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前夕,當年在現場的一名中共軍報記者決定不再沉默,揭露這場血腥大屠殺的內幕。

1989年6月,中共軍隊將坦克開進天安門廣場,向和平抗議要求民主改革、手無寸鐵的學生開槍。當時江琳(音譯,Jiang Lin)是中共軍中尉,6月3日當天,身為軍報記者的她,毫不猶豫地趕到天安門廣場,接近北京市中心時,她看到執行上級命令的士兵們,在黑夜中不分青紅皂白地向人群掃射,人們躺在血泊中,慘不忍睹。

前中共軍報記者: 參與者都應揭真相

30年來,這樣的景象雖然一直盤旋在她的腦海中,身心受到很大的折磨,但是多年來她卻違背良心選擇了沉默。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66歲的江女士決定站出來揭露中共血腥鎮壓的真相。

「30年來,我一直忍受著這種痛苦」,她日前在北京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每個參與其中的人都必須將他們所知道的事情公諸於世,這是我們對死者、倖存者和下世代的責任。」

30年來,「六四」事件在中國大陸是極敏感話題,中共當局一直否認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事件,拒絕公佈被中共軍隊殺害的人數,並且經常拘留當年組織和平抗議活動的領導人,以及在鎮壓中遇害人士的家人。

四川民眾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和陳兵等4人,2016年因參與製作及推廣「銘記八酒六四」白酒,被中共當局羈押近3年。該案今年4月開庭,陳兵被判3年半,其他3人被處以緩刑。

具中共軍方背景 江琳罕見揭「六四」真相

今年不再沉默的江琳,背景不同於過去揭露「六四」事件真相的人士。她出身軍人世家,父親是將軍,50年前她「自豪地」加入軍隊,並成為一名軍報記者。

江女士說,她從沒有想過軍隊會對手無寸鐵的人開槍。

「你怎麼可以用坦克和機關槍對付普通平民?」她說:「對我來說,這很瘋狂。」

《紐時》報道說,江女士在中共軍報任職時的主管、目前旅居海外的錢剛(Qian Gang)證實了江女士所揭露的內容。

江女士分享了數百頁泛黃的回憶錄和日記,這是她在試圖理解中共大屠殺時所寫的紀錄。

「不止一次,我曾經夢想著到天安門廣場,穿上悼念服,並留下一束純白色的百合花。」她在1990年寫道。

部份中共將領反對鎮壓

1989年5月,電視及廣播的新聞說,當時的中共領導人決定對北京的大部份地區實施戒嚴,並稱必要時武裝力量是一種選項。江琳說,她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感到毛骨悚然。

對於「六四」事件,有些研究人員曾表示,中共內部一些高級指揮官拒絕使用武力鎮壓抗議者。江琳說,確有此事。

她說,當時第38軍領導人徐勤先(音譯,Xu Qinxian)將軍拒絕在沒有明確白紙黑字命令的情況下,率部隊進入北京。7名指揮官聯名簽署了一封反對戒嚴令的信,並送到中央軍事委員會。

江琳說,那封信所傳達的信息「非常簡單」,就是軍人不能進入北京向平民開火。

當時她急著想要將這些將軍的這個簡單信息傳播出去,通過電話把這封信的內容讀給中共官媒《人民日報》的一名編輯。然而,最終該報沒有報道這封信,原因是簽署該信的其中一位將軍反對,稱這並不是要公開的信。

黨魁下令: 以一切手段清空廣場

江琳說,6月3日,她得知領導人下令軍隊進入天安門廣場,軍隊正在從北京西方前進到天安門廣場,並且向人們開槍。她說,領導人的命令是必須在6月4日清晨前,以任何手段清空廣場。當天,居民被警告留在家裏。

江琳回憶說,她沒有留在家裏,心裏惦記著當天稍早在天安門廣場上遇到的人們,「他們會被殺死嗎?」她想。

目睹軍人向平民開槍

江琳跨上單車往天安門廣場奔去,心裏想著這將是中國史上的一個重要分水嶺。她知道她有可能被誤認為是抗議者,因為她穿著便服。但是那天晚上,她說,她不想被人認出她是軍人。

「這是我的責任」,她說,「我的工作是要報道重大突發新聞。」

到了北京市中心,江琳看到士兵和坦克車向人們瘋狂掃射,中共政府正在使用武裝部隊鎮壓手無寸鐵的百姓。

到了午夜時分,她走近天安門廣場,看到被火光襯托著的士兵們。一位年長的看門人請她不要再往裏走。江琳仍然向前邁進。突然,十多名武裝警察對她施加暴力,有人用電擊棒刺她,鮮血從她的頭部湧出,她倒在地上。

儘管如此,她並沒有拿出記者證,心裏想著:「我今天不是軍人,只是一位平民。」

一名年輕男子騎著單車將她帶走,一些外國記者將她送往附近的醫院,在那裏,醫生縫合了她的頭部傷口。江琳說,當時的頭部傷口留下了疤痕,並且讓她出現經常性的頭痛。

江琳說,當天晚上在醫院,她看到數十人死亡及受傷時,感到很茫然,對中共的野蠻行為感到震驚,「讓人無法忍受」。

中共若能否認屠殺人民就能編造任何謊言

江琳表示,1989年鎮壓後的幾個月裏,她被審訊。接下來的幾年,她因為私底下寫回憶錄而被兩次拘留和調查。1996年,她從軍中退伍,過著平靜的生活,中共當局在很大程度上不再注意她。

多年來,江琳說,她一直在等待中共領導人能告訴中國人民,當年在天安門廣場血腥鎮壓和平抗議的學生及居民,是一個災難性的錯誤。

然而,那一天從未到來。她認為,中共如果能夠拒絕承認屠殺人民,那麼這個政權就有可能編造任何謊言。

她相信,一個沒有堅實誠信基礎的政府,所建立起來的穩定及繁榮都是經不起考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