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4日,美國駐華大使泰里·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宣佈,下個月初他將卸任大使一職。美國駐華大使卸任,正在成為中美外交的一個歷史性事件,轟動性遠超7月份美國要求關閉中共駐侯斯頓領館。

中共面臨最尷尬的一場中美交鋒,若中共也召回駐美大使崔天凱,沒有了大使的中美關係,會走向斷交嗎?

一切發生得太突然

布蘭斯塔德的聲明中表達了他的榮幸和自豪,也讚揚了「在中國遇到了非常多了不起的人」。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高度評價「布蘭斯塔德大使為重新平衡中美關係所做的貢獻將會在未來數十年間對美國在亞太的外交政策產生持久、積極的影響」。

布蘭斯塔德確認得到了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首肯,據悉,10月離開北京後,他將返回愛荷華州幫特朗普和共和黨助選。

9月14日當天,中共外交部召開例行記者會,發言人汪文斌稱,「注意到美方發佈的有關推文,但現時尚未收到布蘭斯塔德卸任的通知」。

9月9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曾拒絕刊登布蘭斯塔德的文章〈基於對等重置關係〉。9月1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美方希望發表文章是假,設局栽贓是真」。

9月11日,美國駐華大使館官方微博轉發了蓬佩奧關於中共「虛偽宣傳系統」的文章,很快被中共刪除。當天,中共外交部還宣佈,對等限制美國在華外交官,回應9月3日美國國務院對中共外交官的最新對等限制。

中共外交部應該根本沒有想到,美國早有下一步,美國駐華大使宣佈卸任,中美關係直接降級了。

中共如何應對陷兩難

按照外交禮節,外國大使離任,中共外交部應該歡送,雙方都客套、感謝、期待一番。但此次美國駐華大使卸任,中共外交部還要不要歡送呢?

此等大事,無疑會上交給中共最高領導人決策。

迅速的禮節性回應最容易,必然就需要表達感謝之意,但中共恐怕難以感謝美國駐華大使,他的離去意味著美國可能不再派駐新的大使,至少數月之內不大可能。

美國在北京沒有了大使,這樣的外交關係,中共真會感謝嗎?

也許中共外交部可以繼續等美國的正式通知,爭取多一點時間研究對策和回應的方式,無論怎麼回應,看起來都是相當犯難的。

中共黨媒可以再來一篇長文,「別了,布蘭斯塔德」,之後又如何呢?

假如中共惱羞成怒,召回駐美大使崔天凱,恐怕正中美國下懷。如果中共默不作聲,全世界就會看笑話,中共自詡的大國外交,也就徹底坍塌了。

無論如何,美國與中共政權脫鉤的進程中,再次設定了一個里程碑。

幾個月來,美國不再承認中共政權的跡象早已顯露,中共最高領導人、中共外交部、中共黨媒等,一再聲稱「不答應」。如今,美國大使卸任,中共如何「不答應」呢?

是否還有下一步

特朗普的外交,應該讓全世界都驚呆了。

不少媒體說,特朗普很懂經濟,但不懂外交。如今,特朗普的外交哲學,幾乎顛覆了所有外交家的理論。拜登指責特朗普破壞了外交關係,但特朗普卻撮合了中東和解的歷史性突破,還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目前正在努力撮合阿富汗和平談判。特朗普也鞏固並拓展與亞洲盟友的關係。

還有媒體說,特朗普是「戰爭狂人」,但特朗普卻避免了與北韓的戰爭,避免了與伊朗的戰爭,並全力從中東紛亂的戰爭中脫身。

似乎沒有人真正了解特朗普,也無法預測特朗普的下一步,這無疑成了特朗普外交的最大戰略優勢。

特朗普應該不會急著任命一位新的駐華大使,目前美國駐華使團副團長傅德恩(Robert W. Forden)應該暫時代理一切事務。中美關係,暫時變成副大使級別,或者更低一下,代辦級別。

副團長傅德恩應該很擅長類似工作,他1981~1983年在瀋陽和北京的大學教授英文;1995~1998年和2007~2011年任美國駐北京大使館經濟官員;2002~2005年任美國在台協會高雄分處處長;2005~2007年任美國國務院中國與蒙古事務辦公室副主任和政治組組長;2015~2018年任美國在台協會(AIT)副處長;他也曾在美國駐特拉維夫大使館和美國駐河內大使館任職。

相信他豐富的經歷能夠完成各項副大使級或代辦級的職責。

至於是否會逐步削減駐華領事館和外交人員,顯然將由特朗普和蓬佩奧決定,美國駐香港外交官的宿舍樓已經售出了。

中美正在走向斷交的可能性越來越大,這當然是中共政權最難受的。中共害怕失去與美國的外交關係,最揪心的,自然是中共政權無法再獲得美國政府的承認,一旦開了這樣的先例,其它國家是否也會跟進呢?

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的不凡經歷

泰里·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是美國歷史上任職最長的州長,任期總計8169天。他生於1946年,是一名美國共和黨政治家,1973年~1979年,他在愛荷華州眾議院任職三屆;1979~1983年擔任愛荷華州副州長;1983~1999年擔任愛荷華州第39任州長;從政壇退休後,2003年~2009年任得梅因大學校長;2010年,他再次競選,成為愛荷華州第42任州長;2014年連任;2015年12月,成為美國歷史上任期最長的州長。

布蘭斯塔德在36歲就當選州長,成為愛荷華州歷史上最年輕的州長。愛荷華州的失業率從布蘭斯塔德上任時的8.5%降至1999年卸任時的歷史最低水平2.5%。

布殊擔任總統期間,任命布蘭斯塔德為總統特殊教育卓越委員會主席,2003年布蘭斯塔德又擔任全國青少年健康積極行動諮詢委員會(PATH)的成員,以及美國註冊會計師協會的公共會員等。

年輕的布蘭斯塔德1969年在愛荷華大學獲得政治學文學士學位,1974年在德雷克大學法學院獲得法學博士學位。大學畢業後,他被徵召入伍,1969~1971年在布拉格堡的第503軍事警察大隊擔任軍事警察,因優異表現被授予陸軍表彰勛章。

習近平一直稱布蘭斯塔德是「老朋友」。1985年,時任河北省正定縣委書記的習近平,率領農業代表團訪問了愛荷華州;2012年,成為中共接班人的習近平再度訪問愛荷華州;布蘭斯塔德也曾數次訪問中國。

2016年12月,布蘭斯塔德接受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名,成為美國駐華大使,2017年5月得到確認並宣誓就職。

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共喉舌《中國日報》英文版,在愛荷華州的第一大報《得梅因紀事報》刊登了四個全版廣告,稱特朗普「愚蠢」。布蘭斯塔德隨後在《得梅因紀事報》回應,「中國(中共)政府利用美國珍惜的自由言論的傳統搞宣傳,令美國的工人、農場主和企業深受其害」,「(和美國)相反,北京的書報亭卻在限制談論中國經濟困難形勢的反對聲音,也看不到真實反映(與中共)不同意見的任何面貌」。

2019年5月,布蘭斯塔德訪問了西藏自治區。

2020年9月9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拒絕刊登布蘭斯塔德的文章〈基於對等重置關係〉。

2020年9月14日,布蘭斯塔德宣佈卸任美國駐華大使,成為中美關係走向一個新惡化螺旋的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