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師以後,首先指向撫順。他依女真、蒙古的習慣,先向守將招降。撫順李永芳自知不敵,恐他依例:「招降不應則屠城」,只得冠帶出降。女真人作戰, 掠而不守, 既降, 也不濫殺, 只掠奪而去。遼東總兵張承胤聞報,率兵來追。八旗兵馬回頭應戰,結果明兵慘敗。除了總兵、副總兵、參將都陣亡外,死了五名遊擊、五十幾名千把總。一萬兵馬,折損了十之八、九。還降了千餘人,幾乎是「全軍覆沒」。噩耗到京,朝野震動!明朝點兵號稱二十萬,加上朝鮮、葉赫的援軍,由經略楊鎬指揮,兵分四路,向努爾哈赤的「國都」赫圖阿拉進發。

也是氣數了!楊鎬是南方人,對北方的地理形勢、天候、氣溫均不了解。四路兵馬行程估計錯誤,未能同時抵達。被以逸待勞的八旗兵,在赫圖阿拉之西的「薩爾滸」預先埋伏,各個擊破。明朝國力自此一蹶不振,而努爾哈赤至此,更是耀武揚威,再也不把明朝放在眼下。

既已大敗明朝大軍,他再沒有了忌憚,在萬曆四十七年八月,八旗兵開向葉赫,報那累積在他心頭已久的不共戴天之仇......

在岳父莽古思華麗的大帳中,皇太極詳盡敘說了大金、葉赫以「兩世甥舅」之親,為甚麼會勢同水火。這些事,有些是莽古思曾有耳聞的。有些,則還是第一次聽說,聽得津津有味。卻忽然想起一件傳聞的事,問皇太極:

「聽說,崑都倫汗在赫圖阿拉建『堂子』時,挖出一塊石碑,寫著:『滅建州者葉赫』,可是真的?」

皇太極避而不答,卻道:「建州和葉赫的仇,萬世也解不開了!金台什舅舅,臨死之前還詛咒我們,說:『葉赫那拉氏,就算只剩下一個女子,也要亡你們的國!』亡人的國,是用嘴巴說的嗎?到底還是建州滅了葉赫,不是葉赫滅了建州呀!」

莽古思又被提起興趣,追問滅葉赫的戰爭情況,皇太極道:

「汗父派我和代善、阿敏、莽古爾泰三位哥哥,率精兵攻打布揚古的東城,汗父自己領八旗兵攻金台什的大城。我們到了東城,把城團團圍住,向布揚古喊話,叫他投降。他不肯,也不敢領兵出戰, 就僵持在那裏。忽然, 汗父派人來叫我,說:金台什舅舅說,一定要看到我,才肯投降,於是我趕到大城去......」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皇太極到大城時,大城已破,金台什的兒子德爾格勒受傷被俘,葉赫軍隊已無鬥志,紛紛投降。金台什帶著妻、兒,逃到一座高台上,死也不降。

一位固山額真,向他喊降:

「快下來投降!你不下來,我們就攻上去了。」

金台什說:

「我的城已破了,這一座台,怎能守得住?要我降,也可以;你們的四貝勒皇太極,是我親妹妹的兒子,我要見到我的親外甥,我才肯投降!」

「四貝勒不在這裏,他和其他的貝勒,包圍東城,攻打布揚古去了。這兒是大汗親自指揮的,你想見你外甥,到底為甚麼?」

「我已經只有這座高台了,難道還能玩甚麼花樣?我不要跟你們作戰,你們殺一個不抵抗的人,難道是光榮的嗎?只是我不願意向你們投降;要投降,也只有我的外甥,能讓我甘心投降!」

固山額真拿他沒辦法,只得派人到努爾哈赤的大營去說明情況,和金台什的要求。努爾哈赤沉思了一下,點頭道:

「他妹妹臨終時, 想見見她的額娘,納林布祿卻無情地阻止。如果,我不允許金台什見皇太極,不也和他一樣了?好,立刻到東城,叫四貝勒來,讓他和他的舅舅相見,看金台什還有甚麼話說!」

皇太極聽到這道命令,飛馬趕到大城,來到台下,向上面喊話:

「我是皇太極!你不是說,見到我就投降嗎?快下來吧!」

金台什卻又反覆不定了,說:

「你說,你是皇太極。我又沒見過我妹妹的兒子,怎麼知道你不是努爾哈赤為了騙我下台,派來的冒牌貨?」

固山額真憤怒的大喊:

「我們四貝勒,何等威儀,是別人假冒得了的嗎?」

金台什卻堅持他不辨真假,無法驗明正身,不肯下台投降。皇太極忽然靈機一動:

