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截止到中港台時間1月22日晚8點,中國大陸確診感染武漢肺炎(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患者有473例,累計死亡17例。中共官方通報,疫情已經蔓延到了25個省區,有1394人被醫學觀察。

另外截止到中午12點,美國、台灣、香港、澳門、澳洲、日韓、泰國等也都發現確診病例,全球共有481例確診患者。如今全球拉響警報,各國機場加強防禦措施。

疫情危急,更令人緊張的是,「病毒存在變異的可能」。中共國家衛健委副主任李斌22日表示,病毒傳染源尚未找到,疫情傳播途徑也沒有完全掌握。而海外專家指出,「僅靠戴口罩不能有效控制病毒擴散」,「沒有明確接觸史也會染病」。

剛進入2020年,武漢肺炎這隻超大黑天鵝已經嚴重威脅著人們的生命健康。上周六(18日)我們最早說出疫情失控、當局可能壓不住之後,留言區有人說我們「危言聳聽」,「希望中國亂」。現在估計沒人會這麼說了,因為小粉紅的命也是命。大家都在尋找保命的方法,22日就聊聊這方面的內容,告訴您中共不會說的真相。

「黑天鵝事件」指極其罕見、出乎人們意料的風險。

病毒可能變異

在22日的新聞發佈會上,李斌承認病毒傳染源還沒有找到,疫情傳播途徑也沒有完全掌握。病毒「存在著變異的可能」,存在「進一步擴散」的風險。路透社報道,目前對這種新型病毒了解甚少。

有醫學常識的人知道,流行病病毒變種的可能性最高,而且變種時間短。

網上有一張圖,圖說是世界衛生組織(WHO)認定的武漢肺炎新變種病毒譜圖。不過我們沒有查到世衛組織的說法。

《大紀元》採訪到了武漢一位門診醫生魏先生,他表示「非典」(SARS)的說法早在當地醫生內部流傳了。去年11月、12月時,疫情趨勢已經很明顯了。「後來網上有說是冠狀病毒,官方馬上跟進,承認是冠狀病毒。」

魏先生說,關於「非典」的說法,只能在內部與親友間私下傳。「你要是說,那就是⋯⋯你也懂的。所以沒有辦法。」

按照魏先生提供的時間來看,疫情至少有一個半月到2個月的時間了。

武漢病毒與SARS同源

大陸聯合研究團隊21日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發表論文,聲稱研究發現,武漢肺炎與SARS病毒「來源相同」。都是寄生在果蝠(fruit bats)身上的病毒,但比SARS病毒弱一些,不過仍有「高度傳染性」。

研究團隊表示,「武漢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但傳給人之前,可能「有未知的中間宿主」。

「天然宿主」指的是天生就攜帶病毒的動物。「中間宿主」指的是被病毒感染的另一種動物。

當年SARS爆發,也是這種情況。科學家認定,廣東人養殖和食用了被感染了SARS病毒的果子狸,發生疫情。而SARS病毒的「天然宿主」是叫做「中華菊頭蝠」的蝙蝠。

SARS功臣鍾南山20日表示,雖然不清楚究竟傳給人的是甚麼動物,但根據調查判斷,竹鼠和獾一類的野生動物可能性比較大。

其實早在1月14日,柏林夏裏特醫學院病毒研究所所長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就指出,新病毒與SARS病毒同種,只是形態不一。

「毒王」出現 沒有特效藥

目前北京當局把武漢肺炎納入了「乙類傳染病」,但預防、控制措施與甲類傳染病一樣。甲類傳染病就是鼠疫和霍亂,都是強烈傳染的疾病。

一位北京大學匿名專家向《文匯報》透露,有一名感染了多位醫護人員的患者,已經足以被判定是「超級傳播者」。符合體內病毒發生突變、適應人體的可能性,使病毒感染能力更強。

