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了一年半審查之後,美國司法部監察長邁克爾‧E‧霍洛維茨(Michael e. Horowitz)終於在12月9日公佈了他的最終報告。此前,霍洛維茨一直在審查關於聯邦調查局(FBI)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監視特朗普競選活動的問題。12月11日,他來到國會並討論了這份報告。

在親自閱讀了這份報告之後,我可以自信地說,這份報告沉重打擊了那些三年多來在這個國家搞了如此大規模騙局的主流媒體、不負責任的記者和聯邦機構的腐敗官員,給了他們最後一擊,為棺材釘上最後一根釘子。

這份報告所講述的故事——美國情報及安全部門濫用《外國情報監視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 FISA)監視特朗普競選行為,是一個令人感到悲傷和憤怒的故事:美國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和聯邦調查局(FBI)的高級官員是如何在總統大選期間,謊稱自己有正當理由,並對特朗普的競選活動進行電子監控,結果被抓個正著的。

為獲得《外國情報監視法》授權監視而偽造的合理依據的一個關鍵部份,就是從受僱於希拉莉‧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一名收取報酬的政治運作人員克里斯托弗‧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那裏獲得的虛假指控。

這場騙局的目的就是為了阻止唐納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當選為美國總統,如果達不到目的,他們就會從根本上癱瘓美國,破壞新政府,直到特朗普下台為止。

如你所見,如果你看看現在的情況,無疑,這些人已經完完全全地失敗了。特朗普不僅粉碎了競選時的那次破壞活動企圖,而且他現在變得更加強大,他的總統職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大。

儘管最近在眾議院上演了彈劾鬧劇——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這場鬧劇已經接近尾聲——但在公眾支持彈劾特朗普總統的問題上,指針卻絲毫未動。事實上,最近的民意調查顯示,特朗普正在贏得支持,而不是失去支持。幾項民意調查顯示,在當前距離2020年大選不到一年的時候,特朗普已經在幾個關鍵的搖擺州領先於所有民主黨的挑戰者。

但正如特朗普總統自已經常說的那樣,需要採取措施,絕對確保這種騙局永遠不會在美國總統和整個國家身上重演。

我們已經完成了兩個必要的步驟,以確保這種欺詐行為不會再次發生,這是一件好事。

伸張正義的三個步驟

思考一下這個正在上演的「間諜門」鬧劇中的各自獨立而又清晰的三個行動步驟是很有幫助的,每一步都被安排了不同的人來執行,以便將「間諜門」徐徐展開。

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因其長時間調查後卻無法找到特朗普任何勾結俄羅斯的證據而戳穿了「通俄門」的騙局。

司法部監察長邁克爾‧霍洛維茨(Michael Horowitz):針對「通俄門」騙局進行了一次內部體檢,以了解聯邦調查局(FBI)是如何利用一份沒有證據的虛構材料獲得了《外國情報監視法》的監聽和搜查令,並將針對特朗普當時的競選助手卡特‧佩奇的監視令進行了三次更新。

美國檢察官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將埋葬已經死去的「通俄門」騙局,並將令那些對這個國家犯下欺詐罪的人負責。

第一步

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羅伯特‧穆勒是執法界的無黨派獨立人士的標桿式人物。他被前副司法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精心挑選,並負責了這項特別檢察官調查,以期讓他搜查任何能夠證明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期間及之後與俄羅斯政府進行了勾結的證據。

第二步

因為穆勒明確地證明了特朗普總統競選團隊與俄羅斯的勾結不存在,這立即引發了一個重要的問題:FBI是如何向《外國情報監視法》法庭聲稱有足夠的、合理的理由對與特朗普競選團隊有關的4名美國公民展開反間諜調查的?以及,儘管FBI的持續調查不斷發現無罪證據,但為何至少有一項針對其中一名公民的監控令被不斷更新?

即使在穆勒特別檢察官辦公室於2019年3月完成調查之前,也是很明顯的,美國司法部官員已經在法庭上犯下了大規模欺詐行為罪,他們扣留甚至隱藏了自己調查所發現的無罪證據,並且隱藏了可能損害相關匿名線人的可信度的負面信息,這些線人提供了使他們獲得監視令的指控,以至於司法部監察長邁克爾‧霍洛維茨於2018年3月宣佈對這些涉及到《外國情報監視法》法庭的問題展開審查。

第三步

根據穆勒調查披露的事實和監察長的調查結果,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任命無黨派、獨立的美國康涅狄格州檢察官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開始對穆勒和霍洛維茨發現的問題進行調查。

由達勒姆領導的犯罪調查現在正在順利進行。巴爾最近在接受NBC新聞和《華爾街日報》的採訪時說,他預計達勒姆調查將在2020年春末或夏初完成。

霍洛維茨的最終報告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它揭示了最終證據,這些證據證明斯蒂爾檔案是一個騙局,而「間諜門」醜聞是非常真實的。

現在所有的期望都轉向達勒姆,全美國都在等待他的調查結束後得出的結果。

作者簡介:

作者布萊恩‧凱茨(Brian Cates)是來自美國南德克薩斯州的一名作家,著有《沒有人問我的意見⋯⋯但無論如何,它就在這裏! 》(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 … But Here It Is Anyway!)等。可以通過 Twitter@drawandstrike 聯繫到他。

原文 The Three Steps to Justice for the Spygate Scandal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The Eepoch Times)。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