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前二零二年二月,劉邦稱帝,史稱漢高祖。他採納了婁敬的建議,定都關中;任用陸賈,總結秦代滅亡的原因;任用蕭何制定法律、韓信制定軍法、叔孫通制定禮儀、張蒼制定立法和度量衡的標準,大漢的制度賴以粗定。但在政治上,劉邦採取了分封與郡縣並存的做法,這為大漢開國後的一系列戰爭埋下了種子。

劉邦稱帝後,採取了分封和郡縣並存的制度。在京畿地區,也就是京城附近,實行的是郡縣制,在京畿以外實行的是分封制。

劉邦當時一共分封了七個不姓劉的異姓王:臧荼被封為燕王;韓信被封為楚王;彭越被封為梁王;英布被封為淮南王;張耳被封為趙王;韓王信被封為韓王;吳芮被封為長沙王。

這七個異姓王,佔據了黃河下游和長江中下游地區的大片領土。他們的領土面積與軍事實力,遠遠超過中央政府,這為後來的一系列戰爭埋下了種子。

◎臧荼造反 禍及楚王

臧荼
臧荼

劉邦稱帝之後,首先叛亂的就是燕王臧荼。燕國的位置在現在的河北和北京一帶。燕王臧荼是項羽分封的十八路諸侯之一。楚漢戰爭期間,臧荼其實沒有出過甚麼力,但是劉邦並沒有廢掉臧荼,依舊讓他做燕王。臧荼心裏總是不大放心,一來他畢竟不是大漢功臣,二來他的頭銜是以前項羽所封,所以他懷疑劉邦總有一天會收拾他,因此公元前202年七月,劉邦登基稱帝僅僅半年,臧荼就起兵謀反。

劉邦御駕親征,平定叛亂。僅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就打敗了臧荼。

臧荼叛亂僅僅維持了兩個月的時間,應該說經濟上和軍事上沒有對大漢造成甚麼重創,但是有可能在劉邦的心裏留下了一個陰影,讓他擔心的是,既然臧荼能夠造反,那麼,其他人會不會造反?

劉邦最懷疑的就是楚王韓信,因為韓信的作戰能力實在太強,楚國又是一個很大的地方,因此劉邦對韓信的戒心日益深重。結果就在這一年的十月,有人告韓信謀反。劉邦二月稱帝,九月剛打敗了臧荼,十月就有人告韓信謀反。劉邦忐忑不安,跟幾個大臣商量對策。其中有人建議,發兵滅掉韓信。劉邦默然。這時候陳平打破了沉默說,我問陛下三個問題,韓信知道不知道有人告他造反?劉邦說,可能不知道。陳平又問,陛下的兵打得過韓信的兵嗎?劉邦嘆了口氣回答說,打不過。陳平接著問,陛下手下有比韓信還厲害的將軍嗎?劉邦說,沒有。根據《史記》記載,陳平聽後對劉邦說:「竊為陛下危之。」意思是,若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出兵攻打韓信,不是很危險的事嗎?

◎偽遊雲夢 誘捕韓信

劉邦馬上問,那該怎麼辦?陳平獻上一計:「偽遊雲夢」,甚麼意思呢?韓信所在地是楚國,陛下現在給諸侯發一個通告,說陛下要到雲夢澤這個地方去視察一下。雲夢澤在哪兒呢?在陳。陳剛好在楚國的西面,與楚國相鄰。按照禮節,皇帝出巡到達你的鄰國時,諸侯們都要到邊界去覲見皇上,韓信來的時候,只要有一個殿前的武士,就可以解決韓信的問題,何必發兵呢?

劉邦覺得這個主意不錯,於是發通告,說他要遊雲夢。按照《史記》和《資治通鑑》的記載,當這個文告送到楚國的時候,韓信就有點慌了。他也感覺到劉邦懷疑他。怎麼辦呢?就在這時,有人向他建議說,皇上非常痛恨一個人,這個人叫鍾離昧,以前是項羽的大將,現在為了避禍,躲到楚國來了。您只要把鍾離昧殺了,把人頭獻上,皇上一高興,自然就沒事了。於是韓信就殺了鍾離昧,帶著人頭到雲夢澤來見劉邦。

