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新界西荃灣區的深井,與馬灣隔海相對。穿梭在深井的大街小巷中,飄來陣陣燒鵝的香氣,這裏食肆林立,是老饕大快朵頤的好去處。事實上,「燒鵝」只是近幾十年來深井予人的印象,過去的深井並無燒鵝。從農耕生活走向工業時代,深井成為本港輕工業的匯集地,紗廠、啤酒廠、膠乳廠、餅乾麵包廠⋯⋯製造業一時間成為經濟騰飛的重要支柱。工業的興旺,令原居於深井的客家人有了新的工作機遇,亦促使潮州人來到深井工作,不同族群的人為深井帶來不同的民俗文化。

追尋深井歷史,探討城市與鄉村的融洽、客家與潮州的共匯的由來,經過深入的歷史研究、口述歷史訪問和實地考察,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CACHe)策劃的「村梭深井︰回憶紀行」年度展覽近日拉開序幕,透過在深井設立兩個室內展場和九個室外展場,散落於深井不同地方,參觀者可以根據社區地圖指引,遊走社區,更為深入地了解深井的發展歷史。

「深井」得名非因「井」

談起「深井」,徘徊在不少人腦海中的第一個問題,便是詢問此地是否有一口很深的井?「村梭深井︰回憶紀行」策展人之一的劉天佑(Willis)答道,「深井」得名還要從傅氏家族談起,三百多年前原居於清快塘村的傅氏村民繁衍後代,族群日益壯大,子孫後代遷至深井、荃灣海壩及屯門虎地。相傳當傅氏族人沿著山路尋覓宜居之所時,來到清快塘附近一處比較靠近海邊的地方,這裏被很多高山包圍、地形凹陷,從山上俯瞰,像一個很深的井,於是稱其名為「深井」,該處地名就這樣流傳開來了。


CACHe出版口述歷史書冊《村梭深井:他們的百味時代》。(陳仲明/大紀元)
CACHe出版口述歷史書冊《村梭深井:他們的百味時代》。(陳仲明/大紀元)

過去的深井村民一度以務農維生,在《村梭深井:他們的百味時代》書中提到的一段口述歷史,描述了村長謝偉源印象中深井舊村的禾田樣貌,五十年代他和家人居住時,最喜歡的便是村口的禾田,每到秋分割禾後,村內的小孩便會跑到禾田中嬉戲。隨著深井交通的發展,屯門公路的興建,舊村被政府收地,禾田的豐收勝景也消失了。謝偉源的父親並沒有放棄務農,從深井舊村遷居到深井東村,在荒蕪的山坡開墾農田,養雞養豬。由地政總署測繪處提供的1964年深井東部鳥瞰圖中,仍可看到村外的田地。


地政總署測繪處提供的1964年深井東部鳥瞰圖。(《村梭深井:他們的百味時代》配圖)
地政總署測繪處提供的1964年深井東部鳥瞰圖。(《村梭深井:他們的百味時代》配圖)


活動展出深井村公所提供的1974年深井舊村相片。(曾蓮/大紀元)
活動展出深井村公所提供的1974年深井舊村相片。(曾蓮/大紀元)

傅氏族人帶來客家文化

傅氏族人是客家人,遷至深井生活後,也將客家文化帶入其中。在展覽中特別設立了一個客家文化展廳,介紹村中特有的客家傳統。Willis在客家麒麟隊的珍藏麒麟展品前介紹,麒麟是客家人的精神圖騰,「舞麒麟」是代代相傳的客家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在喜慶節日都會出現,在2019年傅氏宗祠重修後舉行儀式,也有麒麟助興。


客家麒麟隊的珍藏麒麟展品。(陳仲明/大紀元)
客家麒麟隊的珍藏麒麟展品。(陳仲明/大紀元)


活動展出客家傳統小食介紹——「清明仔」與「喜粄」。(曾蓮/大紀元)
活動展出客家傳統小食介紹——「清明仔」與「喜粄」。(曾蓮/大紀元)

客家小食最具代表的便是茶粿和糕粄,不同時節有不同的滋味美食,例如新年時做炒米餅、蘿蔔茶粿和蘿蔔粄,清明節以雞屎藤製成「清明仔」,這些食俗保留至今。


活動展出傅氏子孫重陽祭祖與「食山頭」習俗。(陳仲明/大紀元)
活動展出傅氏子孫重陽祭祖與「食山頭」習俗。(陳仲明/大紀元)

傅氏家族還有一年一度的重陽祭祖活動,數百名傅氏子孫,會帶上祭品齊集於清快塘村,拜祭昌榮公墓及其子宏熙祖墳,仍保留著「食山頭」的習俗,村民拜祭祖先後,會在中午時分即席煮食,幾個大灶開爐,烹煮豬肉炆鹹菜豆腐卜。重陽當天下午,傅氏族人還會分組出發到不同的祖墳拜祭。今次展覽中,由鄉村父老親自繪製的秋祭「拜山示意圖」,記錄了拜山路線。


印度商人律敦治在二戰前來港,在深井購入大量土地,並創立香港啤酒廠。(曾蓮/大紀元)
印度商人律敦治在二戰前來港,在深井購入大量土地,並創立香港啤酒廠。(曾蓮/大紀元)


展覽中透過舊相片和相關展品,介紹「生力啤酒廠」對深井的影響。(陳仲明/大紀元)
展覽中透過舊相片和相關展品,介紹「生力啤酒廠」對深井的影響。(陳仲明/大紀元)

