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佛道兩家,歷來不乏念誦真言或咒語治病的先例。明朝末年瘟疫流行,明軍起用民間郎中吳又可治瘟。吳又可治療瘟疫的方子叫「達原飲」。吳又可是修道之人,行醫是他的修行,他的治瘟絕招,在「訣」不在藥。今年8月20日發表在明慧網上的這篇文章,是瑞士生物技術公司SunRegen Healthcare AG首席科學官董宇紅博士的研究成果,從中可以看出「訣」的特殊意義。

自2019新冠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截止到2020年8月18日,現已擴散到全世界200多個國家和地區,超過2,200萬人受染,77萬人死亡。這場瘟疫對人類的危害至深,其病毒傳播速度快、傳播途徑複雜多樣,且無症狀感染者成為巨大隱患。

RNA(核糖核酸)病毒具有高變異性,導致疫苗研發成功率低且存在很大的安全性隱患。重病人通常出現難以復原的呼吸困難,而導致死亡。目前沒有針對2019新冠病毒的特效藥,而且抗病毒藥僅能抑制病毒複製,而無法從人體中徹底消滅病毒。

雖然科技發展迅速,人類生命仍然面臨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脅,醫藥界也面臨一場巨大的挑戰。筆者作為一名接受現代醫學正統培訓過的醫生、病毒研究學家,正在苦惱如何能在短時間內找到有效對策,自今年1月以來,看到媒體陸續刊登2019新冠病毒病人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病情得到緩解或康復的個案報道。促使筆者認真了解其真實性,並進行一個回顧性研究,搜索符合研究條件的案例進行系統的醫學分析,整理了一份科學研究報告,總結了這種新的方法對2019新冠病毒的治療效果。

回顧性研究是醫學科學研究方法

醫學上判定一個療法是否有效,一般要做前瞻性研究。但是當一個療法在早期,人們還不熟悉其特點的時候,可以先用回顧性的研究方法摸索出一些趨勢和規律來。

回顧性觀察性研究是一種公認的醫學科學研究方法,是人們收集實證醫學證據的重要工具,經常應用於流行病學、藥物療效分析等方面。

回顧性研究,可以提煉來自臨床的證據,以了解某一暴露因子與臨床結果之間因果關係。譬如吸煙與肺癌關係,經常先通過案例回顧性研究來了解吸煙的暴露量、族群、環境等因素對肺癌發生幾率的影響。

本研究儘可能多收集案例,但結果多屬成功案例,因為療效好的患者更願意分享他們的成功體驗。所以無法如前瞻性研究能預測療效的成功率。儘管如此,在當前疫情無藥可解的危難時刻,收集和整理這些成功案例,仍指出克服疫情的一線生機,對後續的醫藥研發也是有啟發性的價值。總結出這些案例的趨勢與內涵,也值得人們實踐中應用、並進一步研究。

來自真實世界數據真實可信

目前製藥界、醫學界越來越重視真實世界數據,也就是來自真實世界(包括家庭、社區)收集的藥物治療效果數據,包括患者自己的報告等。這些真實世界證據,對臨床醫生決策的影響的比重越來越大。

本研究一共搜索2020年1月1日到5月31日報告的未重複備選案例48件,其中有12例因信息不充足未獲選用,合格案例計有36例。

27例來自明慧網,9例來自《大紀元時報》。病人自我報告有8例,由病人親友報告的有28例。

男女性別比例7:10。四分之三為成年人,17%為老年人。24例(三分之二)來自中國,湖北佔44%,另外法國、美國各4例,加拿大2例,丹麥和日本各1例。來自世界的6個國家,6個族裔(中國人、越南人、亞裔加拿大人、土耳其人、丹麥人、猶太裔美國人)。全球分佈,地域和族裔上都具有代表性。

