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香港民眾近期的「反送中」運動,中共除了動用黑幫勢力製造血案外,言辭上亦上懟持關切態度的歐美,下批香港民主人士,其「戰狼式」外交彰顯無遺。7月26日,剛剛升官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主持例行記者會,其對歷史的無知而得出的結論,無意中為其主子的下場做了定論。

在回答某記者提到如何評論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致信61個駐港總領館和辦事機構,呼籲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時,華春瑩先是沿襲之前的陳詞濫調,誣衊港人「策劃組織實施極端暴力違法活動」,誣衊他們「嚴重危害香港安全穩定和秩序,嚴重損害香港形象」,其後指責上述之舉是「企圖挑動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對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施壓」,並稱「建議那些企圖引狼入室的人好好讀一下歷史。歷史上那些勾結外部勢力、禍國殃民的人,哪一個有好下場?」

究竟是誰在香港策劃暴力襲擊,誰在元朗痛打香港民眾,誰在破壞香港的法治,矛頭和諸多證據業已指向中共,只是流氓耍慣了的中共是絕不會承認的,作為中共發言人、被洗腦多年的華春瑩自然也是不會承認的,或者其從沒有懷疑過中共會如此流氓。

至於「挑動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不過是中共「干涉內政」的另一個版本。在中共看來,發生在自家領土上的無論是打壓、迫害異己,還是屠殺民眾,都是「內政」,是自己的家政,他國絕不容置噱,否則就是「干涉內政」。

然而,就好比一個家庭中發生暴力事件,鄰居或旁觀者理應挺身而出,予以譴責、制止、乃至於將逞兇者送交法辦一樣,當一個國家政權內部出現殘害民眾、迫害人權等罪惡時,處在同一個星球上的人類也當拍案而起,予以譴責、制止、及至採取行動。因為這已不是甚麼「內政」問題,而是涉及到社會公理、法理和人類共同的尊嚴。這也是為何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國家,近些年來要干涉一些地區衝突。而不容中國人「干涉內政」的中共,對於西方國家和國際社會的仗義執言、批評和譴責,基本的反應就是暴跳如雷,惡語相向。這不是典型的流氓又是甚麼?

具體到香港問題,可以說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迄今對中英雙方都具有法律約束力。根據《聲明》第3條中的承諾,如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一國兩制」、香港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等,仍然有效,並需要中共政府切實加以履行。這也是為何英國前首相文翠珊於6月12日稱「香港的《逃犯條例》須符合中英兩國在1984年簽訂的聯合聲明時所定下的權利和自由」的原因,為何英國前外交大臣侯俊偉表示「香港是中國未來試金石,……英國會繼續捍衛對香港的立場」。

此外,當年中共正是拿著《聲明》游說各國承認香港是獨立關稅區和出入境管制區,各國才以實際行動支持。那麼各國難道沒有權利監察中國是否落實《聲明》和《基本法》,以確保自己的利益有否受損?

對於《聲明》內容和此前的歷史,華春瑩大概不知道吧?如果知道,還會和中共流氓綁在一起,為其狡辯,那只能說是善惡不分,自甘墮落。

不過,華春瑩最後說的一句話倒很有道理,用在中共身上恰如其分,因為「引狼入室」,「勾結外部勢力、禍國殃民」的正是中共,這樣的中共怎麼能有好下場?考慮到浸染在中共統治下的華春瑩們被洗腦多年,很難了解真實的歷史,所以給他們補補課。

《明慧網》刊登的撣封塵撰寫的《中共是賣國黨》中提到,中共成立之初,名義上是屬於共產國際的一個「遠東支部」,而實際上是以蘇共為主子的賣國黨。1921年7月23日,中共「一大」在上海秘密召開。參會者除了13位中國人,還有兩位是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柯爾斯基。馬林代表共產國際致辭。他說:「中國共產黨的正式成立,具有重大的世界意義。共產國際增添了一個東方支部,蘇俄布爾什維克增添了一個東方戰友。」

另據林輝撰寫的還原中共歷史的文章,稱從中共作為蘇俄亞洲支部成立之日起,就開始接受蘇共提供的活動經費,並聽從蘇共指示,加入國民黨「借殼發展」,同時發動暴動,阻撓國民黨北伐以統一中國,並捍衛蘇共主子的利益。

