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隊慢慢馳近了,馬上的寨桑貝勒,遠遠見到奔過來的布木布泰,在馬上加上一鞭,迎了過去。待布木布泰跑近了,勒住馬韁,捉小雞似的,一彎身把跑得氣喘吁吁的布木布泰拎上了馬背。笑著,控韁等著後面的人跟上來。

「是布木布泰,我的小妹妹!我們喊她『玉兒』。」

隨在大金四貝勒身邊的寨桑之子吳克善,回頭告訴四貝勒皇太極。皇太極笑了起來;那坐在寨桑懷裏的小女孩,實在幼小得引不起他的注意;他的注意力只集中在他聚少離多的妻子身上。成婚後,正值汗父努爾哈赤大展雄圖的時候。他無戰不與,汗父倚重日深,他更席不暇暖,一直冷落了她......

倒是跟在一旁,被布木布泰喊作「小孩子」的男孩,看著偎在寨桑懷裏的布木布泰,目不轉睛。

她真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小女孩!皮膚的白皙,幾乎是他從沒見過的。跑得紅撲撲的兩頰,襯著像烏玉一般黑亮的眸子,和散亂的辮髮,更顯得她稚氣、天真......可愛!

「玉兒!」吳克善說她是布木布泰,小名叫玉兒。她的皮膚,真白皙細緻如羊脂玉!他想著她那雙小手,該是如何的柔軟呢......

「多爾袞!多爾袞!」皇太極的叫聲,把他自冥想中喚回,這才發現已到達一座大帳幕前了。有老老少少好多人,圍立在帳前,正對著他們指指點點。皇太極似笑非笑地瞪了他一眼,率先下了馬,和一位衣裳華麗的老者擁抱見禮。他知道,老者就是莽古思貝勒了。

他也下了馬,只見皇太極指著他,向老者說:「他是我汗父的第十四個兒子,名叫多爾袞。」

莽古思笑了:「多爾袞?看來他真的伶俐有如獾子呢!」

多爾袞的意思,正是獾子。

另一邊,一位老婦,摟住他的哲哲嫂嫂又哭又笑:

「哲哲!你可想死阿娘了!聽說你要和皇太極四貝勒一起回來的消息,娘歡喜得幾夜都睡不著,日夜盼著你回科爾沁......」

莽古思大聲打斷了老婦的話:「有甚麼話,進帳去說!」

說著,率先走進帳中。皇太極隨後跟進。

多爾袞回頭找布木布泰,只見布木布泰和另兩位少女,正朝著他指指點點,不知說甚麼。他不禁臉上一熱,不敢再看她,也忙進帳去了。

第二章

在帳中分賓主坐下,喝著奶茶,莽古思急著想聽皇太極講建州和葉赫之間的戰 爭。

「我沒有想到,你們建州女真和葉赫真的打起來了,而且滅了葉赫;建州和葉赫有兩代的婚姻關係呀!那金台什,不是你的親舅舅,又是你哥哥代善的岳父嗎?」

皇太極的生母,葉赫那拉氏孟古姊姊,本是金台什的親妹妹。因此,莽古思說,金台什是他的親舅舅。

說起建州女真和葉赫的恩怨,真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除了皇太極的母親之外,葉赫部中,如果說還有誰是建州汗努爾哈赤感激的人,那就是當年北關的部落長楊吉砮了。

那時,年輕的努爾哈赤,正為了建州女真的統一,面臨著強烈的反抗。他東征北討把與他作對的部落,一一敉平。為了全心對內,他努力結好盟邦。於是,他到北關去,拜訪葉赫的部落長楊吉砮,表達友好之意。

楊吉砮是個深諳世情、獨具慧眼的人。他看出了努爾哈赤的不凡;努爾哈赤固然在尋求盟邦支持,他也需要像努爾哈赤這樣雄才大略的有為青年,來做他對抗南關王台、孟格布祿父子的後盾。

於是,楊吉砮對努爾哈赤說:

「我有一個小女兒,名叫孟古姊姊。現在年齡還小,等她長大,我願意把她嫁給你!」結親,在關外各部間,一直是一種政治上結盟的手段。北關的葉赫部,是根基已相當鞏固的大部落。和南關的哈達部,幾乎旗鼓相當。這樣一個大部落的部落長,主動願意結親,努爾哈赤當然喜不自勝。只是有一點不解;楊吉砮有兩個女兒,大女兒也還沒有嫁人,為甚麼不把年長、已到適婚年齡的大女兒嫁他,卻要等小女兒長大?於是他問:

「你既然不嫌棄我,願意與我締婚結盟,為甚麼不把大女兒許配給我,即刻成親呢?」

楊吉砮誠懇地說:

「不是我捨不得大女兒,不肯把她許嫁給你。因為她的年齡雖然比較合適,但容貌和性情,卻比不上她的妹妹,恐怕不能合於你的心意。而我的小女兒,不但容貌美麗,心性更是高貴溫柔,和你才真正匹配!年輕人!耐心些,你不會失望的。」

努爾哈赤相信他的誠意,於是訂下婚約,等這個小女兒長大,再來迎娶成親。◇(待續)

——節錄自《玉玲瓏》/聯合文學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