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眼看著母親乞求的眼神,皇太極向前跪下,流淚哀求道:

「阿瑪!不管舅舅怎麼不好,請你看在額娘的分上,派人去接外婆吧!」

努爾哈赤伸出了鐵臂,一把扶起愛子。轉頭,看到愛妻疲弱、期盼的目光,嘆了一口氣,吩咐大兒子褚英,派人去葉赫接老岳母,來見女兒最後一面。

褚英對此事極不以為然,道:「我們和葉赫已是仇敵,為甚麼要損害我們的尊嚴,去求納林布祿?」努爾哈赤正色說:

「我們是仇敵!但這件事,無關政治。我們並不是向他求和,只是,人應該按著做人的情理做事。女兒在臨死之前,想見母親一面,難道不是人之常情嗎?如果是你,你忍 心拒絕嗎?」

褚英沉默了一下,答道:

「我不忍心拒絕,因為我是你的兒子。納林布祿不一定和我一樣,他恨你千百倍於愛他的妹妹!」

努爾哈赤乏力的揮手:

「去吧,去派使者。我要為她做我能做的一切,其他的,由納林布祿決定吧!」

褚英道:

「我是你的兒子,我遵從你的命令。但,我相信,這是沒有用的!」褚英猜對了!納林布祿悍然拒絕讓老福晉到建州與女兒訣別。老福晉哀哀哭泣,也軟化不了他鐵硬的心,他只嘿嘿冷笑:

「努爾哈赤,你也有求我的一天!我決不讓你如意;你的痛苦,就是我最大的快樂!」

老福晉哭罵:

「畜生!真正痛苦的人,是你的親妹妹呀!」

納林布祿獰笑:

「努爾哈赤愛她,像愛自己的眼珠一樣。看她痛苦,努爾哈赤會心痛的瘋狂!她讓自己的丈夫和哥哥作對,痛苦是她該付的代價!」

老福晉無奈,暗地打發親信的管家南太夫婦去探望女兒。孟古姊姊見母親沒有來,異常失望。

聞知哥哥跋扈不仁,更加悲痛。執著南太嬤嬤的手,不住流淚。南太嬤嬤,在孟古姊姊未嫁前,就伺候過她。如今,做了金台什之子德爾格勒的乳娘。孟古姊姊 自幼便親近她,如今,命在垂危,望母不至,見到南太嬤嬤,也如見親人。命皇太極與南太嬤嬤相見。南太嬤嬤拉住皇太極的手,又是歡喜,又是感傷道:

「真是好威武相貌!老福晉要見了,不知多麼歡喜......」孟古姊姊黯然嘆息了一聲,強笑:

「你就好好瞧瞧,回去說給老福晉聽。」又問:

「德爾格勒,現在甚麼模樣了?」

南太嬤嬤道:「也俊秀得很!大家都讚他是『美男子』呢。不過,可比不上這位小阿哥威武!老福晉也疼得心肝肉兒的。」

「德爾格勒和皇太極,算來是中表兄弟。只是,兩家翻臉成仇,不能一處親近;不然,一塊兒在老福晉跟前承歡,老福晉不知怎樣歡喜......」◇(待續)

——節錄自《玉玲瓏》/聯合文學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