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星島日報》記者蔡淑芳,本次在書中提供部份未有廣泛流傳的史料。30年前,蔡是唯一一位與大陸學生留守天安門廣場的香港記者,同學生一樣,一度面對子彈與坦克。她在憶述六四事件的短片中,透露當時身邊不斷有子彈飛過,自己亦寫下遺書,所幸最後無事,現在可作見證,而近年她建立網誌,整理與六四有關的人與事。她亦向本報陳述自己當時內心所思,以及對香港未來的關切:

「短片中,我還想補充說的,我是記者,緊守崗位,在危難當前,我的裝備只有:一支筆、一本記事簿、一部傻瓜機,一個錄音機。作為倖存者,見證者,我最想說的是,在歷史現場,能看到人性光輝,守望精神。留下的文字證據,化作活碑成為印記,必須永誌,不能忘懷。

一個普通人在廣場,沒有人想過要做領袖、做英雄、做烈士、做炮灰、做殉難者、做犧牲者、做受害者、做被遺忘者、做創傷後遺者……。

面對今日,我們需要一場真正的自發的,由下而上的,每一個人必須緊守崗位,沉著應戰,民間的起義才有可能成其美事而不是慘烈敗亡。

香港反《逃犯條例》修訂,真正的原因是恐懼我們人人都成為罪犯,被移交及綁架到中國,共產黨邪惡政權,成為日日例行發生的殺人滅口,囚禁良心,集中營洗腦,種族滅絕等暴行慘事罪案中,大屠殺的不只是血肉軀體,而是人性靈魂的消滅。

我們作為香港人,必須維護良心,毋須指望任何人領導先行,必須做回自己,並為同行者互相守望,才能積聚民心人氣,發揮和平演變的契機。」

(編按:引用內容為蔡女士6月3日傳至本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