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97年主權移交之後,每年的7月1日香港都會舉行大遊行,這已經成為香港民主抗爭的精神象徵。而今年全球矚目的「反送中」抗議更將七一遊行推向高潮,香港人再次走上街頭向中共強權說不、向惡法說不。

有消息說,中共發文件,要求7月起所有政府部門和事業單位的人員不能赴港澳地區,另外,中共發紅頭文件,要求所有媒體不得擅自報道香港事務。

大陸自由作家荊楚表示,中共非常害怕大陸老百姓知道香港的七一大遊行,「(中共)要把所有獲得資訊的管道都封鎖起來,因為它們就是害怕老百姓覺醒,共產黨非常恐懼、膽怯,虛弱得連網絡都不敢打開。」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共產黨恐懼老百姓知道真相,恨不得讓那些特務提著一卷卷的膠布到大街上,把人人的嘴巴都給封起來,不讓老百姓講話。這就是共產黨垂死前的掙扎、歇斯底里恐慌的一種過敏性反應。」

今天(7月1日)香港局勢再度升溫,氣氛緊張,早上8時的升旗儀式上發生警民衝突,多位民眾被抓。

6月30日,親共議員何君堯發起「撐警」集會,期間有支持警察的示威人士意圖衝擊立法會,並暴力襲擊、圍毆民主黨議員林卓廷,辱罵眾志成員黃之鋒。

據林卓廷facebook上的影片顯示,林卓廷離開立法會時,被大批參加「撐警」集會的人包圍毆打,其中有部份人手持中國(共)國旗。混亂間更有人高呼:「把他丟下去!把他丟下去!」林卓廷之後到瑪麗醫院驗傷並報警,譴責暴徒的行為,希望警方儘快緝拿兇徒。

而黃之鋒在他的Facebook上也批評,撐警者用鞋多次拍打立法會大樓的玻璃大門,亦有向玻璃上吐口水的。這些人還企圖衝進立法會,並以粗言挑釁和辱罵他。

荊楚表示,共產黨做事情沒有底線。「就像在六四的時候,在崇文門被燒死的那個士兵,就是特工幹的,目的為了激怒這些士兵,讓他們對學生無情地鎮壓、開槍。」

他說:「現在各方信息搜查出來證明那就是特工幹的。共產黨就是用這種方式,像香港安排的那些人,應該是這種特工運作的。」

看清中共 港人誓死抗爭

荊楚認為,不論甚麼地方,只要到了中共的手裏,就會淪陷、破敗。他表示,中國大陸淪陷前,上海非常繁榮。上海曾是遠東的巴黎,是國際的貨運中轉中心、金融中心、亞歐大陸交通樞紐,但淪陷到共產黨手裏後,馬上就敗落下去了。

共產黨政權就是反人類的,他說,香港主權移交後,自由、法治一步步地被破壞掉。「因為香港的新聞自由、法治及民主,都被中共視為肉中剌、眼中釘,一定要把它拔掉。」

他說:「香港淪陷到共產黨手裏後,他們(港人)的生活越來越差,對未來的恐懼越來越強。我還看到共產黨的打壓。那些年輕的大學生,他們不懈地抗爭。」

6月29日下午近4點,一名女大學生從香港粉嶺嘉福村福泰樓高處墜下,當場死亡。消息指她去年入讀教育大學創意藝術與文化(音樂)系,早前曾多次參與遊行及集會,但未有通宵留守。

警方在24樓的牆壁上,發現以死者署名寫有「反送中」及近100字的文章,內容提及「雖然抗爭時間久了,但絕對不能忘記我們一直以來的理念,一定要堅持下去,強烈要求全面撤回條例,收回暴動論,釋放學生示威者……本人願可以小命成功換取200萬人的心願,請你們堅持下去」。然後將相片上載至社群網站Instagram。

這是因不滿港府強推「逃犯條例」而自殺的第二個慘劇。6月15日,35歲的梁凌傑於金鐘太古廣場危站不幸墜下,送院不治。事發時梁凌傑身旁掛有一幅寫著「反送中 No Extradition To China」橫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