有一些在國外居住的華人和外國病例大多提供真實姓名,接受採訪並且坦言自己對九字真言的認識過程。例如羅碧雅博士本人坦言,她以前別說九字真言,對法輪功都不接受。由於接受錯誤的宣傳信息,她視法輪功為洪水猛獸。羅碧雅自己胸悶的時候,也念了這幾個字,她說「效果真的非常好」,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況也在向好的方向轉變,現在天天念誦。

許多資料報告得非常細緻,包括症狀的描述、好轉過程,尤其是與念九字真言之間的關聯性,描寫特別細緻。如美國紐約長島珠寶商蓋德(Osnot Gad),出現重度呼吸困難,感到死亡的恐懼。當她一個字一個字地念九字真言時,「我的肺被打開了,讓空氣進入我的肺中,我能夠把氣吸得更長更深。」她說,「這個口訣,真的是讓人正確呼吸的方法。」在慢慢地一聲一聲地重複九字真言的過程中,她喘過氣來了,在接下來的三天中,蓋德終於像正常人一樣呼吸順暢了。

經醫生確診新冠病毒案例11,疑似案例25例;輕度3例、中度22例、重度11例。發熱72%,呼吸系統症狀69%,咳嗽33%,胸悶或呼吸困難36%,神經系統症狀33%,胃腸道症狀22%。案例報告各器官系統症狀的比例,與文獻報道大致吻合,說明案例的新冠病毒症狀具有代表性。

36例患者總體症狀改善率100%,其中26例(72%)症狀康復,10例(28%)症狀改善。11例重症患者中,10例症狀康復,1例改善。重症且住ICU有3例,2例完全康復,1例改善。11例住院案例,醫生的評估結果,與36例病人自我症狀的評估結果一致,也輔助說明本回顧性研究的資料可信。

症狀改善往往是疾病康復或痊癒的先導,2019新冠病毒症狀(發燒、咳嗽、呼吸困難、疼痛等)易被病人本人所監測,增加可信度。

就念九字真言方式而言,31例為念誦,5例為心中默念。而念九字真言的時長,33例「每天念」,11例「經常多次念」,2例報告「念了幾次」就有效果,其餘20例沒有具體報告時間長短或頻率。關於念誦方式報告也因人而異,具有可信度。

療效來自念九字真言

根據本回顧性研究,筆者仔細探索了臨床療效與念九字真言之間的因果關係。

第一、醫學上判斷藥物是否有效,一般要從起效時間的長短來判斷,起效時間越短,與藥物的相關性越大。一般抗病毒、抗菌類藥物,一周沒效果,就等等看,如幾周還沒有效果,療效就渺茫了;如一兩個月都沒有效果,那大概就沒效了。

36例患者,從誠念九字真言開始到症狀改善的中位時間僅為1天,到症狀痊癒的中位時間僅為3天。念九字真言與臨床療效之間,具有時間上的緊密關係,有力支持臨床療效是來自於念九字真言。15例案例誠念九字真言後1天之內、當晚症狀改善,24例患者誠念九字真言後2天內症狀改善。

第二,醫學上十分重視病人自己對療法是否有效的判斷。36例案例,每個案例的本人或親友都表達了對九字真言、法輪功的正面回饋或感恩之言。我們看到這些回饋透露出兩個信息:一是案例本人或親友都認為是念九字真言救了他們,讓他們轉危為安;同時,非常真心的、發自肺腑的流露出病人好轉之後對九字真言、法輪功的真心感激。正因為他們覺得有效果,才會說出這些真心感謝的話。

值得一提的是,共有8例,佔20%,是高級知識份子,包括專業醫生,還包括美國哈佛大學留學生、日本留學生、研究生等。一般受到高等教育的知識份子不太容易改變他們固有的思維,在求生的慾望下,他們開始念九字真言,體會到了切實的效果,並且說出了真心感謝。只有九字真言的效果真實不虛,才能觸動他們。