深井的工業發展和潮州文化

在深井發展史中,工業是不可或缺的一環,當中「生力啤酒廠」對深井影響深遠。印度商人律敦治在二戰前來港,在深井購入大量土地,並創立香港啤酒廠。1948年菲律賓生力集團購入香港啤酒廠,改名為香港生力啤酒。設立啤酒廠需要大量人力,吸引了越來越多潮州人來港打工,在啤酒廠約900名員工中,潮州人佔七成以上。Willis提及,潮汕文化在深井紮根,與工業時代的大量潮籍勞動者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天地父母廟。(陳仲明/大紀元)
天地父母廟。(陳仲明/大紀元)

在今次的展覽中,有兩個特別的展區——天地父母廟和深井潮州街坊福利會,Willis特別介紹生力啤酒廠與它們的關聯。在天地父母廟1981年建廟碑記中,捐款名單排在頭位的便是時任生力啤酒廠廠長窩拿先生。「天地父母」是潮汕人的信仰,原指天公和地母,在每年的黃曆正月初九賀誕,成為深井村的重要節日。1946年,深井潮州人在村内一水坑旁建一小廟,設立天地父母牌位,於1981年擴建,建成現今的廟宇,也是全港唯一的天地父母廟。


Willis介紹會址內的碑記。(陳仲明/大紀元)
Willis介紹會址內的碑記。(陳仲明/大紀元)


深井潮州街坊福利會和深井潮僑盂蘭勝會會址。(陳仲明/大紀元)
深井潮州街坊福利會和深井潮僑盂蘭勝會會址。(陳仲明/大紀元)

深井潮州街坊福利會和深井潮僑盂蘭勝會亦得到了窩拿先生的支持,在會址內的碑記中有記載。1967年,窩拿先生借地1600餘呎作為深井潮州福利會的會址,籌建費用則由深井村民自行籌募。1985年窩拿先生改以贈送形式,把會址送給深井潮僑街坊盂蘭勝會。展覽中還展出了1950年第一屆盂蘭勝會的天地父母香爐,上刻有「生力公司」四字,以證當時的生力公司與盂蘭勝會的關聯。


1950年第一屆盂蘭勝會的天地父母香爐,上刻有「生力公司」四字。(陳仲明/大紀元)
1950年第一屆盂蘭勝會的天地父母香爐,上刻有「生力公司」四字。(陳仲明/大紀元)


深井盂蘭勝會舊相。(陳仲明/大紀元)
深井盂蘭勝會舊相。(陳仲明/大紀元)


2020年深井盂蘭勝會。(陳仲明/大紀元)
2020年深井盂蘭勝會。(陳仲明/大紀元)

「深井燒鵝」的由來

談及如今極富盛名的「深井燒鵝」,Willis表示區內的啤酒廠與「燒鵝」的流傳息息相關。潮州菜中原本只有滷水鵝,並沒有燒鵝,原籍潮州普寧的吳春鹽先生在二戰後來到深井做餐飲生意,「裕記」餐廳以燒鵝作為招牌菜式,搭配店家特製的梅子醬,味道可口。八十年代,生力啤酒廠常常舉辦不同的參觀活動,工廠便與「裕記」聯絡,除了邀請公眾試飲啤酒外,還將食燒鵝加入參觀團活動的一部份,漸漸「深井燒鵝」的名氣越傳越廣,以燒鵝為主打的餐廳也開了幾間。


裕記燒鵝飯店座落於深井水坑旁。(陳仲明/大紀元)
裕記燒鵝飯店座落於深井水坑旁。(陳仲明/大紀元)

*********

「村梭深井︰回憶紀行」活動展出大量從未曝光的珍貴歷史照片,參觀者還可以從深井青年中心天台的「村梭深井瞭望台」中,一邊眺望深井現貌,一邊對比舊日景色。CACHe同期並出版口述歷史書冊《村梭深井:他們的百味時代》,以多位村民的個人經歷和大量歷史照片,書寫出充滿人情味的往事。劉天佑(Willis)、彭綽婷(Amy)、林若雁(Natalie)三位策展人希望,藉今次精心籌劃的展覽,可以令公眾以多個不同的角度認識深井。◇


參觀者可以從深井青年中心天台的「村梭深井瞭望台」中,一邊眺望深井現貌,一邊對比舊日景色。(陳仲明/大紀元)
參觀者可以從深井青年中心天台的「村梭深井瞭望台」中,一邊眺望深井現貌,一邊對比舊日景色。(陳仲明/大紀元)

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村梭深井:回憶紀行」展覽資訊

展覽預約網址:
http://cache.org.hk/blog/sham_tseng_exhibition/

展期:2021年3月20日至4月10日(指定日期開放)

開放時間:下午2時至6時(只限已預約人士參觀)

室內展館地點:深井深康路40號深井青年中心及深康路13號深井潮州街坊福利會

其它展覽地點:
深井商會、裕記大飯店、深康路遊樂場、天地父母廟、深井水坑、深井遊樂場、深井公立學校、傅氏宗祠、深慈街遊樂場


深井青年中心內設有室內展館。(陳仲明/大紀元)
深井青年中心內設有室內展館。(陳仲明/大紀元)


劉天佑(Willis)、林若雁(Natalie)、彭綽婷(Amy)三位策展人希望,藉今次精心籌劃的展覽,可以令公眾以多個不同的角度認識深井。(陳仲明/大紀元)
劉天佑(Willis)、林若雁(Natalie)、彭綽婷(Amy)三位策展人希望,藉今次精心籌劃的展覽,可以令公眾以多個不同的角度認識深井。(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