韓信一去,劉邦馬上命人把韓信抓起來。韓信問,為甚麼抓我?劉邦回答說,有人舉報你謀反。抓到韓信後,劉邦也不去雲夢澤了,馬上把韓信押解回京。

實際上韓信有沒有謀反,我覺得《史記》跟《資治通鑒》裏面的一些記載,是可以討論的。這件事情反過來看,我們覺得非常可疑。因為按照《史記》中《秦楚之際月表》記載,韓信殺鍾離昧,是在公元前202年的九月,而在公元前202年的十月,才有人告韓信謀反 。到公元前202年的十二月,劉邦才偽遊雲夢。所以韓信殺鍾離昧,是在有人告他謀反之前,也就是說,韓信殺鍾離昧,並不是因為劉邦要到雲夢來,才做的事情。

鍾離昧
鍾離昧

那麼韓信為甚麼要殺鍾離昧呢?這就涉及到劉邦對項羽手下的將軍是甚麼態度。其實劉邦對項羽手下的將軍相當客氣,也可以說相當寬容。

我們可以舉兩個例子:一個例子就是季布。楚漢戰爭期間,他曾經數次追擊劉邦,把劉邦追得到處跑,非常尷尬,所以劉邦有些恨他。劉邦曾懸賞千斤黃金抓季布,並發出命令:誰要窩藏季布,滅三族。季布走投無路,就把自己的頭髮剃光。古人是不剃頭的,剃頭就屬於髡刑了。之後,在自己的脖子上套上鎖鏈,賣身為奴。季布被賣到一個姓朱的人家。朱家主人是一名大俠。他一看就知道這個人是季布,甚麼話都沒說,把季布買了,之後安頓在自己家裏。給他趕車的人是太僕夏侯嬰,和劉邦非常親近。他就跟夏侯嬰說,咱們皇上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你一個開國的皇帝,跟一個亡國的將領過不去,那不是心胸太小了嗎?當年楚漢戰爭期間,有多少人曾經因為兩國相爭,各為其主,曾經困辱過當今的皇上,皇上能夠把所有人全殺了嗎?能夠把姓項的都殺了嗎?為甚麼不釋放季布,以顯示皇帝的心胸寬大呢?

夏侯嬰聽了,覺得很有道理,就去見劉邦,跟劉邦一說,劉邦說,對呀!於是下令赦免了季布,而且任命季布在禁衛軍中做軍官。所以說,劉邦是個聽得進建議的人,而且心胸很寬廣。他能赦免季布這樣的人,為甚麼不能赦免鍾離昧?這就是一個問題。

還有一個很典型的例子,就是雍齒。雍齒在劉邦起兵之初,曾經跟過劉邦,不久後就背叛了劉邦,所以劉邦對雍齒痛恨得咬牙切齒。一次,劉邦和張良一起經過宮殿的復道,遠遠看見群臣坐在沙土地上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劉邦問張良,他們在聊甚麼啊?張良說,陛下不知道嗎?這些人在商量造反呢!劉邦說,子房不要亂講話,天下剛剛安定,造甚麼反啊?張良就說,陛下想一想,自從陛下當了皇帝之後,所封賞的都是陛下親近的人,所懲罰的都是陛下討厭的人,大臣們有兩件事放心不下,一是天下還有多少可封的地方,還能不能輪到我;二是,在這麼漫長的戰爭過程中,誰都可能會打過敗仗或犯過錯誤,如果陛下追究起來,他們擔心受到懲罰,所以他們認為,反正不安全,還不如造反。

劉邦一聽,馬上問:「為之奈何?」張良說,陛下想一想,在這些大臣中,有沒有大家都知道的陛下特別痛恨的人?劉邦說,有啊,雍齒就是。雍齒這個人我簡直太想殺他了!但是,我不好意思殺他,因為雍齒功勞很大。張良說,那麼好了,今先急封雍齒,現在、今天、馬上,趕快給雍齒封一個爵位。「陛下最恨誰就先賞誰,這樣眾臣就不會擔心自己沒封賞了。」劉邦一聽,馬上封雍齒為什方侯 。

從劉邦對季布、雍齒的做法,可見個人的恩怨對劉邦來說不算甚麼。既然如此,為甚麼不能夠原諒鍾離昧呢?我覺得原因很簡單,因為鍾離昧投奔了韓信。韓信原來是項羽手下的執戟郎中、項羽的保鑣,韓信跟鍾離昧的關係可能在那個時候就很好,因此楚漢戰爭結束之後,鍾離昧走投無路,就投奔了韓信。劉邦要殺鍾離昧,是給韓信出難題:你是照顧君臣之間的忠呢,還是照顧朋友之間的義?韓信在忠義不能兩全的時候,選擇了盡忠,把鍾離昧殺了。我覺得這也是可以理解的。◇(待續)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