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晚香港立法會遭到衝擊,外界質疑聲大,香港警方被疑設下「空城計」。有香港學生也認為,整個事件疑點重重,極有可能是香港版的「國會縱火案」,有黑社會人士混入擔任「特別任務」。

七一香港50萬人大遊行反「送中條例」的這天晚上9點,香港立法會遭到衝擊,鐵閘被示威者撬開,他們進入後發現原本很多警察留守的立法會已成一座「空城」。示威者砸了一些畫像,塗鴉了立法會的一些牆面等。

凌晨四點林鄭月娥召開新聞會,稱示威者「以極暴力的方式」衝擊立法會大樓,政府必定會追究到底。

保安局長李家超稱,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涉嫌一系列嚴重罪行,違反了公安條例、刑事罪行條例和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

積極投入港人反送中行動的香港學生David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衝擊立法會的事件,極有可能是中共的計略,是香港版的『國會縱火案』,整個事件疑點重重。」

他披露,在七一當日,他有朋友在立法會戰線,「根據複數的信息來源顯示,當日在立法會一帶發生很多怪異事件。」

他進一步闡述,「首先,面對所謂『示威者』暴力衝擊立法會,全副武裝的警察,居然沒有甚麼反應,幾乎任由「示威者」衝擊玻璃門,如果警察想阻止示威者,是完全可以的,人數足夠,重裝備,但那天卻任由示威者衝擊大門。

其次,有遊行人士拍到照片,有衝擊者在衝擊前換衣服,在換衣服的時候,身上露出龍虎紋身,讓人懷疑黑社會參與整個事件。」

而且,在衝擊者衝入立法會大樓時,警察理論上應該阻止進一步佔領,但警察卻突然撤退,完全不合邏輯。」

他說,「必須注意到,絕大多數參與衝擊立法會的人,是熱愛香港的年輕人,很多人都隨身攜帶了遺書,其實做好了犧牲準備。」

立法會大廳的牆上抗議學生塗鴉寫上「狗官」。(駱亞/大紀元)
立法會大廳的牆上抗議學生塗鴉寫上「狗官」。(駱亞/大紀元)

「年輕人佔領立法會後,也沒有惡意破壞任何大樓設施,甚至在餐廳,甚至主動留下金錢買飲品,完全沒有任何偷盜。他們之所以做出激烈行為,完全是因為港共政權和中共,對於示威者的訴求,幾乎沒有任何回應,包括撤回修法,撤銷暴動定性,徹查開槍責任,釋放所有無辜民眾。」David說。

「他們是因為政權的冷血和對香港的愛,才不惜犧牲自己一生前途,衝擊立法會。即使不認同他們的抗爭手法,他們的出發點和犧牲都值得最高的尊重。」

這次的港人的反送中系列抗議行動,外界發現香港的學生已經成為港人維權行動的主力軍,而且這波學生抗爭似乎並沒有領頭羊和特定的組織。

David以6月自己全程參加的反送中活動為例,「我可以真誠地說,這次的運動是香港市民自發的,沒有任何『領導組織』,甚至所謂『外部勢力介入』。」

「我們都是用社交軟件互相協調行動,一切行動都是自我組織,沒有『大台』,即使是民陣,也只是負責協調遊行安排,沒有任何具體『指導』。這次的運動,體現出明顯的『去中心化』特徵,顯示香港人強大的行動力,組織力和協調能力,顯示香港的公民社會已經高度成熟。」

對於學生在運動中表現出令人驚歎的行動力和有條不紊的成熟,David認為顯示香港年輕人強大的學習能力。「香港從雨傘運動以來,年輕人政治覺醒,積極參與公民運動,從以往的失敗不斷總結、吸取經驗,抗爭模式不斷進化,體現良好行動力和創意。」

他舉例,比如全球登報呼籲關注香港等都是年輕人創舉,「顯示香港年輕人絕對不是中共想像的只會打遊戲和娛樂,不但有公民責任感,抗爭模式上,也比老一輩有突破和進步,未來中共想完全控制香港非常困難。」

他認為新媒體平台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在香港,由於傳統媒體,特別是電視台和傳統報紙,在20年的紅色資本滲透下,90%以上都被中共控制,報道帶有明顯傾向性。」正因如此,以年輕人為生力軍,香港人組建了大量新型平台,比如各種網絡電台,以及以年輕人為主的論壇,如高登討論區和這次發揮很大作用的連登討論區,成為了抗爭者互通信息和宣傳的平台和基地,對運動有極大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