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不斷升級對香港民眾反送中的鎮壓下,第6屆香港區議會議員選舉落下帷幕,全港410多萬選民中有超過290萬人投票支持民主派,投票率高達71.2%,創下歷史紀錄。評論表示,香港市民已用選票表達了真正的民意,中共企圖用暴徒抹黑香港民眾、對國人的洗腦伎倆面臨破產。

接上文:港區選泛民大勝 中共洗腦面臨破產(上)

高級投資經理:想揭露中共 特別想被採訪

大陸某證券公司高級投資經理王先生對《大紀元》表示,他之所以特別想被採訪,最主要原因是想揭露中共,「因為中共完全真是在抹黑香港抗爭者,大陸人沒去過香港示威現場,只能聽中共宣傳的。不過中共的謊言也實在太低級,媒體完全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王先生說,他8月中旬去了香港,「8月份是衝突最激烈的時候,我從深圳羅湖關去香港,出關的時候,我問過海關安檢人員是否香港現在很亂,他們說沒有亂,還說,去香港的人並沒有減少,而且還增多了,叫我不要擔心,一名海關女安檢人員還給我看他們統計大陸人去香港的記錄。」

王先生在香港待了3個多星期,「感到香港人是比較和平理性的,根本不是中共在大陸宣傳的那樣暴徒到處打砸搶,他們(抗議者)對我這個帶有大陸口音的人是非常友善的,交談中很理性地跟我講他們面臨的問題,也沒有攻擊我,他們只是表達個人的訴求,讓我們更多地去關注香港到底在發生甚麼、為甚麼會發生。」

「那些年輕的抗爭者讓我感覺他們內心還是很善良的,是一群很善良的孩子,絕不是甚麼暴徒,香港絕大多數、絕大多數的人沒有去做中共媒體宣傳的那些事情。

「而香港所謂的暴徒砸的都是中資企業,外資民企沒有砸,中資企業背後是中共,中共通過這些機構在滲透香港,香港人不希望香港被共產黨控制,所以做出適當的反應。中共抹黑香港人甚至故意打壓香港人,就是想故意把香港人變成所謂的暴徒,這樣中共才會有一個藉口,把軍隊派到香港,靠軍隊的力量奪取香港。」

王先生表示,他非常理解香港人的五大訴求和持續抗爭,是希望香港保住自由民主法治,不希望香港被大陸化。

他說:「我在上海的時候,親眼看見無數的老百姓因為購買P2P,遭到官商勾結的大陸公安及黑社會打壓,最後導致家破人亡。前幾年政府搞強拆,上海附近一個島上的村民不想搬遷,政府花錢僱黑社會,半夜,黑社會的人直接去那家放火,把全家老小給活活燒死了。還見過一個老人半夜睡覺也是被放火燒死,還有一名孕婦為了拆遷補償,在跟政府討公道時流產等等,這些事情大陸很常見,沒有人敢說,很多人已習慣被共產黨虐殺、魚肉。」

王先生說,他曾經在香港工作過,香港人很多都是中產階級,家裏條件非常好,如果不是政策逼人,誰上街示威抗議。「他們的口號『沒有暴徒,只有暴政』,說得很好。」

王先生希望香港人一定要出來反抗,不然,被中共接管、大陸化後,警察隨便燒殺沒人知道,因為媒體也被控制了。「共產黨僱黑社會殺人放火幹這種勾當太多年了。所以,一定要反抗,否則將來就更沒有機會反抗了,任共產黨宰割,這是很嚴肅的事情。」王先生說。

中共抹黑高壓手段失算

大陸資深媒體人黃金秋對《大紀元》表示,這次香港區議員選舉結果讓大家都知道了中共所謂的暴徒不是一小撮人,而幾乎是絕大多數的香港人,而且他們的義舉、勇敢的行動讓全世界都看到了,他們在爭取自己的珍貴法治權利和民主權利,而這兩點也是中國大陸所需要的。

