迅速轉移剩餘的被關押者,邀請海外媒體參觀現場。隨後,外媒報道,蘇家屯醫院沒有發現任何活摘器官的跡象。

至今,中共仍然幹著活摘器官的滔天大罪。英國「獨立人民法庭」於2019年6月17日宣佈,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徑已存在多年,並仍然存在,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

中共邪惡的見證

人們不會忘記中共歷次的謊言及其惡果,在此僅列舉數例:

在自2019年6月爆發的持續半年多香港民眾「反送中」爭取民主的抗爭運動中,中共不餘遺力地誣衊誹謗港民為「暴徒」、「港獨分子」,煽動大陸百姓對港人的仇恨,同時派大陸公安警察、軍人進港,用各種手段殺害、打死港人,尤其是年輕學生。

2008年,有人測出汶川大地震後,遭到中共闢謠,結果汶川大地山搖地動,活生生奪走6萬多人的性命,使1萬多人從人間蒸發。

1989年「6.4」,在天安門廣場上,中共軍隊用坦克碾人,機槍掃射,當局卻對外宣稱無一人死亡。據美國白宮的機密檔案顯示,在中共的那場屠城中有10,454人被殺。

1976年7月28日,大地震使中國北方150萬人口的工業城市唐山瞬間變成了人間地獄,中國官方報道震級7.8級、死亡24萬人。而美國專家認為地震實為9級,死亡人數高達75萬。中共高層早就得到該地震的預報,卻隱瞞,忙於內部的政治鬥爭,草芥人命。

1967年1月25日,文革中,上海《解放日報》以「革命造反派來信」的形式,發表了署名章仁興的文章,倡議全國為了政治鬥爭,不過「中國新年」,從此中國民眾13年過不了新年,而那封來信卻是造假之作。

1958年至1961年「大躍進」中,中共造假宣稱「畝產萬斤」「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要「超英趕美」,導致三年大饑荒的降臨,4千多萬人餓死。甚至連時任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都曾說,大饑荒災難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