「你不認識我,你兒子德爾格勒的乳娘,南太嬤嬤是見過我的,你何不叫她來?」

南太嬤嬤如今已是白髮皤皤一老嫗了。見到了皇太極,便激動地哭了起來:「是八阿哥!是我們格格的兒子皇太極呵!如果你母親看到你長得如此高大,會多歡喜呀......」

她轉向金台什,說:「他是你外甥,一點都不假!」

皇太極說:「你已經不必懷疑,知道我真的是你的外甥皇太極了,還不下來嗎?」

金台什猶豫道:

「我確定你是我的外甥了。你能保證,你的父親不殺我,恩養我嗎?你向我保證,我就下來!」

面對這樣卑怯懦弱又怕死的舅舅,皇太極怒火中燒,不齒極了;做為一個部落長怎能如此貪生怕死!強忍怒氣,他說:

「我不能保證!以葉赫對待我們建州的不仁不義,你死有餘辜!男子漢,為甚麼這樣沒有骨氣呢?殺就死,不殺,自然恩養你。你快點下來,也許汗父看在我是你外甥的情份上,可以不殺你。但,我不能保證!」

金台什說:

「你當我真的貪生怕死嗎?我只是不肯離開我祖先的土地死!如果,你不能保證我不死,我寧可死在自己的土地上,也不願死在努爾哈赤面前!」

皇太極正想再勸,一直站在金台什旁邊,沒有說話的大福晉開口道:

「四貝勒!聽說德爾格勒已經被你們抓去了,還受了傷。他現在在哪兒?他還好嗎?」

「你們把我的兒子德爾格勒殺了嗎?」

金台什大喊。固山額真回答:

「沒有!他在城外的大營裏,有人替他療傷。」

「我不相信!你去帶他來,我看到他安全,才相信你們勸我投降的誠意!」德爾格勒很快的被帶到了台下。他比皇太極年長幾歲,臉色因受傷失血,而顯得蒼白,但非常俊美。當皇太極第一眼看到他時,幾乎有些嫉妒了;他想到他的妻子哲哲;這就是當年爭娶哲哲的競爭對手呀!他不禁想:如果,哲哲當時見到了兩個勢均力敵的求婚者,是否還會選擇他?因為德爾格勒實在太俊美了!
只怕,換了自己也難免傾慕吧......

正遐想著,被台上福晉一聲哭喊打斷了:

「德爾格勒,我的孩子!他們沒有為難你吧?」

「沒有!額娘,沒有。」德爾格勒答。然後轉向父親:

「阿瑪!下來吧!城已經破了,我們已經失敗了,你留在台上沒有用的。下來投降吧,不要再牽累無辜的人了。」

金台什憤怒地喊:

「你叫我下台,皇太極又不肯保證努爾哈赤不殺我,你想見你父親被敵人殺死嗎?」

「殺就死,恩養就生。難道,你留在台上就不會死嗎?」

「至少,我是死在自己的土地上。而且,不是投降被殺!」

他的福晉聽他如此說,問道:

「四貝勒!他不肯投降。但,他的小兒子是無辜的;你能保證你父親會恩養他嗎?」

她指著身邊的幼子問。皇太極道:

「那當然!你快帶他下來吧。我保證,汗父一定恩養你們。」

依慣例,婦孺是不被仇視的。福晉帶著幼子,回頭看看金台什,欲言又止。金台什依然是一臉桀驁。她嘆口氣,道:

「你不投降,我不能讓我的兒子陪你死......」

說罷,含淚攜著幼子下了高台。德爾格勒迎向前,母子相擁,默默無言。

皇太極又向上喊:

「金台什,這是最後一次勸你;趕快下來投降,我是你的親外甥,我母親又是你的親妹妹。也許,汗父會看在我們的情份上恩養你!如果你還是固執,我要下令攻台了!」

金台什哈哈大笑:「努爾哈赤不殺死我,是不會甘心的!我的哥哥納林布祿已死,他報仇,不找我,找誰?我下台也是死,那我寧可死得像個英雄,死在台上!」

說著,抓起高台邊一支浸了油的火把,丟了下來。乾燥的木造架子,立刻火勢熊熊地燒了起來,烈焰沖天。德爾格勒大驚,悲痛地喊:

「阿瑪!阿瑪......」沖天烈焰中傳出金台什淒厲的詛咒:

「努爾哈赤!我葉赫那拉氏,就算只剩下一個女子,也要亡你們的國!」

高台轟然倒下,固山額真上前,割下了金台什面目猙獰的首級。◇(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