他說:「新華社的評論文章寫得很搞笑,說愛國愛黨人士不要灰心。難道香港上街的人士就不愛港嗎?難道投票的人士就不愛港嗎?他們就是因為愛香港、不想讓香港被毀滅,才上街、才去投票,他們才拿自己的選票去否決所謂暴徒的這種說法。中共就是想把大陸的制度複製到香港。」

黃金秋表示,中共一直以為用高壓就可以消滅街頭運動,讓老百姓服服貼貼,這次在香港失算了,「包括他們認為過去在香港經營的,不管是地下黨員或是各種中資機構、派駐機構,按道理已經把香港管得差不多了,但是沒想到,派過去滲透的人反過來都有可能投民主派一票,因為他們住時間長了之後,也會知道甚麼是對的,怎麼做會對香港好,他們也希望香港保持現在的法制,希望得到更多的民主自由。所以,從長遠來說,無論(中共)派駐多少機構的人員都沒有辦法去抵禦真相帶來的衝擊。」

「還有那些網民水軍及五毛,他們過去在中共的宣傳下,內心真以為是香港所謂的少數暴徒打砸搶,但這次他們發現,如果是暴徒幹了這麼多壞事,為甚麼選舉還能上台,這會對他們思想產生很大的衝擊,用網上的話講,他們也崩潰了,他們自己過去的價值觀、認知可能這次都徹底被粉碎了,有很多人可能因此而覺醒、因此而反思了。

「而中國普通老百姓大多可能還是一無所知,可能還是被洗腦,但是有一部份人通過微信群及各種社交網站,有些人甚至還去過香港,他們了解了真相,慢慢會覺得,香港人爭取的其實是我們大陸想擁有的東西。有人說,為甚麼香港人在那裏抗爭,因為他們怕失去,那為甚麼大牆裏的人不吭聲,因為我們從來沒得到過。」

「我以前也是一個盲目崇拜的毛左,後來慢慢覺醒過來,我相信很多人會像我一樣有一個覺醒的過程。香港(抗爭運動)可能還會持續一些時間,就會對大陸人在心理、精神、思想上的衝擊,就會抵消很多過去洗腦的作用,會有更多的人不斷的清醒。

「還有那些普通的官員和公務員,他們也會慢慢知道,香港爭取的東西也是大陸將來需要的東西。所以,中共如果再去壓制,就會造成香港人和大陸人離心離德,引起國際社會對它的譴責和圍堵。」

「香港人是看透了,沒有自由就甚麼都沒有。」

湖南的肖先生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對選舉大張旗鼓的宣傳和不遺餘力的鼓噪,但是卻沒有報道香港選舉的結果,讓很多人無法理解,「人民日報、新華社轉發了民主選舉的新聞,告訴大家即使是民主選舉,香港人也會選擇中共,他們以為香港人可能更看重經濟、物質上的東西,實質上香港人是看透了,沒有自由就甚麼都沒有。」

肖先生說,國內有很大比例的民眾在關注香港,但因為在中共長期封閉式的宣傳下很多人被謊言矇蔽,「我所觀察到的朋友圈裏,有自由派的、維權的、民主派等等,因為中共一邊倒的宣傳,也有一種分裂,就是絕不接受學生的暴力行為,實際上他們忽略了一個事情,就是中共歷來喜歡使用那些卑劣的、賊喊捉賊的手段。」

「我所了解的香港抗爭者,即使是勇武派也不是非常殘暴凶狠的,用流血甚至是威脅別人的生命來提出這種訴求,出現的一些這樣的事件都是中共自編自導自演的。」

肖先生表示,應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調查,就知道誰是真正的暴徒,「包括大陸的特警、特務,抹黑擾亂、故意搗亂的警察,追究使用暴力威脅他人生命、財產安全這種真正暴徒的行為的出發點和真正的動機,因為香港人裏面也有受到甚麼勢力指示的暴徒,來搞亂香港達到不可告人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