「超級傳播者」,俗稱「毒王」。2003年SARS的「毒王」,一個人傳給了幾百人,危害相當嚴重。

出現「超級傳播者」,是鍾南山最擔心的。他表示武漢和廣東的事實證明「病毒肯定人傳人」,而且醫務人員和病人之間也有互相傳染。

據前鳳凰衛視記者閭丘露薇表示,鍾南山現在「已經封口」,不再接受採訪。不知是他自己不想說,還是有外來的力量不讓說。

21日他還提到另一個憂心的事,「目前沒有特效藥」。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屬下的國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長、免疫控制實驗室主任安東尼·弗契(Anthony Fauci)對自由亞洲表示,「如果順利,幾個月後可以初步臨床試驗,但新疫苗面世最快也要一至兩年」,他提醒人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官方死亡病例 恐遠遠不止

現在死亡病例更新也很快,22日早晨看還是9人,中午就變成了17人。NGO組織「自然之友」22日發消息,資深環境教育家徐大鵬因肺部感染,在漢口醫院去世。他的妻子也因肺部感染,10天前在武漢第六醫院離世。

徐大鵬的女兒徐馨蕾告訴《新京報》,徐氏夫婦雖然都表現出嚴重肺炎症狀,但是直到去世,都沒有接受「核酸檢測」辨別是不是武漢肺炎。也就是說,徐大鵬夫婦沒在官方統計的死亡病例當中。

令人不安的是,徐馨蕾是密切接觸者,但並沒有被隔離觀察。徐大鵬生前朋友劉先生告訴自由亞洲,「當局根本就不管,醫生不理她,就讓她一個人去處理後事。也就是說,這麼一個帶病的嫌疑人都沒有人管,這是個非常大的問題。」

另有知情人透露,親友準備為徐大鵬水葬,聯繫武漢疾控部門,但對方告知,徐大鵬夫婦不在被統計的死亡名單,他們無法做甚麼。

《大紀元》採訪到一位原住武漢的華裔女士,她的哥哥在當局宣佈冠狀病毒前就死了,被宣佈是「不明肺炎」,沒在「官方死亡名單」。

另外,她的妹妹現在也病危,侄女夫婦「現在路都走不動,但醫院不收」,要求回家自行隔離。而她的姨媽、姨父也在等待檢驗結果。

感染病人由姐姐照顧

《北京青年報》微信帳號「北青深一度」21日發了個獨家專訪,受訪者是15日從金銀潭醫院出院的化名王康的武漢肺炎患者。王康披露,由於被隔離病人相當多,醫院人手不足,他的日常照護是姐姐包辦。

王康12月22日感到不適,打點滴也沒效果。12月27日開始高燒,並做了檢查,但沒住院。

12月30日的病例報告稱肝功能有異常,被轉到協和醫院就診。1月2日,他的血氧濃度低於60%,擔心有生命危險,轉到金銀潭醫院,進了加護病房。

王康介紹,10日轉到重症病房前,被隔離「患者已經相當多」,醫院人手不足。於是醫院把王康的日常照護全部交給了健康的姐姐。

官媒報道這件事,證實了網友所說的「醫院病人爆滿」,也讓外界管窺到一點疫情的嚴重。

21日香港有線電視報道,中共醫療專家組專家、北大呼吸科主任醫師王廣發被確診感染肺炎,正在被隔離治療。

會診專家的防護措施肯定很周全,也沒抵擋住病毒,足見病毒的傳播力。這也很打臉中共,因為王廣發曾出面闢謠,聲稱「疫情可防可控」。

專家:沒有接觸也傳染 僅戴口罩不夠

21日台灣也確診了一例,是在武漢工作的台灣女性。中央社報道,這名女性沒去過當地市場,也沒接觸過禽鳥或食用野味。

防疫專家何美鄉表示,從這個病例可以得知,「沒有明顯接觸史的人,也可能感染武漢肺炎」,「這是蠻大的警訊」。

面對瘋狂洶湧的疫情,「出門戴口罩」是第一件事。大陸多個地區出現了瘋搶口罩的現象,微博、微信也出現了「口罩熱」。而有的商家則趁瘟疫之際,大發「黑心財」。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暗訪發現,天貓平台網店「炒口罩」很普遍。25個裝的N95口罩叫價909元,平均36元一個。價格雖然高,但是卻有成交記錄。以前,這樣的口罩只賣70~100不等。

