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姆‧巴爾(William Barr)周三(4月10日)表示,2016年奧巴馬總統執政期間,聯邦調查局(FBI)對當時的特朗普競選團隊進行了間諜活動,他正在調查這件事。

周三上午,巴爾在參議院撥款委員會聽證會上說:「我認為確實有間諜活動,對競選活動進行間諜滲透是件大事。」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是否可以斷定這件事,並且得到充份的證據。」他說,「我要進行調查,這也是我的職責。」

巴爾表示,他並不是要對FBI進行廣泛的調查,但是他補充說:「可能有一群FBI領導人會受到影響。」

彭博社周二(4月9日)引述一名知情人士的話報道,巴爾已組成專案小組,調查通俄門事件的來龍去脈,包括在2016年夏季期間,司法部及FBI官員決定對特朗普競選活動展開反情報調查的原因以及幕後決策者。

共和黨國會議員一直認為司法部及FBI決定調查特朗普總統是否與俄羅斯串謀,係出於奧巴馬政府官員對特朗普的偏見。

該知情人士向彭博社透露,巴爾專案小組的任務,與司法部總監察長邁克爾‧霍羅維茨(Michael Horowitz)負責的另一件調查,是兩個獨立案件。

巴爾周二在眾議院聽證會上表示,霍羅維茨正在對2016年FBI根據《外國情報監聽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FISA)向法院聲請手令、監聽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的決策過程展開調查。巴爾說,該調查將於今年5月或6月完成,他將親自督導。

周三,特朗普在白宮告訴媒體記者,通俄門調查是「非法的」行動以及一場「未遂政變」,並稱對手所做的事涉及「叛國罪」,司法部長的追查可能會找到這個最原始的起因。

「我還沒有看到穆勒報告,對我來說,我一點也不關心報告的內容,因為我已被認為完全是清白的。」特朗普補充說。

周三,巴爾表示,在發佈公開版穆勒報告後,他將與參、眾兩院司法委員會的領導人合作,討論如何向國會提供更多的信息。

《紐約時報》報道,霍羅維茨正在調查美國籍教授史泰芬‧哈爾珀(Stefan Halper)是否為FBI線人,及其在通俄門調查期間所做的工作,以及在FBI啟動通俄調查前與FBI的合作關係。

《英文大紀元時報》曾報道,與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英國情報機構軍情六處都有關係的哈爾珀,在2016年與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接觸,包括顧問佩吉(Carter Page)、外交政策顧問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以及克洛維斯(Sam Clovis)。

哈爾珀在2012年至2017年期間,從美國國防部智囊中獲得超過100萬美元的資金。2016年9月,哈爾珀與帕帕多普洛斯聯繫,同一個月,國防部智囊「網絡評估辦公室」(Office of Net Assessment)與哈爾珀簽下近41.2萬美元的合同。聯邦政府記錄顯示,哈爾珀被委託的工作是「特殊研究與分析——國外及國家安全政策」。

2016年10月,司法部及FBI根據FISA向法院聲請監聽(特朗普競選顧問)佩吉的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