第三、一些家庭對照案例、自身對照案例,也可看出念九字真言與臨床效果之間的相關性。

1)兩對夫妻案例(案例11和12,29和30),他們幾乎都是同時感染出現症狀,剛開始,夫妻中只有一方念九字真言,而另一位不念九字真言。結果念九字真言的配偶的臨床症狀一天之內就出現好轉,於是,另一位配偶,也開始念九字真言,也出現了好轉。

2)三位自身對照:三位案例(案例5,11,13)他們開始似信非信、牴觸,所以都沒有真心念九字真言,也沒有起作用,後來求生的慾望讓他們改變了,當他們去掉觀念,真心念九字真言1-2天之後症狀就明顯改善,1-3天痊癒。

3)案例15例出現效果後停念,症狀復發,而再繼續念九字真言後,症狀又好轉。這個情況有臨床實驗中藥物Challenge–dechallenge–rechallenge(治療-停止-再治療)的佐證效果。

第四,有8例念真言之前,他們長期由於錯誤宣傳的誤導,不接受、牴觸、反對法輪功。而當他們親身念真言之後,他們卻對法輪功說出了真心感謝。如果不是因為念九字真言而達到了實實在在的效果、觸動人心的話,能讓這些長期對法輪功持有負面認識的人士,對法輪功的態度發生180度的大轉彎嗎?這些案例也說明,九字真言的效果真實不虛,不是心理作用,即使人們以前對法輪功的看法是負面的,都可能有效,要看人們是否能夠發自真心的一念。

第五、具體分析用藥或住院治療情況表明,療效不大可能來自醫院治療或藥物。

首先按照病情輕重來分析:

1) 11例重症患者,都出現重度呼吸困難的症狀,有三例還有半昏迷的狀態。而醫院治療重症患者的效果很差,據文獻報道重症患者死亡率多高達38%-52%。但這11例中,有10例症狀康復,1例改善。重症且住ICU有3例,2例完全康復,1例改善。有2例重症案例,醫院和/或本人都放棄治療了,是念了九字真言,才出現轉機。

2) 25例輕中度患者,20例沒有住院,其中6例用了一些感冒退燒止痛藥,2名無效,2名有效但很快症狀復發或加重,2名未報告效果;5例住院患者,其中3例的症狀在念九字真言當天或當晚好轉,另外2例雖沒報告起效時間,但家屬強調是念九字真言救了他們。

從案例是否住院來分析:

1) 11例住院病例,有7例是在念九字真言之後1-4天起效,效果與念九字真言之間具有緊密的時間上的關聯性,本人或親友判斷是由念九字真言之後好轉的;1例重症60%的肺部壞死,醫生放棄了,沒藥可治,念九字真言之後恢復到出院的水平;1例是武漢的醫生,退燒藥用了一周,越來越重,最後念九字真言並且加煉法輪功的第一套功法才好轉的;其他有兩例(23、24),本人或親友判斷是由念九字真言之後好轉的。

2) 25例沒住院,其中15例因為害怕不敢出門、更別提住院;9例想住醫院但住不進去,或醫院不收、或醫生告之無藥可治;1例原因未報。這25例病人,既然沒有住院,也不可能是醫院治好的。其中大部份(19例)沒報告使用藥物;其他6例用了一些感冒退燒止痛藥,2名無效,2名有效但很快症狀復發或加重,2名未報告效果。

總而言之,無論採取甚麼分析方法,共有將近一半的案例(17例)在開始念九字真言之前接受過藥物或醫院治療,但這些藥物或治療「無效」或「有效,但很快症狀復發或加重」,所以療效不大可能來自醫院治療或藥物。絕大部份案例都是在求生的慾望下,經親友的介紹開始念九字真言之後迅速起效。種種原因,均指向效果應該是來自九字真言,而非醫院或藥物治療。

念九字真言療效引發的思考

為甚麼誠心念九字真言之後能產生這麼強大快速的抗病毒效果呢?