還有的網店更凶,一包5個裝的3M牌N95口罩,叫價650元,平均130元一隻。

戴口罩一定程度上可以防止飛沫傳染,但美國專家指出,僅靠戴口罩,並不能有效控制病毒擴散。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過敏及傳染病研究所戴仲東博士對美國之音表示,「這種冠狀病毒類病毒,傳染性很強。除了呼吸道傳染外,也可以接觸性傳染,比如通過份泌物等等。」

戴仲東解釋,冠狀病毒患者的眼淚、鼻涕或者唾液等分泌物都有傳染性。如果不小心接觸到這些分泌物,然後再觸碰自己的鼻子和嘴,都會傳染。

戴仲東指出,戴口罩只能阻斷空氣、呼吸傳播的飛沫傳染,但是身體和分泌物的接觸是預防不了的。所以只戴口罩「不能夠解決問題」。

又一場「人禍」 考驗北京當局

總觀這場疫情,從18日到22日,短短5天,確診病例從零星數字激增到數以百計,外界驚呼又是一場「人禍」。

709案律師謝燕益表示,起初官方諱莫如深,對消息嚴防死守。還強調「沒有人傳人,沒有危害性」。中共的輿論維穩,消解了人們的警惕性,現在疫情壓不住了。說明中共不僅沒有吸取SARS的教訓,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

謝燕益指出,在專制體制下,中共官員不對老百姓負責,只對上級負責,所以屢屢出現「視人命如草芥」的情形。他們只要「站好隊」,隱瞞信息,壓制真相。因為上司決定他的命運和前途,「而老百姓沒有選舉權,沒有監督權,沒辦法問責」。

謝燕益強調,這場席捲全國的疫情,還是中共體製造成的,「又是不折不扣的人禍」。

在倒逼之下,中共政法委21日發文表示,武漢肺炎來勢洶洶,「誰為一己之利,刻意遲報瞞報,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誰將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還重,就是黨和人民的千古罪人」。

北京這番話,若在以往,不少小粉紅又會高潮。但現在,已經沒人信了。

62歲的武漢退休人員羅潔(音)22日去了機場,準備飛往北京。她告訴《紐約時報》,自己想「逃離」,疫情使她想起了非典。

羅潔說得很實在:希望當局「如實公佈疫情,這就是給老百姓最好的安心丸」。

香港資深評論家凌鋒撰文表示,由於「黨領導一切」,所以當中國出現瘟疫時,不是專業來決定如何防疫,而是中宣部領導防疫。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沒有。當年SARS是這樣,武漢肺炎也是如此。

也有大V說,「天災人禍的時候,你們首先想到的永遠不是調查真相和原因、做好防範救治,你們永遠最先做的都是抓人和控制輿論。能要點臉嗎?」

如何預防保命?

說了不少,現在看看世衛組織給出的防護建議。他們建議儘量使用肥皂等勤洗手,遠離有感冒症狀的人。如果咳嗽或打噴嚏,要用紙巾等物品摀住鼻子和嘴。食用肉食和蛋類,一定要熟透,同時不要接觸野生或者農場動物。

不過,我要告訴大家一個特別的消息。曾經有一位法輪功學員給我做三退(退黨、退團、退少先隊),她告訴我牢牢記住「九字吉言」,說遇到災難的時候,誠心敬念這個「九字吉言」,可以化險為夷,遇難成祥。

據說不少人都有親身體會,所以我也轉告您。這九個字就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小粉紅可能會反感。但我想,現在瘟疫威脅著人們的生命,已經到了緊要關頭。這個時候保命最重要,中國人不是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嘛。

如果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躲過劫難,這是天大好事。

最後祝願您和家人都能夠躲過劫難,幸福平安。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