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講述89年時自己還是中學生,而在98年入行後,發現大陸當局非常緊張六四問題。

他憶述2009年六四20周年時,自己在北京採訪,有一天收到國新辦六局負責港澳的一位副處長邀約,在北京華僑飯店一間咖啡廳見面,對方聲言:「領導在香港看到你們的台,不斷播維園六四燭光集會,那些領導覺得很刺眼。」他說對方要求呂所屬的新聞機構停止播放這些內容。呂追問對方是否懂得廣東話,對方稱不懂,僅是覺得畫面「很刺眼」。

呂表示,對方隨後搬出一套說辭嘗試說服自己,指中國經濟已經進步了,要港人向前看,不要再抓住六四這件事。呂其後匯報上司:「我老細叫我回對方四個字,就係『睬佢都傻』。」

在採訪生涯中,與六四事件相關的「故仔」不少,其中一個令他印象深刻的經歷發生在2005年。呂表示,自己當時採訪趙紫陽逝世的新聞,須前往趙紫陽故鄉河南,但當時遭中共當局的緊密跟蹤。

他說在河南採訪後,隨即被公安帶到一個賓館禁錮,期間被交由省公安廳「好好招待一餐」,所幸是滿桌酒肉、推杯換盞。飲宴期間,呂想以誠心打動對方,並希望對方站在與趙同鄉的份上放過他們,於是就與對方對酒狂飲,但暗著隨行的攝影記者不飲:「每次我都儘量和他乾,他就乾,他就真喝,我就飲了之後就用白毛巾抹了白酒。有時候就是我一乾的時候,將杯倒向後面。」

他笑言在約「酒過三十巡」後,見對方開始坐不穩,講話帶醉時,就開始勸說。「我就再三和他說你都有良心的,這個是你的同鄉,兼且真是難得這樣出了一個領導人。」呂又稱當時編了一個大話,希望藉以脫身「你這裏都叫招商引資,我每晚都要和香港做一個全球華人大連線,就是講當日那些最新的新聞發展,如果我因為做不到這個連線,跟住連累到你這裏的招商引資,大家不想的事。」

最後對方負責的官員就說:「好!你走吧。」一行記者方可離去。