現代科學醫學的發展取得了可喜的成績,同時也暴露出藥物治療在面對病毒性疾病方面的無能為力。科學發展到現在,其實還沒有治療病毒的特效藥,目前抗病毒藥僅能抑制病毒複製,而無法從人體中徹底消滅病毒。真正要從人體徹底清除病毒,最終要靠人體自身免疫系統,發揮一個強大、全面的抗病毒功能來清除病毒。

如何才能強大人體自身的免疫系統的抗病毒能力呢?展望世界各國,越來越多的人們在回歸東方文化的傳統,尋找回歸身心靈健康的非藥物、替代或者自然療法。

中國傳統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回歸中國傳統文化,我們不難發現,在佛道兩家文化中,人們普遍接受——人體是一個小宇宙,人與大自然息息相通,也就是天人合一。靠甚麼相通?靠的是能量。

特別是佛道兩家,歷來不乏念誦真言或咒語治病的先例。舉例:明朝末年瘟疫流行,明軍起用民間郎中吳又可治瘟。吳又可治療瘟疫的方子叫「達原飲」。其實吳又可是修道之人,行醫是他的修行,他的治瘟絕招,在「訣」不在藥。

藥引子是他修行法門的一句口訣,或叫「真言」。

有那個藥引子,達原飲就能變成滅瘟特效奇藥;沒有它,達原飲就是普通藥而已。誠心念誦「真言」以後喝藥,人就會逐漸康復。

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來自於中國佛家氣功——法輪功。法輪功具有一種強大正面能量,這種能量在法輪功修煉者身上能夠起到祛病健身的作用。

筆者親自做的一個回顧性研究論文發表在2016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年會上。ASCO年會是全球最大、最具影響力的癌症、腫瘤學研究的醫學年會,每年吸引逾3萬名來自全球的腫瘤學專家參加。當時在參會之際,筆者還接受美國針對癌症患者發行最大CURE雜誌的專訪。筆者主要研究發現是:152例晚期、終末期、無藥可治的癌症病人,包括肺癌(38例),肝癌(29例),胃癌(17例),白血病,食道癌,婦科癌,胰膽管癌,結腸癌等等。在修煉法輪功之前,醫生預測平均存活期(5.1±2.7月)。修煉法輪功之後,實際平均存活期顯著延長到56.0±60.1月(P<0.0001)。症狀改善時間為1.3±1.7月,症狀完全消失的時間為3.6±3.3月。修煉法輪功後生活質量改善顯著(P值<0.0001)。

這些終末期癌症患者,有些人甚至是奄奄一息,家人棺材都買好隨時準備入殮的,修煉法輪功居然可以幫助他們顯著延長存活時間及改善症狀,這裏面幫助了甚麼問題?

行醫25年的汪志遠醫師,曾患醫學絕症「漸凍人」病(肌萎縮側索硬化症),因為多方求醫無效,抱著探索的心理,參加法輪功學習班。他在學習班上感受到一種非常強大的能量場,非常舒服的一種熱流、暖流,從頭到腳滾滾熱流,一陣一陣的來。那個能量場之大,是他從來沒有想像過的。後來他的漸凍症在修煉法輪功3個多月之後就治癒,至今健康的活了20多年。

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在明慧網上,可以看到成千上萬甚至更多的類似案例故事。

當人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時,這種強大能量場就能傳遞到念誦者身上,幫助人增強自身的免疫力,增強免疫系統的抗病毒能力。本研究有兩例報告了在念九字真言的過程中,親身感受到來自念誦真言後產生的能量場。

案例16報告者寫到:「有一股強大的熱氣流,像颳風一樣進入了我的身體,……瞬間,身體就感覺特別輕鬆了。」案例13寫到:「念九字真言確實全面改變了我的能量水平。」從此二例的經驗,念九字真言可以引發外在的能量進入念誦者的體內,幫助抵禦及清除病毒,以達祛病健身之效。

