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周四(5月23日)下令包括中央情報局(CIA)在內的多個聯邦部門,與司法部長威廉姆・巴爾(William Barr)合作,調查通俄門案件的起源,並授權巴爾解密相關文件。

特朗普總統周四晚間簽署一份備忘錄,要求CIA、國務院、財政部、國防部、能源部、國土安全部、國家情報局等單位,協助正在調查通俄門起源的巴爾部長,以及配合其要求提供信息。

在備忘錄中,特朗普總統對他的競選團隊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中遭到監視案,充份授權巴爾部長,根據處理機密信息的標準工作程序,將當時與監視有關的文件予以解密。

白宮發言人薩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周四在特朗普總統簽備忘錄後,發表聲明說:「今天,在美國司法部長的要求和建議下,特朗普總統指示情報部門儘速全力配合司法部長對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監視活動的調查。」

「今天的行動將確保所有美國人都能獲得真相,了解在上一次總統大選期間所發生的事以及相關行動,進而恢復對我們公務部門的信心。」桑德斯說。

上個月,巴爾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奧巴馬執政時期的情報機構,在2016年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監視是「間諜活動」。隨後,巴爾指派康涅狄格州一名高級聯邦檢察官調查通俄門案的起源。

通俄門調查結論:特朗普清白

美國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前奧巴馬政府情報單位指控俄羅斯黑客入侵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電腦系統,將竊得的文件洩露給維基解密,並稱其目的是為了幫助當時的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當選。

在特朗普擊敗希拉莉當選總統後,民主黨陣營持續攻擊俄羅斯試圖影響美國總統大選,並影射特朗普或與俄羅斯共謀。

特朗普總統2017年1月上任,當年5月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任命穆勒為特別檢察長,專司通俄門調查。調查重點為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以及特朗普總統是否妨礙司法公正。

3月22日,穆勒提出調查報告,為長達22個月的通俄門調查劃下句點。兩天後,巴爾向國會議員提交了調查總結摘要,指出沒有證據顯示特朗普總統及其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期間與俄羅斯政府「共謀」試圖影響大選,特朗普亦沒有妨礙司法公正。

2016年奧巴馬政府發動通俄門調查疑點

對於引發通俄門案的起源,根據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調查,2016年10月21日,在總統大選期間,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FBI)依據《外國情報監聽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簡稱FISA),向法院聲請手令,監聽特朗普團隊外交事務顧問佩吉(Carter Page)的對外通訊。

該委員會發現,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在申請手令時,並未依FISA的要求,提出有利於佩吉的事實,而是片面地採用一份不利特朗普團隊的檔案。該檔案係由英國前情報官員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撰寫,幕後贊助者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及希拉莉競選團隊,贊助金額總計為16萬美元,中間者是Perkins Coie律師事務所及福森顧問公司(Fusion GPS)。斯蒂爾本人和FBI有著長期的合作關係。

該委員會的報告說,FBI及司法部高層雖然都清楚斯蒂爾檔案和DNC、希拉莉競選團隊,以及其他參與者的關聯性,但是在向法院提出監聽佩吉總計四次的申請文件中,都沒有揭露這層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