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曆十一年,北關葉赫部落發生了一件禍亂。南關的王台,在明朝支持下,儼然成為扈倫四部:哈達、葉赫、烏拉、輝發的霸主。北關葉赫的楊吉砮、清吉砮兄弟,雖然也服臣於他,但這只是口服心不服。更因當年南關哈達部,曾參與謀害葉赫先人的陰謀,楊吉砮、清吉砮二人,更時時以報仇為念,靜待時機。

王台年紀漸老,勢力稍衰。北關在楊吉砮、清吉砮兄弟勵精圖治下,日益興盛,終於擺脫了南關的控制。王台死後,子孫內鬨,國勢益衰。雖然有明朝背後撐腰,終難服眾。北關趁勢崛起, 聲稱:誰強誰為霸!明朝不應干涉遼東各部紛爭!要恃強壓制南關,奪取明朝發給南關和北關的全部敕書。更聯結蒙古,攻擊王台屬下哈達各部。

南關不敵,向明朝求援,指控北關騷擾邊境。明朝總兵李成梁,設計誘殺楊吉砮、清吉砮。

二人中伏,同時被殺的軍民,達一千五百餘人。

北關經此浩劫,元氣大傷,再無力爭霸。楊吉砮之子納林布祿,清吉砮之子布寨,又只得歸順南關,受王台的繼承人孟格布祿統轄。

孟格布祿是王台和楊吉砮之妹溫姊所生的兒子。在王台死後,以繼承人的身份,受明朝冊封,襲爵為「龍虎將軍」。與兄扈爾漢、姪歹商不和。王台死,溫姊又依胡俗,嫁了王台另一個兒子康古陸,也與扈爾漢有隙。因此,和北關葉赫聯合對付歹商。歹商得到明朝支援,囚康古陸。納林布祿、布寨只得乞和。

明朝鑒於努爾哈赤聲勢日益壯大,且與北關締定婚約,恐怕不易控制,因此暗示南關也和努爾哈赤聯姻。於是,王台之子扈爾漢,也將女兒許配給努爾哈赤。努爾哈赤和南關、北關,都成了姻親。

萬曆十六年,楊吉砮許給努爾哈赤的小女兒孟古姊姊,已亭亭玉立,成為十四歲的少女了。四月,扈爾漢的女兒,由哥哥歹商送親,先嫁到了建州。

五個月後,葉赫的納林布祿,也把父親生前許嫁努爾哈赤的小妹妹,送到建州與努爾哈赤成親。這位孟古姊姊,就是皇太極的生母。

孟古姊姊,果然如她父親楊吉砮所讚美,美貌溫柔,品格高潔。很快的,就在努爾哈赤的妻妾中,成為最受寵愛與尊重的一位。因此,被努爾哈赤立為正室嫡福晉。

但是,這段婚姻的美好,並沒有使兩國邦交敦睦。或許是努爾哈赤的勢力擴張得太快了;他從萬曆十一年,以十三副甲起兵,為被明軍聲稱「誤殺」的祖父覺昌安,和父親塔克世報仇起,到萬曆十六年,短短五年間,已統一了建州女真各部。而且,得到明朝敕令五百道,並每年給銀八百兩,蟒緞十五匹。而最令遼東各部疑懼恐慌的是:他的實力愈來愈雄厚了,不論是兵馬、物資,還是土地!

首先受到威脅的,就是扈倫四部。尤其是南關的哈達、北關的葉赫。到萬曆十九年,努爾哈赤又進攻 白山、鴨綠江部,大獲全勝而歸,而且受到明朝正二品「龍虎將軍」的敕封!北關的葉赫部落長納林布祿,沉不住氣了。派了使者到建州,去向努爾哈赤說:

「我們海西四部:葉赫、哈達、烏拉、輝發,加上你們建州,都是女真後裔,語言相通,本是一國。為甚麼你們人口少,所佔的土地大?這是不公平的,你該把土地割讓一部份給我們!我要額勒敏和扎庫木。」努爾哈赤大怒,冷笑道:「我們是建州,你們是扈倫,誰和你們是一國的?各國有各國的土地,我的土地,是辛苦戰鬥得來的,豈能隨便給人?用納林布祿的頭來換,也換不到我一個城!」◇(待續)

——節錄自《玉玲瓏》/聯合文學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