念九字真言與醫院治療

目前全世界許多國家有限的醫療資源在2019新冠病毒的挑戰下明顯不堪重負,很多病人因為床位不夠、住不進醫院;醫院呼吸機不夠,住進了醫院也沒法接受呼吸機治療;即使用了呼吸機、膜肺,效果也不一定好,文獻報道的重症患者死亡率可達一半。醫生們都很無奈、痛苦。

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接受採訪表示:只要做了氣管插管病人,很少能夠成功拔管。上了ECMO(膜肺)病人,很少有活下來的。人類似乎無路可走。

我們用科學方法、系統分析了來自世界6個國家、6個族裔的36例2019新冠病毒感染者誠念九字真言的臨床效果,觀察到,誠心念九字真言對2019新冠病毒病毒感染者具有顯著、快速的臨床改善的效果。11名重症患者的改善程度相當鼓舞人心。

筆者不排斥醫院治療,但在當前醫療系統負擔沉重,甚至無能為力的情況下,如果醫生們在臨床實踐中能嘗試使用,建議在醫生的系統觀察下、前瞻性隨機對照的醫院臨床研究,全面系統的觀察在醫院常規治療下同時念九字真言,對患者的臨床症狀、體徵、病原學檢查、肺部影像學檢查等各項指標的效果;可以自身前後對照、或歷史對照或平行對照(與不念九字真言的患者對比)。

念九字真言,簡單、易學、免費用、安全、無副作用,而且不與其它療法相衝突。患者在接受正規醫院治療的同時,只要還清醒就可以念。不能說話的,心中默念也行。因為他不與任何其它療法相衝突。

九字真言對未來醫學發展的啟迪

通過這個研究,我們觀察到,在當今醫學或藥物難以解決的新冠病毒感染面前,36個案例通過誠心念誦九字真言,產生了快速的抗病毒效果,讓他們轉危為安。我們對九字真言的效果感到驚訝的同時,也不得不重新審視、思考現代科學、醫學未來發展之路。

真正的科學精神離不開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當新現象出現的時候我們不能一概的排斥、反對,而更應該本著謙卑的態度、分析它、研究它。科學本來就是這樣一點點的發展和進步到今天。從牛頓力學、到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再到量子力學,任何一個重大科學理論的提出,都是打破了前人定義的侷限,才能夠向前邁出一步。

人們往往容易習慣於研究摸得著、看得到的東西,對於那些看不見、又摸不著的東西,包括精神、信仰、神蹟等等,往往避而不談、或者視為迷信。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不等於不存在。科學發現的都是人們以前未知的東西。

基於客觀事實的科學發現,就是新科學誕生的開端。科學工作者的使命是不斷突破、開拓未來。九字真言能幫助人們更好的應對迫在眉睫的疫情危機,念誦九字真言的經驗值得科學界、醫學界深入研究,將來更有機會引領人們在未來科學、未來醫學走出一條新道路。

作者簡介:

董宇紅醫學博士

1991-1996年北京醫科大學醫學學士

1996-1999年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內科,傳染科,獲優秀住院醫師。

1999-2002年北京大學傳染病學醫學博士,中國衛生部重點九五攻關項目「氧化苦參鹼治療乙型肝炎病毒的機理研究」,獲北京市科技進步二等獎。

2002-2004年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博士後,參與中國醫學科學院基礎醫學研究所的「乙肝病毒治療性疫苗」的研究。

2005-2017年瑞士諾華公司中國總部和瑞士總部,高級醫學專家顧問,藥物警戒負責人,主持和開展過10餘項抗病毒臨床和基礎研究項目,獲得諾華公司提交的BRAVO獎兩次,以上超越獎和最佳醫療營銷所有權獎各一次。

在國際生物醫學期刊或國際醫學會議共發表論文28篇。@

(轉自明慧網,眉標和副標為本編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