比如在1929年蘇聯趁國民政府忙於中原大戰,出兵8萬佔領東北後,中共不但不予以譴責,反而公開違背國家和民族利益,提出了「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並於1930年在多省市策劃武裝暴動,「以造成全國革命高潮」。對於中共與蘇俄的「裏應外合」的武裝暴動行為,就連當今的中共黨史專家也小心翼翼地批評道:「武裝保衛蘇聯,實際上是把國際主義與愛國主義對立了起來,它脫離了當時中國廣大群眾的實際要求,也不會得到人民群眾的擁護。」

比如1941年中共公開贊同《蘇日中立條約》和條約附件《前線宣言》,並為蘇聯開脫,而該條約中有這樣的表述:「蘇聯根據宣言保證尊重滿洲國的領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性,日本保證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和不可侵犯性。」要知道,條約內容明顯與1924年的中蘇條約是相違背的,當時蘇聯承認中國對外蒙古的「主權」。對此,中華民國政府提出抗議,而中共的聲明則表明支持蘇聯重於捍衛中國利益。無疑,為了得到蘇聯的支持,中共寧可犧牲民族利益,這樣的中共不是賣國賊又是甚麼?

抗戰結束後,中共在出兵中國東北的蘇軍的幫助下,迅速佔領了物資豐富的東北。而蘇聯人送給中共最大的禮物是:日軍的槍枝十萬支,大炮數千門及彈藥、布匹糧食無數;20萬滿洲國軍隊。也正因為此,中共對蘇軍在東北的暴行置若罔聞。

為了繼續得到蘇聯在軍事上的進一步的支持,中共與蘇聯在這一時期簽訂了兩個賣國條約,一個是1947年5月20日,中共代表林彪等和蘇聯代表米高揚等在哈爾濱簽訂的《哈爾濱協定》,另一個是1948年12月,中共在莫斯科與蘇聯簽訂的《莫斯科協定》。通過簽署上述兩個出賣國家權益的條約,中共獲得了二戰中美國援助蘇聯的、價值34億美元的武器,獲得了大量飛機、大炮、坦克,裝備了11個現代化的師,訓練了30萬原漢奸軍隊,甚至使得部份蘇聯紅軍成為中共軍隊的「指揮官」、空軍和坦克兵。這些舉措,使中共的軍事實力大增,可以與國民黨軍隊進行較量。

建政初期,毛和中共擔心美國協助退守台灣的國民政府反攻大陸,遂趕赴蘇聯,與其簽訂了《中蘇同盟條約》以及兩個秘密協定,其中包括正式承認蒙古獨立,讓蘇聯保持在中國東北的特權,戰時允許蘇軍在華據守,中國海空軍基地交給蘇俄,東北各港口交蘇軍使用;中蘇以貨易貨,中國土產,特別是糧食,應儘量輸俄;蘇聯在中國享有特別貿易權、鐵路管理權;控制礦權;在中國一些地區,蘇聯人有自由居住權;應徵一千萬勞工給蘇聯,壓縮一億「多餘的人口」等。

秘密協定明顯損害了中國的國家主權和利益。然而這並非是終結。1999年12月,中共黨魁江澤民為了掩蓋自己漢奸和蘇聯間諜的歷史,與俄羅斯秘密簽訂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限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出賣了中國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也相當於幾十個台灣;此外,江還將圖們江出海口劃給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毫無疑問,「賣國賣民」是共產黨與生俱來的稟性,「賣國求權」也是其黨一貫的方針路線,不僅蘇共如此,中共也是如此。

除了將馬列共產邪說引入中國,與蘇共相勾結外,中共執掌政權後,還將自己大加讚揚的西方民主稱為「邪路」,並通過「鎮反」、「肅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革」、「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六四」、「鎮壓法輪功」等一次次運動,摧毀中華傳統文化,殘害中國人民,至少八千萬中國人冤死。說一千道一萬,中共才是真正的禍國殃民。

國學大師錢穆曾在《中國思想史》中寫道:「此刻在中國蔓延猖獗的共產主義,最多將是一個有骨骼有血肉的行屍。……大陸政權正如一塊大石頭,在很高的山上滾下,越接近崩潰的時候,其力量越大……三面紅旗多恐怖,紅衛兵文化大革命多恐怖,下面還有更恐怖的事。」是以,中共不除,恐怖的事情不會終止。

如今,歷史大勢已經漸顯,而引起了人神共憤的中共政權,也走到了被清算的時刻。中共解體的下場已毋庸置疑,而追隨中共的華春瑩們可曾替自己的未來考慮考慮?奉勸還是莫作中共的陪葬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