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一向安於以「普通法」的法治下生活,這個約定俗成的法律,在香港已施行接近180年,亦為大眾所認同和認受的「普通法」適用地區,故在當年中英兩國談判時,都承認香港在97年之後的50年,應該保持此種制度的不變,大陸並透過香港成功發展的經驗,協助其經濟增長,因此,首先開發的經濟特區便選擇較接近香港的深圳了。

97後,香港此制度屢次受到衝擊,究因乃中共外派一眾庸官,為了駐外謀功,圖爭取個人政治利益,處事高壓,摧毀香港的成功要訣——自由。日前,香港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提到「公務員效忠論」,看來輪到18萬本地公務員不安了。

自去年反修例事件風波,至武漢疫症(中共病毒)禍及全球,至今日刊登時受感染者已達到720多萬人,而死亡人數已超過40萬人,還不斷增加中,面對外國聯手追責、外資撤離大陸,大陸的經濟將受到重創,中共卻急急強行訂立「港版國安法」!搞得香港民怨沸騰!更恐怕香港人努力奮鬥得來不易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一下子被毀滅,真的應驗「法立而弊生」了!

香港市面蕭條,大陸卻傳出甚麼「地攤經濟」,試圖藉此刺激內需,提振經濟,唯不知何故,一天後,便被煞停!「地攤」,不禁想起童年時,60年代,香港居民的生活境況,不也是滿街地攤,衣物鞋及家用品至菜蔬等,更有不少擺賣甜點熟食,自家製造的粉果、燒賣、腸粉、鹹肉粽等,及後更形成了售賣粉麵飯、炸臭豆腐及煎釀三寶等油炸食物等等的大牌檔。

當年,大多都是隻身避共來港的難民,各方精英匯聚,大家都努力將此地拓展經營。50年代,人浮於事,搵食艱難,市面看到的皆是咕喱(苦力)、拉車(人力車)、地攤擺賣等等。60年代有家庭手工業製作營生,大陸還在三反五反不斷,人為的饑荒、地震、水災等天災人禍,不時聽聞,人民生活困苦,港人雖窮仍有點愛鄉之情,發動捐錢救助大陸同胞,各區代寄糧油包裹的店舖門外,郵包堆積如山,蔚為奇觀!這個年代香港亦因人口漸多適逢旱季,曾實施每4天才供水4小時的食水管制,並打算在屯門青山設立海水化淡廠,後與大陸達成「買水協議」才棄置拆除。7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工廠林立,工商業發展蓬勃,巿民生活好轉,有「魚翅撈飯」之好境。80至90年代,港人因害怕「九七」將近,有能力的都紛紛設法移民,無能力的,竟申請作外勞也要移往外國居住的!2000年代,部份人被「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吸引回流香港再創建,可惜日漸惶恐啲金雞,雖會下金蛋,但恐怕仍有被宰殺之憂慮!

記得十歲那年,一天,筆者正在煮飯,街坊石叔路經門外,因其女兒一家居於我家附近,而他還居住在「木屋區」,不時到來探望孫兒,常與家父閒聊,他說:「因木屋區,人流複雜,常有盜匪搶掠,特別在晚上,夜歸人常感不安,於是居民自發組織了民安組,為盡義務,他也被選為組員,還每人發給臂章及一支短棍,大家輪流巡夜,守望相助。」家父問有否向政府部門申報呢?石叔說:「並沒有聽聞過!大家是自發互助的,已經實行數天了,相信沒問題吧。」家父說:「雖是,但香港不同鄉間,鄉間山高皇帝遠,盜賊出沒,鄉民保家衛鄉,常有鄉族安排子侄巡守;香港乃法治之區,擒拿盜賊時,或有傷亡,又如何呢?還是叫大家先去諮詢,看看如何?」後來,石叔來說「他們的自發民安組因不許可而解散了」。

家父又問及其鄉親某父子,聽說曾帶有資金來港,開了一間頗具規模的家品雜貨店,生意如何呢?石叔說:「原是不錯的,後因其子不知何故認識了某君,說坐擁北方資源,被游說大家合作經營,重新把店舖裝修擴大,陳列不少從大陸進來的大小型貨品,源源不絕,只記賬並不需即時付款,喜氣洋洋,商品漸多,依賴與日俱增,門面更加堂皇,令人讚羨,但一年過後,突然要求結算清數了,卻說虧蝕貨銀,連店舖也不能相抵,雖掛名店東,實際只是員工而已,店舖已是他人的了!」家父說:「就這樣被共產了!」

今日點煮:「五柳黑毛豬扒」

材料:

豬扒:三件 (約十両重)。雞蛋:一隻。麵包糠:六湯匙。五柳菜:二両。蒜頭:兩粒(剁蓉,分兩份)。

調味料:

糖:四分一茶匙。鹽:半茶匙。生粉:一湯匙。生抽:一湯匙。油及水:各半湯匙。胡椒粉及麻油:適量。

芡汁:

水:半杯(如用米醋就用四分一杯水、四分一杯醋)。鹽:四分一茶匙。糖:一湯匙。醋:一湯匙。茄汁:兩湯匙。生粉:半湯匙。

做法:

(一)豬扒洗淨抹乾、拍鬆,將扒邊的筋腱剁斷,以免煎煮時扒肉拱起。拌入調味料及一份蒜蓉醃半小時,待用。

(二)豬扒沾上雞蛋漿及麵包糠。

(三)把豬扒放入中火油內炸透(約八分鐘),取出瀝油後切件,放碟上。

(四)熱一湯匙油,爆香蒜蓉(一粒),落五柳菜,倒入芡汁煮滾,淋在豬扒上即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